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讀書下載
呂氏外戚 歷史

第七十七章 呂布的異樣(上)

小說:呂氏外戚   作者: 維傷   更新時間:2013-11-13 18:02:02   字數:3485   全屏閱讀  
返回普通版(快捷鍵:F8)


  秦旭是被人抬著進入臨淄城的。

  任誰也受不了連續四五天吃不下睡不著喝點米湯就吐的稀里嘩啦的折磨。

  秦旭整個人都瘦了一圈,本來就不甚“豐滿”的身體,更是瘦成了竹竿一般,臉上掛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精神萎靡之極。

  秦旭終于明白了演義上諸葛亮火燒藤甲兵之后為什么說會折壽了。任誰看到那種慘烈的場景,心理上也會留下陰影。烈焰滔天滿地漆黑猩紅的血跡,混合著焦臭和陣陣肉香,秦旭估計以后再也不敢碰前世最愛的烤肉了。

  臨近臨淄城,就遇到了得到了消息出城而來的呂布等人。

  呂玲綺沒有在人群中看到秦旭的身影,一臉焦急的跳下馬來,向著隊伍跑去,蔡琰偷偷的瞄了一眼闔目的蔡邕,咬了咬牙,也在呂玲綺身后提著裙裾跟了上去。

  “秦旭!?你怎么了?你怎么變成這樣了?”城門口,在見到躺在擔架上沒有了人形的秦旭之后,蔡琰再也顧不得什么矜持,和已經哭成淚人一般的呂玲綺一同,撲到秦旭的身邊,精致的面容上滿是急切。

  “放心,還沒成親呢,死不了!”秦旭勉強抬了抬手,將兩女的手握在已經瘦如雞爪的手中,強自露出一絲微笑。蔡琰在被秦旭握住手之后,心虛的看了一眼呂玲綺,但看在秦旭這般虛弱的面容上,咬了咬嘴唇,最終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這是怎么回事?秦旭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你們是干什么吃的?”呂布陰沉著一張臉看向西面,緊緊的攥著拳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倒是高順一改平日間淡如水臉龐,焦急的問老許和司馬冒等人道。

  “秦主簿他……”老許和司馬冒張了張嘴,卻發現一時間實在找不出理由解釋,主要是這件事情太過詭異了。直到現在,目睹了整個事情經過的這些人也沒有從驚駭中反應過來。

  四萬人馬,就算是呂布軍上下全力硬抗,阻擊或許沒有問題,但要說到殲滅,任誰想來也只能當做笑話來聽。

  可秦旭偏偏做到了,不但做到了,而且是以八百比一的比例,前所未有啊!說出來誰信吶?

  所以在司馬冒支支吾吾的將前前后后秦旭如何說服先登營,如何不費一兵一卒俘虜泰山賊,又如何令夏侯淵和于禁的萬余人馬自相殘殺,最終令曹操四萬大軍營嘯,兵馬十不余一,連老曹本人都生死不知的事情說了一遍。

  “嘶……”城門口所有聽到這番話的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成廉侯成宋憲等眾將接連變色,就連呂布在聽說曹操生死不知之后也是露出一副驚訝中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雖然司馬冒說的太過玄幻,實在難以令人相信,但曹操的四萬大軍并沒有出現,而陷陣營、先登營所有人毫發無損的站在面前,又多了近兩千甲胄不整的泰山賊寇,卻是不爭的事實。

  那……難道司馬冒說的全部都是真的?

  難道這個秦主簿,當真是神仙不成?

  或許也只能用這個理由來解釋了。

  “將軍,某敢以項上人頭擔保,而且這兩千多兄弟也是見證人,之前所說,并無一絲虛言!”司馬冒見所有人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頓時著急的說道。

  “主公,秦主簿他……”還是高順最先從司馬冒的話中清醒過來,臉上的驚訝還未散去,突然臉色一變,微微皺著眉頭看向呂布。

  “回來就好!先帶他去府中找醫者看看再說吧。”呂布好像沒有看到高順的目光,淡淡的說道,揮了揮手,也不多言,撥馬向城內走去。

  呂布奇怪的表情,倒是令這個本應該歡喜不已的城門相會變的有些詭異,新投誠的臨淄城中官吏也是面面相覷,不知道呂布本來高興欣慰的面容怎么說變就變。

  反倒是呂布軍中成廉等眾將,沒有因為呂布的異樣而怠慢,將這近兩千人帶進城中,安置了下來。

  呂布在和秦旭告別之后,按照之前軍帳中所制定的計劃,一路向東突進,濟北曹純的軍隊,就如同曹操收到的軍報一樣,在出城和呂布接戰一陣之后,見事不可為,便龜縮在了城池之中,眼睜睜的看著呂布的大軍離開濟北向青州進發。

  青州因為之前各個勢力糾結于此,又飽受黃巾之苦,就算是治所臨淄,也是一副破敗的景色。斑駁破舊的城墻,低矮雜亂的城內建筑,使得呂布差點以為走錯了地方。好在蔡邕落魄時曾經在這里停留過一段時間,才打消了呂布的疑慮。

  秦旭臨行前,在呂布的“強壓”下確定了呂玲綺的“歸屬”,又當著呂玲綺同蔡琰也挑明了關系。在呂布軍駐扎臨淄的這幾天里,對秦旭極為擔心的兩人倒是成了“哭友”,關系倒是更加親密了一些。直到接到了秦旭平安歸來的消息,才聯袂出演了城門口那出“劇目”。

  秦旭仍舊如同在懷城一般,被接到了呂布府中,嚴氏和貂蟬早就得知了呂布之前的“強行指派”,加上嚴氏一開始的誤會,使得二人在秦旭被送來時,看到秦旭的可憐樣,頓時母性大發,噓寒問暖,照顧的周到萬分,甚至對于呂玲綺和蔡琰不眠不休的在秦旭身邊照顧,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裝作沒有看到。

  反倒是呂布,自從在城門口聽完秦旭的“事跡”之后,突然變了臉色,在秦旭臥床的這幾天一直沒有出現,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每當呂玲綺問起時,嚴氏竟總是一臉尷尬的繞開這個話題。

  “秦旭,這可是貂蟬姐姐親手給你煮的粟米粥,你就喝一口吧!乖啊!”呂玲綺端著一個小碗,小心的吹著調羹中糯黃粘稠的米粥,一臉溫柔神色的遞到秦旭嘴邊,哄孩子似的小聲說道。

  直到呂玲綺手都快酸了,秦旭才將頭在身后柔軟高聳的物體上憊懶的蹭了蹭,半張著嘴,喝下帶著軟糯甜香的米粥,發出一聲愜意的呻吟。

  秦旭這幾天過的相當舒服,一大一小兩位美女的盡心服侍,這讓前世不過是個高級**絲的秦主簿情何以堪,溫柔鄉啊!真恨不得時間永遠在此定格。

  可惜……

  “珰!”

  “德性!手都酸了!愛喝不喝!”溫柔的小白兔,突然變成了母暴龍,呂玲綺突然發飆,令秦旭的美夢頓時醒了過來。才讓秦旭想起,眼前這個小姑娘,可是有著天下第一猛將血統的,本質上同溫柔兩字絕緣。

  “哎呦!”呂玲綺的突然變臉還沒有令秦旭反應過來,腦后高聳溫軟的感覺竟然也突然一空,秦旭的后腦勺頓時和硬邦邦的床板來了個親密接觸。

  “昭姬!玲兒!你們這是要謀殺親夫啊!”秦旭的慘叫頓時從房間內傳出,卻沒有引起門外衛士一絲一毫的警覺,看來這幾天這些忠誠的衛士們已經習慣了。

  “能說出這種話,看來你恢復的差不多了!”正當秦旭一臉幽怨的看著正在互相拍手慶賀的兩大美女,感嘆就連蔡琰這般美麗矜持的女子,在被蔡邕默認了同秦旭的關系之后,竟然也暴露出腹黑本質的時候,多日不見的呂布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主公!?”秦旭在醫者和眾人的精心照顧下,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凹下去的眼眶和身體也漸漸恢復了往日的樣子,當日的陰影的影響,也在自我刻意排解之下淡了許多,聽到呂布的聲音,頓時從床上跳了下來。

  “秦旭,就知道你是裝的!爹爹,秦旭又騙人了!”呂玲綺見秦旭竟然身手這般敏捷的從床上跳下來,頓時小手掐腰,向著走進門來的呂布告狀道。

  “玲兒和昭姬先出去,我和秦旭有話要說。”呂布寵溺的看了呂玲綺一眼,吩咐道。略顯消瘦的臉龐上帶著幾分嚴肅看著秦旭。

  “哦!爹爹,那我和琰姐姐先出去了,秦旭剛剛恢復,你別太累著他!”呂玲綺聽到呂布的話,又恢復了乖巧的模樣,臨走前還不忘叮囑一聲,令呂布也忍不住露出一個哭笑不得的笑容。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這才多大,就知道質疑她爹了,你,恢復的差不多了吧?”待到呂玲綺和蔡琰兩人走遠之后,呂布輕咳了一聲,問道。

  “主公!您有話就直說吧!”秦旭苦笑的看著呂布說道。這個戰神一般的男子還真是做不來這種關心人的表情。當時在城門時,呂布的情緒的突變,秦旭雖然在擔架之上,卻也能隱隱約約感受的出來,并且對呂布為何如此,秦旭也大致能夠猜到。

  “這就是你所謂的什么土炸彈?你做出來的?當日就是因為有這個,你才敢接下阻擊曹軍的任務?”呂布不客氣的坐到秦旭的床邊,手中拿出一個當日用剩下陶罐,直接問秦旭道。

  “正是!”秦旭點點頭說道。

  “可這東西除了響點之外,并沒有什么出奇之處,是不是有其他的用法?日后能不能大規模用在軍中?”呂布摸索著藥罐改裝的土炸彈,微皺著眉頭問道。

  “這東西現在也就是只能聽個響!”秦旭看著呂布糾結的面容,和之前的話,終于證實了自己的猜測沒有錯,訕訕的笑道:“如果再遇上曹軍,估計就起不到多么大的作用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上一章
快捷鍵←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商城| 參與本書討論 | 向朋友推薦 | 加入書架書簽 | 投推薦票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本周新人榜第一名
本周最新加入精品頻道力作
本周起點人氣作者新作推薦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