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讀書下載
自由軌跡 同人

蛋疼8

小說:自由軌跡   作者: danteng   更新時間:2011-2-11 15:26:25   字數:5163   全屏閱讀  
返回普通版(快捷鍵:F8)


  “啊喝!”

  “給我滾開!”

  有結社最速之人的名號的費頓,以最高速度向懷斯曼發起突擊,可以確定的是單單是速度上的壓制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解決這一擊的。然而費頓卻被一層不可見的壁擋住突進的腳步,狠狠攻擊在“壁”上面后的費頓就急忙后跳拉遠距離觀察。

  “嚯。。。”隱隱約約可以從光線的不明折射看出,以懷斯曼手中的杖為中心存在一個半徑兩米左右的未明物質斷層,這就是方才擋住自己攻擊的東西吧。

  “理之屏障。。。這就是女神賦予吾等使徒的力量啊!你這種廢物執行者怎么可能戰勝我,為自己昔日舍棄吾主的榮耀而懺悔吧!!!”狂熱的信徒懷斯曼以虔誠的神態高呼。

  “嘛,以前逃學逃的多懺悔什么的從來沒有學過啊!不過要說打破一個烏龜殼。。。”完全沒有信仰,不,或者只能說沒有對神信仰的費頓絲毫神色不變,眼前的使徒跟以前執行任務碰見的敵人沒有什么區別,只是強大了不少而已。

  “仁愛的吾主,你的使徒懇求懲戒罪人!”懷斯曼一揮手中法杖,【審判之雷】從空中伴隨著無限咆哮擊向費頓所處區域。耀目的電光將費頓的身影吞噬殆盡。

  “嘖。”懷斯曼急忙快速向左方甩出一道暗影之矛,可是還是沒能命中敵人,五道猩紅的光刃還是狠狠砸到【理之屏障】上。

  能被一式跟絕招一點關系都沒有的招數干掉的就不是執行者了。

  “雖然長得一副眼睛不好使的樣子,倒是看得很清楚嘛,【白面】。。。難道說那副眼鏡是結社的最高產物?還是盟主的力量讓你眼睛也治好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面躲過懷斯曼有如**般施放的魔法,費頓也揮舞著連接在手指上的十道深紅光刃往不可見之防御壁擊去。

  “這什么速度!”發現中級魔法施放過于慢完全不可能鎖定費頓,懷斯曼早已經改以施放低級魔法,極速的施法已經使附近變為一片彈幕。。。但是!他這才發現鎖定的導向魔法也是毫無意義的,“居然連風之輪都追不上?!”

  在充斥著石之錘、水之矢、火之矢、風之輪、心靈之霞五種魔法的空間中肆意穿梭的【自由游俠】不停攻擊著防御壁,懷斯曼看見費頓正在不停繞著自身施展著毫無效果的攻擊,不由狂笑起來,“哈哈哈,看見了沒?這就是女神的力量啊!打破啊,打破啊,不過你連打出裂痕也辦不到吧?啊哈哈哈哈~”

  “什么女神的力量~~說明白了就是超越我們這個時代的科技而已吧,我沒說錯吧,【白面】!你的法杖是超越時代的武器,福音是應用輝之環力量的終端,而輝之環從資料上看就是一個能提供在人類面前看來是無窮無盡力量的機器,在加上一個高端人工智能吧!【七至寶】?女神的饋贈?”

  “閉嘴。你這個沒見過真正的神的力量的家伙?”對,只有那才是神的力量的表現。。。

  “什么?你所說的是【鹽之杭】那次嗎?哈哈哈,教會還說女神的力量是創造呢。創造災難也算是一種創造吧?”費頓不由諷刺的說道。

  “你這個混蛋!!!”『鹽之杭』事件,1178年在洛贊布里亞王國北部爆發的災難,整片地區結晶化,懷斯曼的家鄉也包含在內,災難后只有懷斯曼幸存下來被教會收養,后加入教會。

  繞著懷斯曼進攻的費頓帶著殘影停在了懷斯曼正前方,手指張開,四散的延伸之爪覆蓋了身前的一大片區域。“再說。。。真的沒辦法打破嗎?”

  “啊?”

  “我可是曾經打破過上古遺物的內定的規則呢,曾經打破過一次的我,沒有理由不能再次打破吧~~!”

  “你這是什么意思!?”懷斯曼可沒聽懂費頓所說的東西,這可跟費頓的過去有關,不過費頓也大概沒興趣多講。

  “就是這個意思!”手指舞動,雙手前方的五道赤色爪光只能看見化為一束模糊的紅光,驀地,一切紅光失去蹤影,不,實際上懷斯曼瞬間就失去了費頓的身影。危險的感覺從頭頂傳來,還沒來得及細看周圍的空間已經被鮮血般的浪漫色彩填充著。

  “鏘鏘鏘鏘~”四面八方全方位的傳來金屬交擊的聲音,懷斯曼驚恐的轉了一圈,發現壁毫無崩潰跡象,狂笑一聲,對著不在那里又時刻有可能在那里出現費頓的前方喊道:“哈哈哈,很厲害的武技呢,但是還不是沒辦法打破啊!”

  “。。。一下子打不破不代表怎么打也打不破吧。”冷冷的回答傳來。

  “鏘!!!”原本就密集的交擊聲在一剎那結合在一起,形成一下震耳欲聾的聲爆。。。半晌以后,當懷斯曼注意到自己認為無堅不摧的【理之屏障】已經插滿紅色異芒的爪刃的時候,早已經站在懷斯曼后方的費頓“啪”一聲打了個響指。“轟隆”全部異芒同時炸毀,同時不可侵犯的防御壁完全崩潰。(【無盡的路西法】爪王版。)

  “嗚哇!”懷斯曼被炸出煙霧。由于被【理之屏障】承受絕大部分破壞力,懷斯曼此時也就是狼狽一點,本身并沒有受多大傷。

  “原來僅僅殺戮領域·血海崩解這種招式就解決了,這樣子盟主的【外之理】也不外如是吧~”費頓現在也僅僅是“認真”態度罷了,都還不是真正的“全力”或者“拼命”態度。嘛,不過他留著底牌懷斯曼也肯定同樣留有底牌,不過,這次戰斗誰能留著底牌留到底呢?

  費頓沒有等對方站起來好好擺架勢再攻擊,他直接往懷斯曼倒地的方向沖過去。執行者可是現現實實的高效行動體現者,像腦殘一樣說大道理裝13讓你回復狀態什么的只能在某些腦癱漫畫才會出現吧。

  “。。。呃!”

  發現費頓發動的突襲,懷斯曼根本就是下意識的發動自己能力真·魔眼。雙眼血絲遍布,失去焦點的瞳孔從一片混沌中滲出一片邪意,死死盯著費頓的雙眼。這能力是用以操控對方的行動,不濟也能使對方的行動失常。

  然而這次他的能力完全失效了,連半秒停頓都沒有產生,“哈哈,對意志堅定點的人這招就是浮云~~”伴隨著這句話一字字傳入大腦,身體已經被多次擊打,每次擊打懷斯曼的臉都會被痛覺所進一步扭曲。

  費頓右手握住懷斯曼的脖頸向上提起。

  “嗚。。。”任憑怎么掙扎,以魔法以及神術使用為主的懷斯曼是不可能逃脫某個只能使用武技的執行者的爪的。

  “呵呵,難道說弱的不是盟主的【外之理】…………弱的是你吧!!!好弱,好弱,好弱的使徒啊!”說著左手便往法杖伸去。

  “!!!啊啊啊~~罪人,拿走你的手!!!”懷斯曼切底爆發,那可是盟主最大的饋贈,不可侵犯!由【外之理】打造的法杖發出莫名的黑氣,世界頓時被異時空吞噬,除了懷斯曼跟費頓一切都陷入虛無,沒有光卻能看見彼此,沒有空氣卻能保持呼吸。[異次元煉獄]發動!

  右手不禁使勁往懷斯曼脖頸握去,然而握了個空。

  本來被死死捏住的懷斯曼出現在費頓身后遠處,[瞬身]。

  “弱?呵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瀆神者,你是因為沒有見識過真正的女神的力量啊!。。。也罷,就讓我向你展示真正的力量吧,打破規則之人?有能耐你就繼續打破!神的力量不是人可以觸及的!!!”在借助盟主的力量所創造的這個世界他即是神。瞬間可以出現在空間的任何地方,空間的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

  “嘛,不急不急,你就展示給我看吧,前提是你可以保持這個空間多久呢?”費頓立刻高速移動起來,他選擇盡可能減免被攻擊的可能。

  處于自己的世界的懷斯曼狂笑起來,“哈哈哈,在這個世界我就是主宰,逃是沒用的。你既然無法認同吾主,就等待煉獄的洗禮吧。”

  轉眼之間,虛無的世界變為煉獄。上方變成被黑色翻騰的黑煙占據的天空,下方全部變為無邊無際的熔巖之海,隨著高溫的熔巖流動冒出的氣泡透出一陣硫磺味道,時不時從熔巖中冒出沖天的巖漿。唯有此處存在可以站立的石柱。

  “懲戒之鎖。”

  “嘖。”天空中出現鎖鏈一把束縛著告訴移動中的費頓雙手,一陣劇痛傳來,費頓不由哼了出來。

  “亡靈呵責。”

  地面上伸出一雙雙被高溫烤成黑色的手狀物體,捉著費頓的雙腳。

  “那么。。。”

  “呵呵。”就這程度?

  “嗯?”

  “呵呵呵呵呵~”難得我以前忌憚你這么久。

  “罪人,留下遺言吧。這是吾主的仁慈。”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看來是自己太蠢了,使徒也不是很強嘛?

  “冥頑不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這句話用在被束縛著靈魂的你身上才對吧。

  “審判!!!”

  無數劍戟,密密麻麻的排在這個懷斯曼所操控的世界的天空中。法杖一揮,全部往無法逃離的費頓射去。懷斯曼露出快意的笑容。

  無法逃離?

  ——————

  ——————

  ——————

  無須逃離!

  正面全部摧毀!

  因為此時的費頓已經開啟自己最強的爆發狀態了,掙脫了束縛?不,在解除限制進入模式的一剎那鎖鏈、亡靈什么的都化為飛灰了。

  爪刃狂舞,將自身籠罩在一片危機重重而又最為安全的斬擊之中。劍戟與爪相撞,本來相當堅硬的劍戟頓時猶如瓦片一樣脆弱,直接打打斷成幾截在被掃到一邊。

  劍戟盡皆化成碎片堆積在費頓身邊,還有不少直接被打飛的遠遠的,橫七豎八的插在地上。一片蒼涼的景象中,費頓也完全陷進另一種狀態。(爆發狀態,費頓的爪已經跟身體融合為一,由于自身無法承受武器的威力,一直都將武器處于半封印狀態中,必要時解除限制。使用時全身浮現出類似導力魔紋般的紅色條紋,并會在身體附近出現凝聚不散的赤紅色煙霧,不帶有炎屬性卻看上去如煉獄惡魔一般。)

  “什么!”懷斯曼不可思議的看著地上如炎魔降臨一般的費頓。事實上這模樣結社中也就只有幾個人見過。

  “哈。。。哈。。。。哈。。。懷斯曼。。。還不夠啊!”這個狀態中負擔可是極重的,要獲得比自己強度要高的力量不得不付出相應代價,這可是定律。因而費頓也毫不浪費時間,直接開始自己的動作。

  “咔咔”明明是空無一物,炎魔一般的費頓卻擺出一副出盡全力的樣子,那樣子就像利爪上有什么擋著的樣子。

  懷斯曼皺起眉頭看著這反常的一幕。

  “喀喀喀”利爪慢慢移動。

  “不可能!”懷斯曼驚叫。

  “喀喀喀~嘰~~”利爪漸漸加速,利爪的確是被什么擋住了,利爪也的確是砍開了什么東西。。。砍開的正是這片異時空啊!從朱紅之利爪劃過的地方出現的是被異時空籠罩之前的琥珀之塔的景象!

  “啊啊啊~”發覺大事不妙的懷斯曼的阻擋如此無力。

  “乓”被斬開的異時空終于如一塊玻璃一樣崩離破碎。在異時空解除的時候,失去了阻擋的費頓直接朝著遠方的大驚失色的懷斯曼奔襲而去,極限速度流中突擊才是精髓啊!更別提費頓這種靠著跟武器融合速度壓制絕大多數人的例外!

  “啊啊啊!暗物質·改!(中圓攻擊,指定位置吸引,并降低移動力)

  這種狀況下唯有靠這魔法拉住他前進腳步才可以。。。。

  獲勝?

  不可能了啊。。。

  而且這真的生效么?

  “懷斯曼啊。。。你都健忘到這種程度了么,從一開始就犯的錯誤啊。。。雖然我無法使用導力魔法,但我對魔法的抗性也不是一般的高啊!”(雖然亂吃技能還是得掛。。。他只有挑戰頭巾,可沒有BKB)

  “!!!”其實懷斯曼忘不忘記也沒差。因為。。。

  “不過你除了盟主賜予的能力外就只有導力魔法拿得出手吧。。。我打不過【七之柱】,跟萊維不開這個模式打也打不過,不過對法系我絕對是你們的克星啊!而且我連這種事也是可以做得到的啊!!!!”完全無視懷斯曼施放的魔法帶來的傷害,費頓縱身跳向那團不知名的黑色物質。然后,就直接用自己的手緊緊握住那團物質沖了出來。

  “啊哈哈!”懷斯曼閉上眼睛握著法杖抵擋。

  “呼。”躲過法杖,手持魔法的一擊帶著風聲狠狠砸在使徒的腹部!

  ——————————————————————————————————

  ——————————————————————————————————

  ——————————————————————————————————

  踩踏在正在咳血的懷斯曼的臉上,早已經取消爆發狀態的費頓笑著說道:“放心放心,我可不算干掉你啊。。。計劃少了執行者可以,少了使徒可不可以呢。。。我可是對輝之環很感興趣的說,前面可是說過的啦~~應該比盟主賜予你的力量強大一點吧。”

  無法說話的懷斯曼只能怒瞪著一副嬉皮笑臉樣的費頓。

  “別這么生氣啦,我可是很稱職的執行者啊,不管盟主是什么存在,女神也好不是女神也好,沒關系,她都是我的boss,放心放心,你的計劃我不會阻礙的說。。。再說,我今天擺明就是找茬的,一切不禮貌言行都是針對你個人的不好意思,誰他喵讓你昨天在柏斯搗亂啊~~”“!!!”

  “嘿嘿,真遲鈍,還真上鉤了~~我就先走了~~話說你身上有藥么?別因為內傷在這種地方掛掉啊。。。抱歉抱歉,來個神術就好是不是?七耀教會的還是盟主的神術呢。。。啊哈哈哈~~”

  嘲笑只能存在于勝利者一方。

  費頓從塔頂跳出,飛行真的是種方便的行動方式呢,就是背上擔當“翅膀”的紅色爪刃極度顯眼。

  “混蛋!!!!”懷斯曼的大罵聲傳來。

  “嘿嘿。”

  拒絕神的意識上束縛的游俠與對神絕對忠誠的僧侶的武力對決,游俠獲勝。雖然意識上雙方誰都壓不倒誰。

  “嘛,好痛。。。回去肯定要被莉拉罵一頓了。”也不是沒有束縛的說,不過這種束縛沒男人會拒絕吧。

  ————————————作者的話——————————————————

  主角是執行者,別想主角是單純的如游擊士級別的好人,崩是崩了點,但肯定不是懷斯曼這種魔人。

  打斗寫得不好,無視吧。。。幸虧大綱上沒啥架,執行者嘛,又不是游擊士。。。要是連通緝魔獸都要寫我現在就TJ算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上一章
快捷鍵←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商城| 參與本書討論 | 向朋友推薦 | 加入書架書簽 | 投推薦票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本周新人榜第一名
本周最新加入精品頻道力作
本周起點人氣作者新作推薦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