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讀書下載
巨人的進擊 同人

第一章 殘酷的世界 死或者戰斗

小說:巨人的進擊   作者: 戰斗的喜之郎   更新時間:2013-4-23 18:28:58   字數:5377   全屏閱讀  
返回普通版(快捷鍵:F8)


  “爸爸,爸爸,動了,他動了。”

  “孩子,你看得見嗎?感覺怎么樣?”

  “怎么辦,他好像不行了,會死嗎?爸爸快救救他啊!”

  “爸爸可沒這個本事,不過不用擔心,中午耶格爾醫生就會來出診的,等到他來就能救小哥了。”

  “不用干著急,三笠,媽媽已經做過急救了,肯定能挺到醫生到來。現在不要打擾小哥了,來,過來,媽媽還有東西要給你哦。”

  “孩子,堅持住,你會沒事的......”

  從昏迷中轉醒過來,視野中交錯的是三個模糊的人影,隱約可以認得出是一對夫婦和一個小女孩兒,里德竭力卻仍不能凝神看清楚,想要確認自己的所在,只覺得腦子里昏昏沉沉,不能思考,聽著三人幾句對話,精神越來越疲倦,最終還是支持不住,意識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我還是死了嗎?沒有完成夢想,沒有拯救任何人,我就要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嗎?就這樣什么都還沒有做,什么都還沒有改變......

  我不想這樣啊!

  猛地睜開眼睛,黑暗中乍現刺眼的光芒,令里德出現了短暫性的失明癥狀。

  這是一間簡陋的小木屋,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看來應該在十三點左右,里德躺舊地板上,看不見窗外的環境。嗅了嗅空氣,濕潤的松香氣息,應該是在一座松林,具體地點不明。屋子里除了自己外有三個人,但與自己上次醒來時的影響有所不同,是兩個男人和一個小女孩兒。絡腮胡子男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正在和旁邊站著的圍巾男發生口角,應該是起著爭執,小女孩兒躺在地上,雙手背縛在身后,面正朝向里德,目光呆滯無神,嘴角留有血漬,明顯被責打過。

  看來,發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啊耶!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

  心中更加警惕,暗自檢查著自己的身體,里德發現一個令他崩潰的事實,他居然變成了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兒!?

  好熟悉的場景,我記得高中時看過一部完結的偵探動漫,也是主人公身體縮小成小學生吧,,沒想到這樣的情況現在居然出現在我身上。

  里德心神震蕩,剛剛清醒的意識又有些迷糊,差一點又昏了過去,他立刻咬破了嘴唇,疼痛刺激神經,讓精神清醒了過來。

  好吧,變身也就變身,還活著就好了,本來我應該死定了。

  等等,不對!怎么會......?我不是里德,不,應該說,這具身體的主人是里德,而我,我不是里德啊!我是,我是......怎么回事,我是誰,為什么想不起來了,為什么我會對我的名字沒有一點印象。明明,從出生,到成長,再到最后的遇難,所有的事情都記得清清楚楚啊,但是我的名字到底是什么,為什么我相關的記憶都是一片空白也沒有了?

  可惡,我——到——底——是——誰!

  里德放棄了思考,情報太少怎么可能空想出答案,這是無意義的行為,強韌的心智強迫著里德,讓他轉移精力去注意自己的處境。

  身體似乎受到過不明的襲擊,多根肋骨斷裂,肺部嚴重創傷,右臂肩胛骨被擊碎,渾身肌肉酸軟,脫力的癥狀嚴重,雖然已經清醒,眼前卻還是不時發黑,似乎隨時都有再次昏迷的可能,而他也雙手背縛,但憑著小孩子的身軀,很難暴力掙脫捆綁的棉繩。

  呵呵,真是糟糕啊!這樣還不如不醒來,一直睡著就什么也不用發愁了。

  “都是你啦,殺掉她的父親也就算了,怎么能連她的母親也不放過,做得太絕了吧!”

  “這、這怎么能怪我,沒辦法的事情啊,誰讓她要反抗來著。”

  “那也不能就下毒手啊,你好好看看她們的臉啊。”

  “臉?母親的確是不錯,但也沒有好到你說的那么嚴重吧。”

  “你知道什么,看好了,黑發黑眸,臉型寬平,輪廓柔和,她絕對是‘東洋人’,‘東洋人’懂吧?以前人類也是分不同種類的,而這個家伙正是從舊時代一個叫做‘東洋’的地方逃到墻壁里面的一族的后代,是最后的末裔啊!你要知道,要是把她們拍賣給都城里面地下街那些變態的大老爺們,哈哈,那我們可是賺大了,但是,你這個笨蛋,居然把她母親殺了,她可是比這個黃毛小丫頭值錢多了!”

  “我,我又不太清楚,都已經殺了,你又讓我能怎么辦呢?”

  “哼,好在這次運氣好,還有個墊底,雖然是個男孩子,不過肯定會有特殊愛好的老板會要的......”

  拐賣人口集團?不過,‘東洋’?是日本嗎,什么墻壁,什么叫最后的末裔,真頭疼,他們說的話怎么那么奇怪,又是一大堆問題啊。

  “小丫頭,怎么樣,你沒事吧。”毫無頭緒的里德悄聲和小女孩兒說起了話,他的聲音很小,細如弦聲,卻能讓人清晰可聞。

  小女孩兒側了下頭,略微張嘴,傳出空洞的聲音:“沒有爸爸......媽媽也沒了......真的......好痛......好冷......活不下去了......”

  已經,崩潰了嗎?

  里德憐惜地看著少女,那無神的雙眸,深邃得宛如機械一般,讓他心中一凜。

  “我可以進來嗎?”

  就在這時,一個清脆的童音打破了房屋內的場景,兩個男子聽下話頭,驚訝地望向門口。木門已經被打開,一個戴著紅色圍巾、約莫八九歲的小男孩伸著小腦袋,一臉怯怯地看著屋里。

  “喂,小鬼!”圍巾男緊張地沖了過去,一把拉開了門,喝道:“你為什么會在這里!你怎么知道這里的!”

  小男孩被禁嚇住,眼眶里都泛起了淚珠,結巴道:“咦......我,我在森林里玩啊,然后,然后我就餓迷路了,看到這所小屋就......就進來了。”

  圍巾男和絡腮胡子對視了一眼,露出了一副和藹的表情,摸著小男孩的小腦袋,哄道:“這可不行哦,森林里可是有可怕的大灰狼,小孩子一個人在森林里太危險了,會被吃掉的。不過嘛,不用擔心了,現在就跟著叔叔們一起......”

  “謝謝你,叔叔,不過我已經明白了,所以......”

  “怎么?”

  小男孩可愛的小臉突然變得猙獰,背在身后的右手猛地刺出,而他的右手中正緊握著一柄匕首,匕首直接刺穿了圍巾男的下顎,直傷了他的小腦,鮮紅的血液從動脈的傷口處中噴出,將小男孩兒整條右臂染紅。

  “所以你就給我去死呀,混賬!”

  里德驚訝地看著眼前的情景,小男孩整個人的氣質就在剛才一下子變得激進殘暴,眼神堅定毫不猶豫,刀刺動作干凈利落,毫不拖泥帶水,這是很多人一生也不具備的,但最關鍵的眼前的這個小男孩兒明顯連十歲都不滿。

  小男孩抽出匕首,鮮血飆射出來射在了墻壁上,圍巾男尸體沒了支撐,沿著墻倒了下來。

  絡腮胡子一下子跳了起來,將椅子撞翻在地,一副驚疑的表情,目光在同伴的尸體與小男孩只見來回掃視,結巴道:“哈?!......這是,這是說笑的吧?......”

  小男孩緊盯著絡腮胡子,繃著小臉似乎有些緊張,身子緩緩退出房間,順帶把門也關了起來。

  “喂!給我,為我站住啊。”反應過來的絡腮胡子抄起斧頭,慌忙地追趕了上去,奪門而出,嘴里叫著:“你這個小鬼!我不會放過你的,啊啊!!”絡腮胡子剛打開門,小男孩的身影就出現了。

  小男孩沒有選擇逃跑,等到絡腮胡子開門的一瞬間,他舉著一端綁著匕首的掃帚,狠狠地戳在路腮胡子的右肩,把他擊翻在地,然后一躍而起坐在略腮胡子的身上,抽出另一把匕首,亂刀捅在他的胸口,嘴中狠狠道:“去死吧!去死吧!像你們這樣的人,這樣的禽獸,死完了活該!!”

  真是不簡單啊,最開始裝呆賣萌,突然襲擊殺死圍巾男,然后出門假意逃跑讓絡腮胡子放松警惕,也創造了一擊致命取勝的機會,把匕首綁在掃帚上,來以此來彌補雙方的身高差距。呵呵,有沒有必要這樣啊,這才醒來,就讓我遇到這樣奇葩的小孩子。

  塵埃落定,小男孩滿身是血的站起了身,板著臉,還帶著剛殺完人的戾氣,冷靜地對躺在地上的兩人道:“放心,已經沒事了。”

  “你......是三笠吧?”小男孩用沾滿血漬的匕首割開了捆綁的棉繩,說道:“我是艾倫,就是當醫生的耶格爾的兒子,你應該見過我爸爸。他是誰,沒聽爸爸說過?”

  “應該有三個人。”

  “啊?”

  三笠愣愣地說道:“來我們家的壞人,一共有三個。”

  “啪!”

  就在這時,一個黑衣男子進了屋子,門沒有關,黑衣男子在門口就看清了屋子里的情況,雖然不可置信,然仍是不得不面對一個小孩子就殺了自己兩個同伴,心中怒不可歇,幾步沖過來,一腳將艾倫踹起,擊飛到墻邊。這一記痛擊,直接將艾倫打的不能反應,捂著肚子趴在地上。

  “呵呵,這是你小子的杰作嗎?啊哈,不敢相信吶。”黑衣男走到艾倫身邊,把他揪了起來,然后雙手掐住艾倫的脖子,將他抵在墻上,嘴里吼道:“我的同伴,是你殺的嗎!你這個兔崽子,看我不宰了你!!”

  混賬!要不是我被困住了,要不是我重傷在身,肯定不會這么無力!怎么辦,怎么辦?對了還有希望。

  艾倫將要窒息而死,即使里德飽經磨練,也不由得急躁起來,四下尋找著破局的關鍵,忽然他眼睛一亮。

  “小丫頭,小丫頭,看到你面前的刀了沒?”里德細聲叫道。

  三笠愣愣地盯著艾倫逐漸窒息,雙手顫抖地扶著地板,不知所措,聽到了里德的聲音,少女的目光落在了身前,那是艾倫掉落的匕首。

  “戰斗啊!拿起刀,站起來,戰斗啊!”

  三笠很聽話,順從地拿刀站了起來,但是她渾身上下依然顫抖不止,雖然握著刀,但仿佛隨時都會松手掉下來。眼淚如斷線珍珠一般沿著臉龐滾落了下來,恐懼充斥著少女的心,她的聲音顫抖著:“做不到啊,這樣的事情,我根本做不到啊......”

  “為什么做不到,做不到就贏不了,贏不了就會死,為了活下去,戰斗啊!”

  “為了活下去?”

  “是啊,這個世界,是殘酷的!只有勝利者才能存活!戰斗!!否者,死!!!”

  里德的話仿佛警鐘一般,敲醒了迷茫無助的少女,三笠突然意識到,她現在所經歷的事情、體驗到的變故,正是以前無數次看到過的,一次又一次。

  蝴蝶被螳螂捕食,野鴨被父親獵捉,家人被人殘害,以及現在三人即將面臨的命運。

  “對啊,這是個殘酷的世界!”

  “只有勝利者才能存活的殘酷世界!”

  “死!”

  “或者......”

  “戰斗!”

  “戰斗!!”

  “戰斗啊!!”

  就在這一瞬間,三笠身體停止了顫抖,呼吸也不再急促,心中的恐懼不翼而飛,反而異常的平靜,她感覺到自己仿佛打破了什么,擁有了什么以前不曾擁有的東西,雖然現在握在手中的,僅僅是一把匕首,但是,三笠卻有一種怪異的直覺,內心莫名地涌出一股自信,一股沒有什么事情自己做不到的強大自信。

  從這一刻起,少女覺醒了一種能力,開始能夠完美的支配自我。而里德親眼目睹了少女的脫變,從一個懦弱不堪的少女轉變得不似凡人。

  極度的精神刺激著神經,無名的力量在體內鼓動,少女緊握匕首,巨大的力量直接欲將木制刀柄握碎,她將匕首與右腰處平行,縮身,將全身重力壓在右腳,渾身勁力通徹,猛地鼓勁像彈簧一般跳起,宛若箭矢一樣直沖向黑衣男,腳下的那截木板被壓得斷裂開來,伸手直刺,匕首穿透黑衣男背后的肋骨,刺破了他的心臟,一擊致命。

  三笠愣愣地看著手中的匕首,眼眸中又泛起了神采,喃喃道:“我......戰斗了,贏了,活下來了。”

  還不夠嗎,居然又來一個,而且這個簡直是奇才啊,這樣簡單得就覺醒了,嘖嘖,當年我可是千萬次死里逃生才能的,真是不公平。

  里德腹誹了幾句,笑著對少女道:“你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

  “嗷咳咳!嗷咳咳!差一點,差一點就死了,嘻嘻,真是命大啊我。”死里逃生的艾倫一臉驚恐,但隨即裝作堅強,沖兩人笑了笑。

  ————

  “艾倫,唔......”一位知性的眼鏡大叔緊緊抱著艾倫,慶幸而又懊悔,正是艾倫的父親格里沙·耶格爾醫生。

  “我不是說了叫你在山腳下等我嗎?我的天啊,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事嗎!?”格里沙·耶格爾突然地對著艾倫吼道。

  “我知道,我把害蟲消滅了,只是這害蟲長得像人罷了!”艾倫激烈的回應著。

  “艾倫!”

  “我要是不來的話,等到爸爸你帶來了憲兵團,那些家伙肯定轉移了,我怎么能做事他們逃走!”

  “住嘴!就算是這樣,那也只是你運氣好而已!”格里沙·耶格爾大聲喝住艾倫的辯解,盯著艾倫聲音突然柔和了下來:“我現在是在斥責你,隨隨便便就豁出去自己的性命這件事,你這樣死了,讓我怎么辦,讓你媽媽怎么辦。”

  艾倫一下子愣住了,咬著嘴唇,喏喏道:“我,我只不過是想早點救人而已啊。”

  格里沙·耶格爾嘆了口氣,也沉寂下來,望向了一旁的里德、三笠,對著少女道:“三笠,你記得我么?你小時候我見過你的。”

  三笠想了想,輕飄飄地說道:“耶格爾醫生嗎?”

  “醫生,我該怎么辦?我現在要向著哪里回去才好......”

  “好冷,我已經無家可歸了。”

  艾倫猶豫了一下,取下自己的紅圍巾,環在了三笠脖子上,道:“圍上吧,很暖和的吧?”

  三笠愣愣地看著艾倫,撫摸著圍巾,感受著溫度,眼眸中的神采更加明顯,小聲道:“很暖和......”

  “那么......”格里沙·耶格爾看向最后的里德,雖然面容仍是一副和藹的樣子,但是里德卻能感覺到他隱藏下的銳利眼神,耶格爾問道:“那你是什么人?怎么會在這里?”

  已經接受了一般治療,里德現在渾身好幾處都綁了繃帶,他沉吟了一會,露出一個苦笑,嘴角被他咬破,現在已經結了痂,這副表情在此時孩童的身軀容貌看起來很怪異,里德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什么都記不起來了,知道的只有我的名字。”

  “里德。”

  “我知道。”清冷的三笠突然開了口。

  其他三個人都驚異的看著她,少女淡淡說道:“他是我的家人。”

  “哦?是嗎?”格里沙·耶格爾自然很清楚阿克曼家的情況,知道三笠在說謊,卻沒有點破,而是默認了這個說法,他對少女道:“到我們家一起生活吧,三笠,大家一起。”

  “......”少女緊張期待又略微懼怕,不知所措該說什么,只是沒有言語。

  “怎么了,快來幫忙啦。”艾倫扶著里德右邊臂膀,疑惑問道:“快來幫忙扶一下里德,我們要回家了。”

  “......嗯,來了。”三笠幾步追上前,在左邊攙住了里德,淚水卻不由的流了下來。

  “謝謝啦,真是麻煩你們了。”受著兩個人的攙扶,里德神情有些恍惚。

  回家嗎?真是久違的一個詞......

  (第一章,這么多字有木有啊!!福利來著~~~);

上一章
快捷鍵←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商城| 參與本書討論 | 向朋友推薦 | 加入書架書簽 | 投推薦票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本周新人榜第一名
本周最新加入精品頻道力作
本周起點人氣作者新作推薦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