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讀書下載
唐風漢骨 歷史

209波斯使臣

小說:唐風漢骨   作者: 水的龍翔   更新時間:2010-10-9 7:34:56   字數:5154   全屏閱讀  
返回普通版(快捷鍵:F8)


  晉穆帝永和十二年九月,唐一明在穩定了西北局勢之后,又派兵北擊匈奴,東征鮮卑拓跋部,均取得大勝,并且使得鮮卑拓跋部投降,遷徙其民到河套地區屯駐,自此完成了包圍燕軍之勢。

  十月,王猛用了一年的時間安撫了中原,使得中原恢復了生機,并且建議唐一明將都城遷徙到洛陽。于是,唐一明帶著親隨返回洛陽,并且暫時將都城遷徙到洛陽,留魏、姚萇鎮守青州,將漢王府遷徙到了洛陽。

  金秋十月,短短的一年來,唐一明將漢國的地盤擴大了許多倍,使得漢國一舉成為了天下第一的大國。北方燕國、南方晉朝,其實力都不敢與其抗衡。漢國穩定的環境,使得百姓歸心,加上漢國境內推舉的輕徭役,免稅收的政策,使得晉朝和燕國的一些百姓偷偷流入了中原之地,充實了漢國人口。東北、西北、中原,三方安定,漢國太平。唐一明又遵從相國王猛的建議,選拔人才,組建新軍,進一步增強了漢國的實力。

  十一月初四,黃河沿岸寒冷異常,天空中下起了大雪,整個海軍停靠在岸邊,在孟津碼頭,一排排兩層的樓房拔地而起,漢國海軍的士兵們,就住在這樣的房子里,這里是漢國海軍的一個基地。

  在數排樓房后面,一座如同別墅般的豪宅巍峨地屹立在那里,豪宅四周各有一處門樓,幾個士兵住在里面負責防守,守衛相比之下,較為嚴格。

  豪宅是漢王唐一明的行轅,此時的他正在溫暖的豪宅內抱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外面天寒地凍,屋內春意融融。

  “芷菁,這是從西域帶來的葡萄,你嘗嘗!”唐一明從一個桌案上拿過來了一串葡萄,對斜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的蘇芷菁說道。

  因為這里已經安裝了暖氣,在離基地不遠處的地方上,一個偌大的火爐正在呼呼地冒著烈火,用加熱的水,順著地下鋪就的管道便流入了千家萬戶。這幾年來了,唐一明沒少費工夫,為了能夠驅寒,在所占領的區域內大肆探查各種礦產,并且派人加以開采,如果擱在現代,就算他不從政,光他控制的那些礦山,就足夠讓他成為全球首富的了。

  他在全國內部的基礎設施上也沒有少下功夫,修建了許多條平坦的道路,溝渠和大堤,保證了中原一帶的交通暢通,也保證了旱澇災害發生時能有所應對。不過,西北和東北都是剛剛占領,人心不穩,還不能夠大刀闊斧的進行基礎建設。

  “老公,我聽說你從西域帶回來了一位樓蘭美女,是不是真的?”蘇芷菁拿了一顆葡萄塞進了嘴里,漫不經心地問道。

  唐一明臉上一愣,問道:“你聽誰說的?”

  “你只需要回答我是,還是不是?”蘇芷菁一臉正經地問道。

  西域之戰結束后,謝艾便主動進獻給了唐一明一名樓蘭美女,這件事唐一明一直沒有說出來,在入駐洛陽的時候,他每日都和那名樓蘭美女夜夜春宵,過著欲仙欲死的日子,確實在一定程度上給了他極大的滿足。男人嘛,都好色,到了古代,就更加好色了,看上一個愛一個,都很正常,何況唐一明還是個萬人之上的大王,多幾個女人,沒有什么不可以的。

  唐一明點了點頭,說道:“你是不是生我氣了?”

  “沒有!我能理解,你一個人去遠征西北,身邊也沒有帶一個女人,找個女人敗敗火也好。”蘇芷菁依偎到唐一明的身邊,跪在床上,舉起雙手給唐一明拿捏了一下肩膀。

  “老婆……你對我真好!”唐一明心生感動地說道,“你現在身為海軍中將,掌管著孟津基地,三萬海軍雖然不多,可也不是小數目。不過,這種活確實不是女人干的,我準備從軍隊里選拔出來一個得力的人,來掌管海軍,如此一來,那你也就可以跟我回王府了,咱們就可以天天的在一起了。”

  “嗯,我也想過電正常人的生活,之前還有楊清在這里陪著我,現在她嫁給了陶豹,軍隊里就剩下我一個女人了,難免有所不方便。如果是娘子軍的話,那我寧愿留在軍中。對了,王妃他們從廣固來了沒有?”

  “來了,還在路上,估計幾天后才能到。老婆,你掌管海軍那么長時間了,可有什么人選嗎?”

  “要說人選嗎,倒是有一個。是當年跟著我當海盜的四當家,他熟悉海戰,一點也不亞于廉丹。廉丹在東北,當年出征三韓的時候帶走了大部分我的舊部,后來四當家袁諾跟隨柳震回來了,就再也沒有出海,一直留在了海軍里。老公,你覺得袁諾如何?”

  “袁諾?就是那個臉上有塊胎記的那個?”

  “恩,就是他,我的四當家!不!是老公的四當家!”

  “既然老婆如此推崇他,我也沒有意見,那就姑且任命他為海軍中校吧,先暫時掌管海軍,以后再看看他領導的怎么樣,如果可以的話,就會繼續升他的職,順便將東萊的海軍也一起交給他管理。”

  蘇芷菁還沒有來得及去拜謝,便聽見門外一個士兵喊道:“大王,晉朝急報!”

  “晉朝?怎么會這個時候來急報?”唐一明疑惑地說道,“老婆,你把衣服穿好,我出去看看!”

  蘇芷菁點了點頭,遮掩了一下裸露在外的肌膚,然后將被子蓋在了身上,這才讓唐一明出門。

  唐一明出了房門,接過士兵遞過來的急報,便重新返回了房間。他帶著一股涼意,快速走到了床邊,將兩只涼涼的手一下子伸進了被窩,摸到了蘇芷菁柔軟的臀部上。

  蘇芷菁感到一股涼意,身體直接向床里面挪了挪,同時發嗲的叫了一聲:“討厭,涼死我了。正事要緊,你還是先看看急報上寫的是什么吧?”

  “嘿嘿,我聽你的!”

  唐一明緩緩地打開了急報,大致瀏覽了一遍,臉上立刻變色,將急報狠狠地扔在了床上,大聲罵道,“謝安真他媽的是個混蛋!”

  蘇芷菁見唐一明臉上變色,便順手拿過了急報,看完之后,臉上也是一寒,急忙說道:“老公,現在該怎么辦?如此一來,晉朝內部的情況,我們就一無所知了!”

  “操!殺了老子兩千人的情報員,謝安這老小子一點都不留情面,真不是個好東西!”唐一明大大咧咧地罵道。

  “事已至此,罵也沒有用了。正所謂各為其主,謝安如此,也是想鞏固晉朝實力罷了。不過,這樣一來,晉朝內部的動靜,咱們就算徹底不知道了。老公,要不要再派人去晉朝?”

  “不用了,這一年來,謝安自從掌握了大權之后,便竭力于掃清我們在晉朝安插的奸細,這次又將我們在晉朝的奸細連鍋端了,再派去估計還是會有此下場。”

  “那怎么辦?”

  “沒事!外線進不去,老子就動用內線!”

  “內線?”

  “恩,內線!”

  唐一明話音剛落,便急忙到了書桌邊上,奮筆疾書,寫了一封歪歪扭扭還算能認清的毛筆字,然后大聲笑道,“這次我看謝安是不是能下得了手!”

  “來人啊!將這封信,火速送往壽春,務必要交給鎮東將軍謝尚的手上!”唐一明將剛剛寫好的信隨便一疊,也不等墨跡風干,便塞進了來人的手中。

  等到第一個士兵剛走出去,唐一明又寫下了第二封信,這次寫的極為工整,寫完之后,又等到墨跡風干,才讓人進來。

  “你將此信交給關二牛,讓他化作商客,混進壽春城里,將此信轉交給平北將軍諸葛攸,務必要親自送到諸葛攸的手中!”

  等到兩封信都派發出去之后,唐一明便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關上房門,站起身子,走到了床邊,張開雙臂便要去抱蘇芷菁。

  “等等!老公,你都在信上寫了什么?”蘇芷菁兩只白凈的小腳,擋在了唐一明的胸膛,問道。

  “想知道嗎?那先讓我親熱親熱再告訴你!”

  說完之后,便將蘇芷菁的雙腿給壓在了身體下面,然后便是一陣狂吻……

  第二天,一夜春宵之后,唐一明感覺存放的彈藥都被放空了,整個人都無力地躺在床上,懷中抱著一樣熟睡的蘇芷菁,輕輕地摩挲著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中午的時候,唐一明便正式任命袁諾為海軍中校,掌管停留在孟津的三萬海軍,自己則帶著蘇芷菁和親隨,返回洛陽。

  剛回洛陽沒有幾天,唐一明的妻子、兒女就都一起到了,被接入了洛陽皇宮中,一家人也都住了下來。又過了幾天,洛陽城里迎來了一個外國商隊,所有的人都是金發碧眼,穿著奇特,在洛陽城中引來了不少圍觀。

  這日,唐一明還在偏殿和兒女們玩耍,便見相國王猛帶著一位金發碧眼的外國人來了。唐一明的大兒子唐太宗看見那個金發碧眼的外國人之后,便十分的好奇,急忙抱著唐一明的小腿,問道:“爸爸,爸爸,這是什么人啊,為什么和我們不一樣?他的頭發好好看啊!”

  唐一明聽完之后,便道:“乖孩子,這是外國人,也將洋人,在爸爸老家的舊社會的時候,我們都叫他洋毛子。太宗乖,帶著弟弟妹妹去找你媽媽去,爸爸有事要忙,以后再陪你們玩!”

  唐太宗此時兩歲零幾個月大,卻很懂事,聽完唐一明的話,便拉著唐琳和唐穎的手出了偏殿,一邊走還一邊說道:“爸爸要忙了,咱們不能打擾他,哥哥帶你們去玩好玩的。”

  王猛看后,呵呵笑了笑,對唐一明說道:“大王,看來大王子十分的聰慧,大王再加以調教調教,以后肯定會成為大器,大王也就后繼有人了。”

  “呵呵,但愿如此吧。相國,給我介紹一下吧!”

  “嗯,大王,這位是來自西方波斯人,叫……叫……”

  王猛一時想不起來了,便扭頭問道,“你叫什么?”

  “尼沙魯,我叫尼沙魯,尊敬的相國大人!”

  唐一明聽得很仔細,聽這位波斯人說著別扭的漢話,雖然有點別扭,卻還是能夠聽清他的話語。他急忙問道:“尼沙魯閣下,你是怎么到我漢國的?”

  尼沙魯身體偏胖,眼窩深陷,鼻子高挺,他畢恭畢敬地向著唐一明默默地施禮,同時說道:“尊敬的國王陛下,我是尼沙魯,是波斯薩珊王朝的使臣,也是波斯商隊的領導人。我們聽說東邊一個帝國正在崛起,而且動亂的西部也得以安定,這才從康居繼續向東,想與貴國通商,以結盟好!”

  “哈哈,好啊,能得到波斯的聯盟,也是可喜可賀啊。那本王就答應你,和你們相互通商,這次你們帶來了什么好東西?”唐一明知道波斯強大,便立刻應允了下來。

  尼沙魯道:“尊敬的國王陛下,這次商隊本來是到達康居就要停止的,可是我禁不住東方帝國的誘惑,便帶著商隊來了,以至于并沒有帶多少東西,只有剩余的一些象牙、珍珠等物,如果國王陛下有什么需要的話,我下次來的時候,會多多帶一些東西前來的。”

  “能帶大象和獅子來嗎?”唐一明興奮地問道。

  尼沙魯臉上一囧,支吾道:“尊敬的國王陛下,這恐怕有點困難。因為路途遙遠,這些動物經受不住長途跋涉,死在路上的幾率比較大。”

  “呵呵,我隨便給你說說的,如果真能帶一些大象和獅子過來,本王也是歡喜的很。下次你來的時候,記得帶一些當地的水果、食物的種子過來,我將我們東方的食物、水果的種子讓你帶回去,互相交換,如何?”

  “多謝尊敬的國王陛下,您的美意一定會打動光明神,光明神也一定會保佑國王陛下的。下次我來的時候,我一定想法設法將大象和獅子運來,以答謝國王陛下的友善!”

  “光明神?哦,應該是中原說的拜火教吧,明教不就是出于拜火教嗎?”唐一明心中嘀咕道。

  他見尼沙魯如此的客氣,便對王猛說道:“相國大人,好生照顧這些外國來的朋友,帶他們到洛陽城中多走走,讓他們看看,咱們東方是很強大的帝國,是很美麗的帝國!”

  王猛“諾”了一聲,便將尼沙魯帶了下去。

  看到尼沙魯走后的身影,唐一明自言自語地說道:“看來,閉塞已久的絲綢之路,又可以打通了,我得招募一支商隊,向西方前進才行,只有這樣,才能了解各地風俗習慣,不至于讓自己的信息閉塞。現在那兩封信,也該到了吧,不知道諸葛攸將此事辦的怎么樣了?”

  #############

  晉朝,壽春城。

  鎮東將軍謝尚坐在太守府中,打開了剛剛接到的一封密信,看了半天,都看不出來個門道。因為信上的字跡雖然歪曲難看,但還能認出來,關鍵是這封信被沒有風干的墨跡相互涂抹,結果弄得一整封信能看到的字還不到三分之一。

  “謝……我唐一明……但愿……事成之后……明親筆……”

  謝尚研究了半天,都看不出那中間模糊的字體是什么字,他不禁將信猛地摔在了地上,大聲罵道:“這算哪門子的信嘛?看都看不清楚,還讓本將軍如何看?”

  一個身體單薄的人站在大廳中,全身戰戰兢兢的,看見謝尚發怒,便立刻跪在了地上,叩拜道:“將軍息怒,將軍息怒!這確實不是小人之過,對岸漢軍將信送來時,就是這個模樣……”

  “算了算了,這也怪不得你,就姑且如此吧。只是,我與漢王唐一明素無來往,他怎么會突然想起給我寫信了?難不成是有事求舍弟,開不了口,想讓我旁敲側擊?”謝尚使勁地甩了甩了頭,擺擺手,自言自語地說道。

  大廳中的那個人,立即告退,快速地離開了大廳,生怕走晚了,會丟了性命。

  那人剛走出大廳,便楞了一下,急忙退在了一旁,低頭不敢直視,渾身哆嗦,害怕地叫道:“參……參見諸葛將軍!”

  來人正是諸葛攸,他全副武裝,身后帶著十名身強體壯的武士,也不經通報,便徑直闖進了大廳。他也不等大廳中的謝尚和其他人反應過來,便將一道圣旨高高舉起,大聲喊道:“奉旨抓賊,將謝尚給我綁了!”

  話音落下,大廳中的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謝尚更是一臉的糊涂,眨巴眨巴眼睛,問道:“諸葛攸,你搞什么名堂?竟然敢到本將軍的府中來撒野?”

  諸葛攸一臉正色,怒道:“謝尚!看清楚了!我的手中可是貨真價實的圣旨,誰給你開玩笑!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鎮東將軍謝尚勾結漢王唐一明,即令平北將軍諸葛攸將其抓獲,押赴京師,交廷尉審訊!欽賜!”

  謝尚聽后,更是吃驚不已,大聲說道:“你……你不要血口噴人,本將怎么會……”

  “這是什么?”諸葛攸突然看見腳邊有一封書信,便撿了起來,卻看見書信上面黑乎乎的一片,將關鍵的部分都給抹黑了,便大聲說道,“你還敢狡辯?證據確鑿,我還冤枉了你不成?罪只在謝尚一人,與他們無關,敢擅自動者,定斬不赦!帶走!”

  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上一章
快捷鍵←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商城| 參與本書討論 | 向朋友推薦 | 加入書架書簽 | 投推薦票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本周新人榜第一名
本周最新加入精品頻道力作
本周起點人氣作者新作推薦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