起點讀書下載
雪舞飄凌 玄幻

第九章 煉獄

小說:雪舞飄凌   作者: 雪舞·云   更新時間:2007-9-4 20:54:00   字數:10052   全屏閱讀  
返回普通版(快捷鍵:F8)


  “來世,再尋找你的幸福吧···”

  溫柔的嘆息迅速淹沒在巨響中,塵封了數千年的神殿凍結的時間在劇烈的搖晃中重新開始流動,與此同時是,那逐漸崩解的主體。

  劍光微舞,紅光閃爍里,云靠近著,卻意外地沒有引起尤利安的警戒。

  淚水滑過精靈公主的臉頰,尤利安要的血順著他的手滴落月池,云開口:“你要的她的血,已經夠了嗎?”手微微一顫,左手平伸,接過被擲出的希芙,目光微錯,仿佛看見了尤利安嘴角滑過輕笑,云摟過了昏厥的少女。

  “你還真沉得住氣,直到失血量接近危險界限才開口?你就不怕我一個控制不好將她殺了嗎?”微瞥的眼瞳在確認對方武器所向方向時的瞬間便回轉到月亮池的中央石碑上。

  “你對她沒有殺心,我何必白操那份心。”瞥了眼躺倒在池中已經昏死過去的瑪維,云冷漠地道,“至于她,我不認為她的死活跟我有什么關系?”

  “你還真是個殘酷的人啊。”尤利安嘆息著跨進月亮池,向石碑伸出手去。石碑上那精靈古文仿佛被染紅的池水而沾惹上血色,刺目驚心的古文緩緩崩解,猶如風化的雕塑,地表的震動卻愈加厲害起來了。

  “等等!”老獸人壓抑的沉重聲音響起,阻斷了尤利安的動作,格羅姆平舉著劍,枯糙的臉仿佛一下子老了幾百歲,唯有雙眸卻越是精亮銳利。

  “老獸人,你想阻止我嗎?為了這片黑色大地?還是為了已經沒有了的獸人族的未來?難道你要警告我,不讓我放出那黑色的惡魔?”尤利安笑著,用力地揮著手,“放棄吧。你自己感覺看看,這附近壓抑著的黑暗早已超過了獸人族承受的極限。有沒有它的出現,都沒有區別。精靈的沒落還有一段時間,你們獸人的沒落卻就在眼前。就算是這樣,你也還是執意要阻止我嗎?比起這個,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嗎?”

  “不。”格羅姆沉默著拒絕了尤利安的好意,高舉的闊劍已說明他的心意,“正因為如此,我才更要阻止你。古爾丹大人的力量不能交給你。”

  “古爾丹的力量?”尤利安又露出那種似笑非笑的笑容,“老獸人,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這里是我族的神殿,在精靈族的神殿里沉睡著獸人祭司的力量?你想要逗我發笑嗎?”搖頭,“不,你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身旁的巨石在巨劍的舞動下根本無法近身,格羅姆緩緩搖頭:“從很早很早以前開始,這里便是我們的家,后來魔族來了,你們精靈來了,我們被迫離開了家園,又再回到了這片眷顧的故土。三千年前,古爾丹大人帶領我們走出了困境重現榮光,就連魔神王都畏懼他的力量。最后,無恥的魔族勾結雪舞大陸的人類用卑鄙無恥的背叛擊倒了古爾丹大人。我們只能再一次回到這片土地商,回到圣湖的旁邊,古爾丹大人在臨死前將自己的力量封印在了圣湖之中,永遠守護著獸人一族。”

  “噢哦,這不是獸人族里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英雄傳說嗎?你想要用傳說作為阻止我的理由嗎?”尤利安笑了,手卻往前伸去。瞳孔里黑影突大,月刃微舞,卻已發出鏗然巨響!

  “這不是傳說!”迸出的血光是格羅姆緊握月鋒的手掌,高高舉起的劍瞬間斬落,仿佛他決絕的話語,“這里就是古爾丹大人埋葬力量的所在!”

  轟然巨響下,紛亂的亂石將尤利安轟入深坑,格羅姆站在一旁,劍鋒轉向抱著精靈的少年,眼瞳中戰意澎湃:“你也想覬覦我們先輩的力量嗎!”云冷漠地瞥了一眼道:“你的對手不是我,戰斗中不要東張西望。”

  “那也是你們獸人從精靈手中奪走的力量!!”黑色的光芒猛地沖出深坑,尤利安卻已撲向那漸漸變得血紅通透的晶瑩石碑!瞳孔微縮,格羅姆已轉身躍出,轉眼間速度都已拉至極限。被當作盾牌扔出的瑪維在阻礙的瞬間斬作兩段,剛醒過來的希芙受不了這劇烈的刺激立刻又暈了過去。

  滿天血花中,只有迎風而立的少年,緩緩張開了紫色的眼。

  “尤——利——安!!!”眼瞳猛地瞪至極限幾欲撐爆,格羅姆的重擊卻換來尤利安的冷笑,借著他的力道加速向著石碑沖去,而那塊石碑正通體鮮紅,仿佛等待噬人的猛獸正張開巨口!

  指尖,終于觸上。

  轟!

  突兀的巨響,在開始崩潰解體的神殿中仍是那般強烈,草原上的人們無論獸人人類,亦或是遠處瞭望的黑衣騎士們,都被那觸目驚心的濃郁漆黑驚呆了!流淌著漆黑質體的六面狀核晶正握在尤利安的掌中,那漆黑的光柱正是從他手中發出,黑色的布帶飄曳著,燃燒起黑色的花火。

  格羅姆捂著手,無法克制地顫抖著,崩裂的虎口再也握不住劍,血液染濕的劍柄正發出嗚鳴!

  幽黑的光從蒙住的眼后透出,有形無質的目光猖狂地宣告著無聲的怒吼,那是自格羅姆和云心底回響的憤怒——我回來了!他們聽見,尤利安手中的惡魔正瘋狂地吼叫著,就著那崩裂的脆響!

  咔啦!

  漆黑的力量宣泄著數千年的怒火,尤利安身上青筋暴脹,整個人如同氣球一樣急劇增大,原本就魁梧的身材顯得更加的巨大!撐破的外衣在空中燃燒殆盡,黑色業火肆虐著,沖向神殿中殘存的兩人!

  劍光閃動。被迫往后退去的一步挽不回少年臉上的驚訝,那小小的黑色閃電竟有這么大的力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尤利安臉頰扭曲著,發出痛哭的哀嚎,額上兩道凸起漸漸清晰,淹沒的黑色閃電激起變異者的憤怒,五指不可思議地曲轉著射出閃電,在空中連鎖成網!那連綿不斷反射著的電光將格羅姆和云全部包裹進去!

  格羅姆牙關緊咬,猛地撲身上去,左手倒持著劍,雙眼卻已是一片血紅!速度的極限早已被幾次修改,就連閃電也無法抓住格羅姆此刻的身影,往往是在電射而至的瞬間才發現抓到的只不過是個幻影!

  無數個格羅姆的幻像在神殿中同時戰斗著,那如同血般深紅的斗氣每進一步就更深一層,到最后,格羅姆仿佛整個人都裹在一層厚厚的血繭之中!面前已再無障礙,無論是白骨還是閃電,都遠在數丈之外,格羅姆和尤利安之間只剩下四步的距離,而尤利安卻仍是處在扭曲的痛苦中沒有反應。

  “滾回封印中去吧!惡魔!”格羅姆猛地揮下劍,直斬向再無防備的尤利安!

  血,染紅了他的視野。慢慢沉下的世界里,兩根巨大的彎曲尖角正從他的胸口緩緩退出,漸漸漆黑了全部。

  “你也知道是惡魔嗎?古爾丹的子孫。”尤利安冷笑著,猛地,張開了雙翼!仿如魔鬼一般的巨大雙翼遮蔽了月亮池倒映的星空,尤利安轉向云,扭曲的面孔隱約看到似曾相識的過去。對對方的挑釁視若無睹,云淡漠地看著,心中某處卻突地一下燒了起來,猶如淡紫雙瞳下躥出冰封的火苗落入焦油!

  “像我一樣強大的存在,你不是那些爬蟲。你是誰?為什么來到這里?是來挑戰偉大的薩格拉斯大人嗎?!還是想要歸順于我?鑒于你的強大,我可以考慮給你和我并肩的權力。”全然不同于尤利安的幽深聲音從同一個精靈的口中沉悶響起,那是仿佛從肺部中插著根小刀的呲啞聲音,已然不是這個大陸的生物。

  同樣的高度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威壓。片刻前還相似的兩個男子上下對峙著卻再也看不見點滴的近似。云抬起頭,雙眼是一片濃郁深紫:“從深淵中蘇醒過來的強大存在,我來這里是為了一個問題的答案。”

  “問題?本大人不擅長回答問題。”占據了尤利安身體的薩格拉斯微微皺眉,頭上雙角已經停下了生長的長度,猶如一雙山羊巨角,怪異而恐怖。

  “你必須回答我!告訴我!幾千年前被摧毀了肉身之后你的靈魂為什么還會存在?”緩緩走著腳步,氣息卻隨著主人心情變化而劇烈波動起來,即便體型有差別,那點濃郁深紫卻突然讓薩格拉斯感到一絲不安,更勾起他心底不好的回憶。面前人,就仿佛當年那恐怖的存在,他們擁有一樣的眼睛!

  “噢嗚!!”薩格拉斯發出了憤怒的嗚鳴,聲音中卻有一絲莫名奇妙的恐懼。望著那逐漸逼近的身影,他看到的卻只有一雙深紫,猛地抓住了頭,放聲慘叫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不!這個身體屬于偉大的薩格拉斯大人!!!”薩格拉斯右手猛地扎向自己的心臟,左手卻拼命地阻止了,而他額上的雙角也發出了金屬磨擦的刺耳聲響!

  “啊!不要!不!不!!你這該死的卑微的爬蟲!你竟然敢這么做?!!”薩格拉斯神情扭曲著,怒吼著,憤怒的聲音里卻充滿了恐懼,“不!不!你竟然想掌控偉大的薩格拉斯大人!不!絕不!!”

  兩個靈魂展開了慘烈的爭奪戰,尤利安強壯的身軀在與自己的戰斗中變得慘破,旁觀的云卻比他們更焦急——“不!告訴我!薩格拉斯!告訴我!數千年前你是不是已經死去?你的靈魂是如何存活下來的!先告訴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頭好痛!好痛!不!你這該死的爬蟲!不!!這是我的身體!薩格拉斯!留下你的力量回歸沉睡吧!!不!絕不!你休想!!你這卑微下賤的爬蟲!你竟然想要吞噬薩格拉斯大人的力量!不!!!你休想!!”

  兩把聲音此起彼伏的爭奪著,尤利安臉上猙獰黑紋襯得他英武的面孔越發恐怖,而他額上身后雙角雙翼更是惡魔形貌,只是他的眼,那斷開的布條后空洞的雙眼,卻泛著詭異的幽光死死地盯著面前的少年。

  “我錯了!薩格拉斯是大害!殺了我!不!你這該死的渣滓!你休想!!不!!快!我已快壓不住他了!快!!!”兩人爭辯的聲音落在少年的耳內,左眼和右眼同樣空洞的眼瞳卻透出截然相反的神情!

  云緩緩踏步上前,手輕揚,暗紅血劍已然懸空,他突然停住了手,雙眼中只是堅持:“告訴我,薩格拉斯。你復活后要毀滅也好,要復仇也罷,告訴我靈魂的秘密,我讓你走。”

  左右蘊藏不同感情的空洞眼瞳卻射出同樣震驚的神色,銀裝素裹卻已凝聚于手,那錚然奪目的漆黑外練卻已經刺入少年的胸腹!尤利安嘴角的微笑是冷笑。

  幽幽雙瞳里不垢不凈,深處卻陡地流露出一絲譏誚和失望,那身形陡然消失,仿佛螢火蟲虛構的光影瞬間湮滅成璀璨光點,將這枯糙神殿點綴成燦爛星河!

  在那光暈身后,露出的卻是精靈公主慘白的臉容,胸口被滑開的內里噴出一叢鮮血,倒映著尤利安臉上神情仿佛也露出錯愕!額上雙角處卻突然傳來冰冷觸感,仿佛螞蟻撓心般一陣陣戰栗。

  “咔啦!”斷裂的脆響在這寂靜的神殿中遠遠傳開,隨后便是無法控制的疼痛自額頭心底驟然響起的炸響!尤利安,又或者薩格拉斯,上一刻還截然不同的兩顆眼珠射出同樣的怨恨神情,便是盲眼老漢也感覺得到那深入骨髓的猙獰!面容白皙的少年卻視若無睹地露出淡然微笑,在對方恐懼的目光下伸出了手,遮住了他的視線!

  “不!不!!住手!把你卑賤的爪子拿開!不!!!我告訴你!我告訴你靈魂的秘密!不!!!啊啊啊啊啊啊!!!”憤怒的吼叫化作哀求轉瞬變成慘叫落成哀嚎,精靈惡魔的臉頰在少年溫柔的輕撫下扭曲,空洞的眼珠痛得翻出了血色,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云已經死了幾百次不止。

  “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放棄了。”云淡淡的說著,即便是面對異界惡魔,他那份淡然仿佛根本就沒把薩格拉斯放在眼里一樣,唯有淡紫雙瞳里卻流過一抹譏誚,“想求饒?晚了。”

  薩格拉斯哈哈大笑,猖狂的笑聲里得意非凡:“魔人你嚇不倒我!殺了我你去哪里詢問靈魂的秘密!”

  笑聲嘎然而止,云的微笑仿佛從中剪斷的鋒利剪刀,彎起冰冷的弧度:“你已經離開得太久了,想必你沒有聽說過,在魔族里有一種被默認的禁忌術,叫嗜魂。”

  薩格拉斯渾身一震,片刻眼中已露出恐懼,瘋狂大叫起來:“你不顧這小爬蟲的命了嗎?我們的靈魂已然糾纏在一起,我死了他一樣無法存在!停手!快停手!我可以告訴你靈魂的秘密!不!!住手!!你不能這么做!!!”

  “不,我當然可以。”平靜說罷,云漠然地折斷了那高昂的獨角。薩格拉斯一暈,那碩大的頭顱就已經落在少年的掌下,額上傳來的溫暖觸感是異界虛無空間中從未曾有過的感覺,只是片刻,那已化作它永世沉淪的噩夢!

  “不!!!!!!!!!!!!”慘嚎狂叫悲呼低鳴,最后僅剩幾不可聞的嗚鳴,死不瞑目的惡毒詛咒和那震撼人心的莫名咒語掙扎落幕,“吃吧!卑賤的爬蟲!讓我的血肉成為空間法則的祭品!!吃吧!我在無盡深淵等著你!看著你怎么死啊!哈哈!哈哈哈哈!!!”

  “啪!”猖獗的笑聲從中而斷,鮮紅慘白的顏色涂滿了少年的手,一抹黑色幽魂在指尖上掙扎著想要脫離那厚大的手掌,卻扭曲著始終無法擺脫,終于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消失于指尖。

  白皙的臉孔上陡然黑氣一閃,那幽然氣息已經將他全身都籠罩進去,仿佛被異界怪獸吞噬了一般!熱鬧了一會兒的神殿終于又重新陷入死寂,只有外界不停傳來的劇烈震動帶動神殿中的搖晃,原本開始的崩解在某種神秘的力量支撐下竟突然停滯!那不是停止。最詭異明顯的證據便是那傾斜至一半的彎柱生生地靜止在半空之中,涌進的水流任后浪拼命擊打,前浪卻凝結在靜止的空間在無法寸進半步,完全無視了自然規律的可能!

  而這座沉睡在水底又三千年的神殿里,只剩下精靈公主微弱的呼吸在茍延著瀕臨死亡的生命,無神的瞳孔仰望著天頂那璀璨的星空,即便明知是虛假,希芙卻仿佛看見那傳說中搖掛夜幕的美麗銀河。

  “母神啊,我即將回歸您的懷抱了嗎?”希芙靜靜地想著,胸腹處已經感覺不到痛,甚至連身體的知覺都逐漸喪失,血液的大量流失正進一步奪去她的生命力,瞳孔開始渙散,連滿天星斗都漸漸模糊成單純的銀光,雙瞳終于冷落成無神的死物。

  在少女的身旁卻是一個黑色的大繭,完全無視身周其他的存在,靜靜地飄浮在月亮池的上方,那黑色的大繭仿佛臭掉的雞蛋似的漸漸散發出難聞的腐敗氣味,更有一縷黑煙裹著這味兒漸漸下沉。在接近身下月亮池清澈的池水時,猛然下沉,仿佛被吞噬似的摩擦出刺耳的尖銳哀嚎!卻有一點墨黑沉寂,在清澈的池水中尤其醒目。

  一點,兩點,三點,越來越快越來越多,轉瞬間月亮池已被染黑了大半,而那黑色的大繭卻按照著相同的速度逐漸縮小著,直到露出那朦朧的人形下,一雙深紫眼瞳陡然睜開!身外那層黑色氣息不再化作黑煙,而是凝華成液體墮落月亮池中,卻仿佛掉落巖漿里卷起片片火漿!

  截然不同以往的恐怖氣息一眨眼便已掃過全殿,停滯的時間陡然流動,傾斜至一半的巨柱瞬間崩塌,停滯的流水猛地沖進神殿內部,疊加的巨大沖擊力瞬間毀滅了古老的壁畫,從冥思中逐漸清醒過來的少年,仿佛陡然想起什么,目光落到那漸漸冰冷的身軀之上,嘴角陡然露出一絲冰冷的微笑。

  “原來如此。”

  紅發閃耀下,往昔自信的神情卻添上了一抹詭異的笑意,凱呢喃著,看著天空上那一道道劃破天際的“流星”,嘴角的笑意卻越拉越似狂熱。“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黑衣騎士們一如既往的沉默著,摸了摸鼻子,對著一群大理石雕,凱的贊嘆又變成了對牛彈琴。不等(其實是等不到)黑衣騎士們的疑惑出爐,凱已經舉手指向了天空,燃燒著火焰的巨型圓石已經逼近他們所在的地方。只有近身觀察才知道那東西到底有多大!

  “看吧!這就是三千多年前獸人族被再次趕回這片草原時所看見的天火流星!哈哈!真是華麗的舞蹈啊,在這片黑色的土地上,燃燒著那污濁的天幕!三千年前天火將法斯特草原燒成今天的燃燒平原,那么今天呢?真是讓人期待啊!哈哈哈哈哈哈!!!”

  深紫雙瞳的視野下,虔誠的獸人們跪在神殿的通道盡頭,天空上不斷撞下的巨石竟仿佛一點也沒有影響到他們的祈禱。在獸人們的身后,人類的營地里早就炸開了鍋,猶豫著是自行逃生還是留下來躲在獸人大祭司的保護下會更安全點的人類們茫然四顧著彼此同類的反應,直到那一團裹著火焰的巨石在眾人的恐懼中猛地砸入人群!

  哀嚎伴隨著驚恐的叫聲,人類的天性在生死關頭終于爆發出最強的意志,稍微離得遠些僥幸未死的人們開始努力而徒勞地撲打著身上赤紅的火焰,便是手腳殘廢者也掙扎著往外爬著遠離那巨大的深坑!

  悲呼聲將恐懼放大無數倍,僥幸未死的人更是將這份恐懼發揮到極致,無法遏制的恐慌瞬間淹沒了人類的理智。判斷力在這里屈居二線,純粹的本能讓他們沖向了虔誠跪伏的獸人們,然而——

  “轟隆!”在所有人類獸人錯愕的目光中,巍峨的神殿發出老舊的裂響,傾瀉著所有人的神經,而當天空中滑落的流星正正撞上它之后,所有人都不忍地閉上眼。而對獸人們而言,那更是信仰的恐慌!獸人們下意識地尋找著他們的靈魂導師,然而,沒有人注意到,從天空中開始滑過流星起,大祭司伏下的身子便再也沒有抬起來過。

  大祭司身旁隨侍大著膽子靠近身去,卻駭然發現大祭司雙眼緊閉,眼角淚水早已風干。伸手去扶,大祭司應聲而倒,隨侍心中大恫,更有無數情緒洶涌襲來,他卻只懂得哀哭出聲:“大祭司過世了!”

  猶如火上澆油雪上加霜,在天地巨變亡族之禍陡至之時,大祭司過世的消息就像是千鈞巨石一般輕易地壓倒了獸人們心中緊繃的最后一弦,勾出絕望!

  他們可以無視天空中降下的天火,他們可以勇敢地面對敵人的屠刀,但是,獸人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失去那指引他們前進方向的大祭司!恐慌,瞬間淹沒了片刻前還暗自嘲笑著無能人類的獸人們!

  整齊的隊形在大祭司死訊傳開的瞬間便宣告驚亂,第二顆砸落人群中的天火則宣告了陣形的徹底崩解。再沒有人去關心方向,不,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經歷什么,只仿佛在做一場恐怖而沒有盡頭的噩夢。

  到處都是血,斷肢,正燒著的、已經燃燒完的尸體殘骸,還有更多的恐懼著四處亂竄的獸人人類混成一團,在死亡面前,人類和獸人,沒有任何分別。再沒有人去關心那崩解的神殿,除了凱!

  “真是美麗的顏色啊!血紅血紅的,讓人看了就胃口大開啊!可惜辰不在這里,如果是他的話,應該能作出更動人的詩篇吧?”措掇著長發,凱的目光落在神殿的門口,漆黑的神色就像是魔神王的榮光,勾引著他的視線不斷飄移。獸人和人類的騷動對他來說,不過是場外的配樂,一點都不被他放在心上。事實上,獸人和人類在魔族的眼中,也沒有區別。

  如果說有什么讓他在意的,也是那些從天而降的巨大火石。凱微微皺眉,在天上遠處時還不覺得,近看時才發現這些給獸人族帶來滅頂之災的大石頭有些眼熟。

  沉吟一會,眼角余光卻陡然瞥到領頭的黑衣騎士鐵板似的臉上竟然出現了波動,心中一動,凱說道:“你已經想起什么了嗎?仇。”

  仇微微點頭:“您太久沒有來這里了,仔細看,剝開外面那層火焰,里面那東西,就是我們一直無法搞清原因的禁錮石。”

  “還真是直接的說法啊。”凱一臉受傷的表情,嘴角卻已經飄起冷漠,轉瞬僵凝,連聲音都變得縹緲,“仇,你可以告訴我嗎?是不是我眼花了,出現了幻覺,要不然我怎么好象看見那大石頭站起來了啊?”

  黑衣騎士首領仇簡單地點了點頭,肯定了凱的幻覺:“不,那不是幻覺。”豈止不是幻覺!那些燃燒著火焰石頭已經站起來了,甚至伸出了類似于人的石手和石腳,唯一相同的便是那新長出來的部位和它原本的身體一樣無一例外地燃燒著地獄的火焰!而火焰的盡頭,是燃燒成藏青色的石巖巨人,猛地睜開了眼,血紅血紅的雙眼,仿佛異域降臨的惡魔!

  看著那一具具緩緩站起的身影不分人類獸人的開始大肆殺戮起來,凱臉上卻露出狂熱的笑容,透出一抹譏嘲:“這些家伙為什么會從天而降先不去管它,話說回來啊,既然這些家伙都已經降臨了,那么,嘿嘿···”

  順著凱看過來的眼神,仇沒有回頭,身后那熾熱的氣息已經開始燃燒起他周圍的空氣。凱贊嘆地移動著步伐,好奇的眼神仿佛剛得到新玩具的小鬼,繞著走來走去,不時發出驚奇的贊嘆聲:“近看更是魁梧得巨大啊!”

  仇等人完全無視凱可能面臨的危險存在,削弱領域中央原本那塊灰白的石頭已經不見了,取之而代的是凱身前,身上正緩緩升起火焰的巨石怪!

  “比起這個,凱殿下,這些東西恐怕會對我們的計劃產生影響,需要先排除他們嗎?”

  凱怪異地看了他一眼,知道這些家伙除了辰的下落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卻沒想到這些家伙竟然比自己還囂張。“排除?你說的是這些家伙嗎?我們可以排除他們嗎?你這么有信心?”

  “您在說廢話嗎?”仇冷淡地瞥了凱一眼,看著那睜開了血紅雙眼的石頭,揮下了手。三個離巨石怪最近的黑衣騎士沖了上去,三道黑光同時閃現,龐大的身形轉瞬斷成四截,巨石怪眼中剛剛浮現的紅芒轉瞬黯淡。凱雙眼微凝,心中微沉,那瞬間的時光他竟然看不清他們的動作!雖然是因為他受到了巨石怪突然加強了的削弱領域的影響,但是同樣受到這影響的仇他們卻在瞬間就恢復過來。殺掉巨石怪凱同樣能夠做到,讓他心驚的是,仇他們這般舉重若輕的屠戮!在這削弱領域中,還有誰能是他們的對手?!

  千念萬轉,凱臉上卻已露出笑容,幸好,現在這支力量就握在自己的手中;幸好,他們的敵人是一致的。“這盛大的饗宴可是專門為了你舉辦的。云殿下啊,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這場盛會,如果等不到你就落幕了那可真是無趣呢!”

  而背盡眾人怨念寄托希望與絕望的少年啊,你在哪里唷?

  焚野的火焰在久違了三千年的燈火后再一次親吻這一片幸存的草原,鋪天蓋地的火焰吞沒著草原主客的生命,焦黑的殘土發出腥臭的焦味混雜著蒸發的血氣,熏人作嘔。遠處不斷出現的模糊身影踩著同樣穩健的步伐向著同一個方向聚集。雙眼瞳孔猛然縮緊,凱駭然驚覺,那片青色的紅色浪潮已向著同一個方向涌去,而那盡頭,分明便是——神殿!

  轟然色變,凱沉下臉來,身上藍芒閃動,便要掠身而出。身影甫動立滯,擋在他身前的卻是始終不動的仇!

  凱不怒反笑:“仇,你想跟我先干一架嗎!”

  “冷靜點,凱大人。看!”仇伸出了手指,指向那青紅洪流盡頭,一點鮮艷的雪白赫然分明!

  身后是不斷墜落的碎石,堅強地屹立了不知多少年月的精靈神殿仿佛一下子用盡了力量再無法支撐那早已腐朽的身軀,在轟隆巨響下緩緩沉入湖中,終結了一個時代的神話。而從那神話后緩緩走出的雪白身影,眼瞳中盡是深紫!舉手投足間卻再看不出一絲力量,眉眼顧盼間,卻盡是威壓。

  云抬頭輕瞥,看著那兇猛撲來的巨石們,輕蔑微笑:“地獄火?趕來送死嗎?”旋即,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少年回頭瞥了下已經沉入一半的神殿,冷笑更深:“死都想拖我陪葬嗎?那么,你有沒有想過這樣呢?”

  開口開始吟誦未知言語,那是使用魔族秘法吞噬了薩格拉斯力量奧秘之后所獲取的第一種基本能力。當年獸人大祭司古爾丹同樣擁有過的最強力量之一!但是——

  “咦?”心中的疑問尚來不及出口,那青色的身軀卻已經遮住云的天空,燃燒著火焰的青色巨拳猛地襲下,在斷橋上轟出一個巨大深坑!遠處的凱再次神色劇變,卻沒有再沖動地躍出。若是來不及,這么遠也來不及,若是云擋得下來,他根本不需要著急。

  而在那青色的巨拳下,一道小型的月芽正發出銀白光芒,開始踏出舞步!

  “月華·舞!”帶著點稚嫩的清脆斷喝,平靜中卻透出森冷的殺意。地獄火猶豫,不,它不懂得猶豫,也許只是被那道絢麗的銀白冰冷了它前進的火焰,下一刻,由頭開始直至下身盡頭,一刀兩斷。

  仿佛本來就是拼起來一般,地獄火斷裂的身體分向兩邊落入湖中,露出雪白身影前那一道嬌小的精靈少女,銀白的雙瞳茫然而看不見焦點。雙眼中的溫度甚至還不如她掌中一盈輕舞的銀白月刃。胸口若隱若現的破爛衣襟下一道觸目驚心的月型傷口已經愈合,看起來卻更讓人恐懼。

  云緩緩踏步,或許只有希芙才知道,他根本就沒有停過。只是皺著眉,仿佛在奇怪為何那咒語竟然沒有起到應該有的作用似的。云笑,手輕揮,不含一絲力量,舞動的卻是少女手中的月光。

  凱越看越驚訝,越驚訝越震驚,精靈公主的能力他看過。精靈公主的鬧劇不是只有尤利安有所發覺,這里是燃燒平原,燃燒平原上最強大的人正站在他的身旁。

  仇皺眉,從精靈公主和尤利安進入燃燒平原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他們的到來。若在以往他是絕對不會在意的,燃燒平原上人來人往,來的是精靈也好魔族也好都和他沒關系,但是這一次不行。為了配合凱的計劃,為了這已經準備了四年多的計劃,他不容許有額外的不穩定因素影響了他們的計劃。如果不是凱的阻止,希芙也好,尤利安也好,根本沒辦法進入獸族的圣地,更不會遇見他們計劃的目標。但仇從沒有把他們放在眼里過,螞蟻就是螞蟻,強壯與否對巨人來說沒有任何區別。

  但是現在不同。仇很清楚,直到之前精靈公主進入神殿離開他們的視線之前,她還沒有這么強大的實力,當時的她甚至連螞蟻都不如,而現在,她已經一舉躋身高手階位,縱然無法和自己相比,但是卻絕對不遜色那些過往的戰友!一般的高等魔族根本不可能是面前這精靈小女孩的對手,而在不久之前,她還只不過是只任人蹂躪的小草而已。

  凱露出不可思議的笑容:“傳說中,那位殿下有將普通人培養成高等魔族戰力的禁忌秘法,我原以為不過是無稽之談。沒想到,竟然是真的。呵呵,不需要皺眉啊,仇,這不是很有趣嗎?而且,那些大石頭看起來也都是沖著他去的,他跑不了了,對,跑不了了。”

  仇冷漠地瞥了眼凱狂笑的側臉,抓起別在身后許久未碰得頭盔,將他的臉整個罩了進去,只看見兩道深紫,一如青紅洪流中少女的眼瞳。;

上一章
快捷鍵←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商城| 參與本書討論 | 向朋友推薦 | 加入書架書簽 | 投推薦票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本周新人榜第一名
本周最新加入精品頻道力作
本周起點人氣作者新作推薦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