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心中

分卷閱讀


第一章 異界蘇醒
更新時間:2011-7-12 15:24:07 字數:3343

  墨云翻滾,天地間剎那無光,無盡黑暗籠罩而下,像死亡的幕簾垂落了下來,陣陣森然恐怖的氣息瞬間彌漫于天地間。

  在滾滾死亡烏云中,一個漆黑無光黑洞在天際若隱若現,一道道高壓氣流自黑洞內傾斜吐落。天地間靜的有些可怕,半絲聲響都沒有,死一般的沉寂。

  古老黑洞仿佛自遠古劃破時空而來,它像是一個死亡漩渦,籠罩在十方的無盡死氣,為的就是傳送一個人體。

  一個人體形物體自黑洞墜落而下,黑洞隨之消失逝去,黑色云霧也隨黑洞消失漸漸消失。

  天空變得碧藍清澈,晴朗湛藍的高空萬里無云,像碧玉一樣澄澈,淺藍色的天幕,像一幅潔凈的絲絨,鑲著黃色的金邊。

  蔚藍的天幕上嵌著一輪金光燦爛的太陽,點點金光自高空一瀉而下,把浩瀚大地鍍上一幕如夢似幻的神奇色彩。

  浩瀚大地,參天古木,林莽蒼蒼,遮天蔽日。莽莽森林翠枝綠葉,觥籌交錯,皆為原始森林覆蓋。兇禽猛獸,吼嘯啼鳴,一派洪荒時代的惡劣環境。

  穿越茫茫森林,來到一棵參天古木,濃密翠葉,枝籌交錯。雨打風吹,日曬雨淋為它鍍上一層歲月痕跡。滴滴渾圓血珠落在布滿滄桑樹皮上,盡顯青春活力,歲月痕跡一洗如走。滴嗒滴嗒!點點血珠在這凈世之地響起它的旋律。抬頭上望,盤勁有力的枝端掛著一個蓬頭垢面,爛衣破服,傷痕累累,閉睛不醒的青年人。他就是從黑洞墜落而下的尹天。

  尹天國際最著名的冒險家和天文學家,他踏遍地球百分九十九的危險地帶,然而這還不能滿足他的渴望。于二十二世紀乘坐自己設計的‘冒險者’號太空船探索宇宙,但天意難測,在他探索宇宙不到百天時,剛好遇到宇宙大怪物‘黑洞’誕生,超恒星爆炸坍塌,滾滾能量襲卷太空,上演一場天地浩劫。尹天乘坐的‘冒險者’號差不多也支離破碎解體消散,浩劫還沒結束,天地至強的引力從爆炸中心發出,宇宙一切有形無形物質都逃不過它胃口。漆黑無光成漩渦狀的巨洞吞噬著天地一切東西,它就是一個喂不飽的怪物,睜開它猙獰的闊口來之不拒的收割宇宙一切,冒險者來不及逃離現場,就被無法可擋的引力拉扯向那巨口,就好像巨人拉著小鼠的尾巴逃逸不得。從此‘冒險’這個詞跟他無緣再談。宇宙黑洞的誕生尹天就消滅,真是一命換一洞。

  烈日當空,湛湛陽光照射下,尹天昏昏醒來,緩緩睜開雙眼,艱難的撐坐起來,打量這片陌生的環境。迷惘、震驚等情緒涌上心頭,喃喃道“我還沒死……這又是哪兒……”。尹天感到有喜有悲。喜的是自己活著,悲的是自己來到一個陌生環境。

  熾熱的陽光,讓尹天感覺頭昏眼花,渾身灼痛無比,他口干舌燥,雙唇都已經干裂了。渴覺使尹天難受無比,劇烈疼痛刺激他的大腦神經,讓他不得不面對現實。

  尹天艱難站起身來,打量著周圍環境,點滴水沒發現,但讓他吐血的是,自己居然站在距地面百米高的樹枝上,昏昏沉沉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來,如果不是自己反應的快牢牢抓住樹,可能已經跟地面接吻去了。

  尹天肢體乏力,頭腦昏沉,肌肉酸痛,如果一步一步爬落這百米高的巨木,已經是不可能了。尹天采用最直接最簡單辦法,雙手抱樹,順著巨木主干莖高速滑落,由于這里重力非常大,尹天還沒做好剎車準備,他屁股已經跟地面接吻了,口干唇裂慘叫不得,肢體虛脫動作不得,只能保持屁股著地姿勢在原地欲哭無淚。

  經過一時辰休息,尹天肢體恢復一點體力,找了根拐杖撐地行走,現在他最主要的是找到水源,水是生命的源泉,生命沒有水的滋潤,一切都是夢幻空花。

  尹天蝸牛般穿過翠枝綠葉,色彩斑斕,淡雅清新樹林,一路上花團錦簇,樹木蔥蘢,奇花異草,空氣中,蕩漾著花的幽香,和草木的清香,兩股香氣交織在一起,令人如癡如醉;些許清風把翠碧的異葉輕輕拂動,尹天終于感覺到了絲絲涼爽,灼熱疼痛觸覺慢慢消去,昏沉欲睡感覺被緩慢帶走。也許是上天對他的眷戀,前方出現一個水潭。

  喉嚨中仿佛有火焰在跳動,感覺口中似乎冒出了煙火,尹天口干舌燥的到了極點,渾身傷痛,踉踉蹌蹌,來到水潭,而后撲通一聲掉下去。

  使勁張開爆裂的嘴唇,大口大口吮吸清甜可口的潭水,這種感覺實在太美妙了,對于干渴的快要燃燒起來的尹天來說,潭水當真堪比瓊漿玉液,生命甘露。

  躺在水面上,被炙烤的灼痛感總算消失了,閉上眼睛尹天享受著這從來都沒有過的美感。清涼的水慢慢滲透到宇文天的皮膚,滋潤著他干燥爆裂的燥膚,嫣紅的殘血融入到清澈的潭水中,血紅分子以迅雷不掩耳之勢擴散開來,使這變成一個濃重死亡味道的血池。

  居然還活著!

  尹天思緒萬千,進入黑洞已經是十死無生的事實,飛船都解體爆炸而自己卻穿越時空安然無恙來到這里,真是如夢似幻!尹天都覺得自己在做夢,心里充滿疑問。

  天地依然廣闊,花草依然芬芳,然而他心中卻空蕩蕩,沒有一絲著落。

  事實就是事實。

  默默從潭水爬起來看向浩瀚無盡的星空,跨越時空拜別了自己的生命搖籃——地球。

  尹天是一個行事果斷的人,強迫自己收拾起失落的情懷,開始考慮如何在這片陌生的世界活下去。

  俗話說“既來之即安之”沒有比活著更重要,一草一木還有一口氣也能發出萬丈毫光,何況是人,也許尹天在這個世界能夠創造奇跡。

  張開雙手迎著軟綿綿的清風,享受大自然無微不至的撫摸,滴嗒滴嗒的水滴自尹天身上脫落而下回歸大自然,天地奏起水之旋律,叮咚叮咚……

  尹天感到一身舒暢,絲絲涼風帶走身上的珠水,使他全身毛發舒張豎起布滿疙瘩。

  說真的尹天只覺穿越時空回到過去,身上充滿青春活力變年輕了。

  說他變年輕了,是因為他看上去只有二十一二歲了,長相挺俊,烏黑短發突出他的陽光瀟灑,古銅的膚色,漂亮的五官猶如刀削一般,長眉如劍,雙眸如星,透射著堅毅的光芒,鼻如懸膽,薄唇微微上挑,揚起一抹慵懶的笑意。

  咕嚕!饑餓聲響徹天地,尹天從幻境醒來,摸了摸端平微縮的肚子,感到一陣郁悶。

  “唉!”

  唉聲嘆氣響徹天地,事實就是事實,尹天放下失落情緒面對現實,撿回一條命已經幸運了,沒有比活著跟重要,一切都為活著為基礎,尹天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咕嚕!饑餓聲再次響起,尹天無賴之下去找食了。

  尹天轉過身一剎,眼睛不覺撇看潭水一下,就是這一小細節使他愣住了,雙目睜得都要滾下來了,嘴巴抖得話都說不出,好像看到地獄修羅驚得不醒人事。

  染紅鮮血的潭有房屋大,也許你會說一個大潭而已,有什么有吃驚的,一個大潭是沒什么好吃驚,之所以讓尹天吃驚是因為潭的形狀,五根粗壯有力爪子以爪心延伸五六米有余,如果把它復原,毫無疑問可以穿山裂石之勢,毫不費力的掃除一切阻擋,一爪遮天,摘星摘月一爪摘之,大可有一爪出,撼天下之勢。

  將近五六米長的蒼勁有力爪指,寬六七米的磅礴爪印,好難想象擁有這個爪的主人究竟有多大。

  潭邊緣草色清新,佳木蔥蘢,翠草紅花,滴滴水聲青翠動聽,緩緩波紋成同心圓蕩然,永不止境,讓這里平添了幾分靈氣。

  滄桑的歲月痕跡被活靈活現的花草生機覆蓋,使它披上一層假裝,掩埋了歷史的痕跡。

  清澈的潭水伴著草生花開,看起來就是個小仙湖,也難怪尹天現在才發現它的存在,因為它裝扮的太逼真了,讓人無處可尋。

  尹天終于接受這種事實了,害怕的拍拍胸,深吸口氣使自己鎮定下來。

  幸運的是爪印是歲月留下的痕跡,如果是剛才才出現的,尹天真是爆冷汗,自己剛才還躺在那,大腦還想著自己每天都沐浴在這那多好!現在想起自己居然躺在獸穴里,心都砰砰的跳,感到一陣心寒。

  作為一個出色冒險者,敏銳的洞察力,警覺的危險意識是必不可少的,而尹天剛才就失去謹慎意識,尹天都不得大罵自己是蠢豬,也不能全怪他的,從黑洞掉下來,已經是生死一瞬間,‘活’字戰勝他的理智,致使他謹慎力下降。

  尹天恢復冒險者應有的精神意識,為了測出這個未知生物有多大,尹天尊下身測量爪印的面積,剛才的饑餓已經被他拋到九天云霄了,測量是費神費力的但結果是吃驚的,通過尹天的精心測量,怪獸重達上萬斤,但長寬未知,尹天還沒達到觀察一只爪印就能算出整個生物的體形。

  尹天當然不會放棄探索,‘尋根問底,追本溯源’是他的格言。

  順著歷史留下的痕跡,尹天小跑到前一只爪印,大約估算了距離,然后橫向跑到前肢右腳。經過一番費神的計算,尹天確定怪物大約長五六十米,寬一二十米,而且根據萬年巨樹留下的痕跡,怪物高足有二三十米,真是比得上巨無霸,擎天撼地。

  尹天被自己估算出的結果嚇得愣住了,大腦想著自己在它面前是不是一粒灰塵,或許人家不肖吃你。

  “吼……”

  一聲巨大的咆哮突然自山嶺深處傳來,聲音震耳欲聾,穿金裂石,直上云霄!驚得萬獸齊齊哀鳴,山嶺深處一陣大亂。

  尹天也被震的氣血翻涌,身軀一陣顫動,耳鼓險些破裂。

  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第二章 森林驚魂
更新時間:2011-7-12 15:37:15 字數:3079

  “吼……”

  一聲巨大的咆哮突然自山嶺深處傳來,聲音震耳欲聾,穿金裂石,直上云霄!驚得萬獸齊齊哀鳴,山嶺深處一陣大亂。

  尹天也被震的氣血翻涌,身軀一陣顫動,耳鼓險些破裂,猶如大地震似地,歪歪顛倒。

  靠在樹下尹天調理身體平復氣血流暢后站起來,他決定查探一下附近地形環境,找一個穩定安全的棲身之所。

  穿過茫茫樹林還是更加密集的林木,那里蔥蔥郁郁,生機勃勃,植被無比豐富,有高聳挺拔的樹干,昂首挺立于萬木之上的望天樹、木質最硬的樹鐵樺樹、樹中巨塔“桉樹”能產鹽的樹“木鹽樹”汁液含劇毒的“箭毒木”等等,盤枝交錯,參天古木,遮天蔽日,好一派原始森林景象。

  莽莽森林棲息著種類繁多鳥類,鶯鶯燕燕鳴叫不停,當尹天進入這片區域時,密林的鳥雀并沒有驚飛暴走,成千上萬的海鳥在林間鳴叫,漫天的鳥羽紛紛揚揚飄落而下,鳥屎嗒嗒灑落。臭氣熏天。

  地面上是一層厚厚的鳥糞,枝椏上、地面上到處都是鳥巢,鳥蛋觸目可見,更有許多幼鳥嗷嗷待哺,無數的成年鳥不斷飛旋驚叫。

  尹天成了它們異族來者,成千上萬大小不一鳥屎向他襲來,臭味熏天,尹天大罵它××,飛奔暴走。

  直至他穿過密林很久,那里才慢慢恢復平靜。

  又向里走了大概三四里地,尹天進入了原始老林區,千年古木盤根錯節,百年老藤纏疊繚繞,這里樹木狼林,兇獸橫行出沒。

  “嗷吼……”

  不遠處又傳來一聲獸吼,一頭腭有一對劍形犬齒的兇猛劍齒虎咆哮著,露出森森獠牙向著尹天跑來,尹天想都不想,轉頭風馳電擊跑走。

  而就在這個時候,又傳來一聲獸吼,一個五米多高的雙頭暴猿沖了過來,高大的魔軀,黑森森的毛發,以及猙獰的雙頭,顯得格外嚇人。

  尹天看到這些奇異的兇獸,急忙轉身沖進了山林中,而那頭劍齒虎則對上了雙頭暴猿。

  “嗷吼……”

  虎吼聲戛然而止,尹天回頭匆匆一瞥,看到了一副血淋淋的畫面,雙頭暴猿居然生生將那只劍齒虎撕裂了,覆蓋著黑森森毛發的高大軀體之上,被噴的滿是血跡,花花綠綠的內臟撒了一地都是,血腥無比。

  尹天風馳電掣藏入山石里,蹲在石洞狂吐不停,剛才的畫面太血腥了,對他這個地球人來講打擊不小。

  一頓嘔吐,他的臉色蒼白無比,渾身無力,昏沉的感覺再次襲上頭來,現在他才知道自己點滴食物都沒吃,強烈的生存欲望推動他前進。

  恢復點體力,尹天走出石洞去找食物,未前進多遠,尹天便看到了許多只在傳說中出現的神異兇獸,更是看到了眾多血淋淋的畫面。他曾看到一頭生翼的神豹撕裂兩頭巨象;一條生有獨角的巨大蟒蛇吞食了三頭猛虎……

  走在無盡的原始森林中,尹天經常會看到一些殘骨,有虎獅象的,更有許多不知名的巨大骸骨,七八米、十幾米長的碎裂骨架,掩映在林草間顯得格外恐怖。

  林木深處各種蠻獸的吼嘯之音如天雷般震耳,尹天感覺自己仿佛回到了洪荒時代!顯得絕望無比。

  行走在這如蠻荒森林的世界,尹天多次張大嘴瞪大眼,不過他不敢出一聲避免喪命早逝,他的意志力真是大,換做別人早就嚇死了。

  再前進大約一里路程,茫茫樹林消失,前方大片大片鳳梨巍巍豎立生長,劍葉形的枝葉層層向外散射,尖銳的銀刺排在枝葉兩旁,守護生長在中間亮黃色圓柱形的果實,沁人心脾的果香蕩然在園間,濃濃果香撲鼻聞之精神。

  尹天好像見到自己父母一樣,開心到都要哭了,清新果香使他神清氣爽,老虎都能打死幾個,大喊一聲,跑到最前的鳳梨樹,如蠻獸一般,銀刺都阻止不了他的攻勢,把中間大大鳳梨一手摘之,好像拿著世界最美好的東西,在地上狂跳不停。

  尹天抱著五六斤大的鳳梨用石頭劈開兩半,切開后,果目淺而小,內部呈淡黃色,果肉厚而果芯細小,一看就知道是極品貨色。

  再也等不住了,尹天虎吞狼咽大殺一番,一個不夠去摘多一個,二個不夠再去砍,直到三個下肚了,尹天才停下他的殺戮,躺在地上消化自己的成果。

  鳳梨清熱解暑、生津止渴的功效無疑是尹天的救命湯藥,吃了幾個鳳梨后,尹天變得神清氣爽,生龍活虎。

  “嗷吼……”

  一聲巨大的吼嘯,天上的雷電全部被壓了去,綿綿山嶺都搖顫了起來,原始老林中一個龐然大物顯現而出。龐大的獸體籠罩著朦朧的青光,如一座山岳般矗立在那里,無盡的兇煞氣息正是它透發出來的。

  這頭兇獸,竟然是上古傳說中的龍!

  它長能有五十米,高足有二十幾米,身長若蛇,一對無比強健粗壯的后肢,讓它可以半立著奔跑,一對上肢被解放出來,可怕的龍爪鋒利無比,閃爍著刺目的寒光,猶如死神鐮刀。

  巨大的頭顱猙獰恐怖,一根六七米長的青色銳角,閃爍著幽碧森然的寒光,一雙青色巨眼如磨盤般大小,透發著冷冽的光芒,鋒利的牙齒像雪亮的闊刀一般嚇人。

  鱷魚般的青色巨尾長達二十幾米,毫無疑問可以以橫掃千軍之勢,毫不費力的掃除一切阻擋。周身上下覆蓋滿了青色的鱗甲,閃爍著可怕的青色光華,在這黑暗的雨夜顯得格外的神異。

  慘烈的煞氣彌漫在它的身上,不難想象它曾經撕裂無數生靈。傳說,它乃是上古龍族中的王族的一支,肉體之強橫少有能及者,有霸王之稱,此外它還能夠噴云吐霧、操控雷電、飛天遁地,連天神都不愿輕易招惹。

  尹天看到躥出一個龐然大物,第一時間就想到恐龍,但仔細看去又不太像,越看越像傳說中的龍,當場就呆若木雞,好像見到世界上不可思議的東西。等暴龍向這邊看來時,尹天立即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開玩笑在它面前在亂動,那不是找死嗎,也許暴龍以為尹天是個物體或不肖對他動手,扭動尾巴跑走。

  “吼……”

  暴龍發出一聲恐怖之極的咆哮,直震的附近的樹都劇烈搖動了起來,空中許多飛鳥惶恐遠飛,近處的一些兇獸更是直直趴在地上顫抖起來。

  如此威勢,當真驚天動地!

  尹天雖然在第一時間堵上了耳朵,但還是被震的雙耳嗡嗡作響,這巨大的咆哮聲,像天雷在耳畔炸開了一般。

  這猙獰恐怖的巨無霸,形態與傳說中的龍,簡直太像了!

  古代傳說中的神龍,亦乃萬獸之首。傳說虎須鬣尾,身長若蛇,有鱗似魚,有角仿鹿,有爪似龍鷹,能走,亦能飛,能倒水,能大能小,能隱能現,能翻江倒海,吞風吐霧,興云降雨。

  如山般龐大的兇獸,渾身上下銀色光焰跳動,最終它向著茂密林區沖來,五十米長的龐大龍軀,爆發著沖天的煞氣,所過之處無物可當!

  林木成排成排的倒伏,樹木紛飛,大地都在劇烈的顫動,所過之處出現一條深痕,山林被震的落葉紛飛,林鳥哀鳴驚飛,野獸慌恐奔逃,仿佛末日降世。

  兇獸實在太過可怕了,無堅不摧,沒有任何障礙物能夠阻擋它的步伐!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它真的能夠行云布雨,天色快速黑暗了下來,無盡的烏云籠罩在海島上空,而后電閃雷鳴,驚雷交加,降下狂風暴雨!

  巨大的閃電狂亂劈舞,仿佛雷神發飆,一股颶風從海面撲來,頓時讓許多參天大樹折斷,更有許多樹木被連根拔起,飛向永恒未知處,沖向了下著瓢潑大雨的昏暗天空,而后在空中被那巨大的雷電轟的粉碎。

  簡直是一副末日來臨般的景象,黑暗籠罩大地,狂風暴雨不斷,樹折林毀,而那上古兇獸不斷吼嘯,堪比天上的驚雷,慘烈無比。

  原始森林中一片大亂,無盡的兇獸荒亂奔逃,除了常見的獅虎象等外,更有許多兇殘的異種,如:生有神翼的雄獅、長有獨角的大蛇、堪比巨象般高大的三眼神狼、高山似地的雙頭暴猿,兩三米長的金色蜈蚣……

  更是有許多洪荒蠻獸,似乎都是一些《山海經》上記載的可怕惡獸,它們奔跑如風,吼嘯如驚雷,即便是虎獅等猛獸,也嚇得肝膽欲裂,紛紛為它們讓路。

  尹天無比震驚,這是怎樣的一個世界啊?竟然有著如此多的洪荒蠻獸……這里仿似上古蠻荒世界一般!感覺太夢幻了。

  高空之上電閃雷鳴,暴雨沒有絲毫止歇的跡象,狂風也依然在肆虐,不少奔跑的兇獸都被狂風卷向了高天,徹底失去了蹤影。

  尹天非常的理智,站起身來輕輕移動腳步東藏西藏,直到找到一個堅硬的石洞才停下來遠遠的觀望。這樣的景象真是比電影還精彩萬培。

  直到大半夜了狂風暴雨才停下,但天空已經昏暗太陽赤紅降落山下,尹天疲憊不堪,抱腿靠在石壁進入夢香。

  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第三章 神碑
更新時間:2011-7-13 23:43:12 字數:3237

  清晨朝霞灑輝,燦燦霞光照在林間,將葉片上、花朵上的雨露,照射的晶瑩剔透,像是一顆顆珍珠在滾動,清新的空氣迎風送爽。

  這是一個朝氣蓬勃的清晨,昨夜可怕的暴風驟雨過后,終于迎來了一個平靜祥和的早上。

  一條如碧玉帶般的清泉汩汩而流,在林間積聚成一個如藍寶石般清亮透徹的小湖。高大密集的林木將小湖圍在當中,擋去了炎炎烈日,灑落下大片的陰涼。

  小湖周圍更是藤蘿疊繞,各色不知名的花朵,大片大片的盛開著,姹紫嫣紅,花香陣陣,加上婉轉動聽的鳥鳴,實在是一處好居所。

  此外,附近還有許多的果木,不僅有高大的椰子樹,還有稍矮一些的菠蘿、檸檬、荔枝等,枝頭上碩果累累,透發著甘甜的果香,彌漫在林間,格外的誘人。

  在藍寶石般的小湖邊,尹天搭起一座茅屋,在里面架起一張竹床,青碧欲滴的居所充滿了陣陣草木清香,感覺非常的雅致舒暢。

  不得不說,海上的天氣變幻莫測。到了下午,原本萬里無云的天空,眨眼間便灰蒙蒙陰沉了下來,快速涌動而來大片的烏云。

  “轟隆隆”

  黑云翻滾,海島上空,電閃雷鳴,下起了瓢潑大雨。尹天慶幸及時建造了竹屋,看著窗外的雨幕,他思緒飛揚。

  來到這個世界后,他一直在想著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人類,看到這里蠻獸縱橫殺戮不斷,有朝一日是否能夠見到他們呢?自己孤單一個生活在這里,覺得很寂寞。

  咕嚕!饑餓聲又響起,尹天思緒被打亂,摸了摸肚一陣郁悶。

  尹天不想用蔬果當飯吃了,吃了幾天的果子,身體瘦成皮包骨樣,肌肉一天天萎縮,好像八九十歲的老太公。

  他拿了一根竹矛走入樹林,狩獵是他保持身體強壯的保障,不然在這充滿危機的原始森林里,隨時都會沒命。

  不得不說這個世界充滿了很多神奇的事,有奔跑如飛的野雞,爬行如跑的陸龜,彈跳如奔飛的雪兔……

  他追擊一只野雞從東到西再從南到北都沒摸到一根毛,那只野雞還停下來等他,好像對他說‘嘿嘿!小子來抓我!’,氣得他七竅冒煙,恨不得把它的毛拔光。沒辦法了,誰叫自己跑得沒雞快。

  他是一個永不放棄的人,想到自己連一只雞都奈何不了,感到一陣失敗,既然武斗不過你,難道‘智’還都不過你!尹天這樣想到。

  尹天搞緊腦汁,計謀百出才抓到一只野雞,感到很有成就感。

  尹天提著雞腳來到湖邊,幫野雞拔毛洗白白,可能尹天要折磨它,居然沒打死它才拔毛,沒拔一根它就慘叫一聲,痛得它淚流滿面,都快暈過去了。

  “嘿嘿”

  尹天拿了個石刀奸笑對著野雞比劃著,嚇得它冷騰發顫,用禿毛翼護住雞胸,可憐款款的看著他。尹天被它看得皮毛豎直布滿疙瘩,心想自己是不是很殘忍呢?禿毛雞趁他失神的時間,用自己尖銳的雞嘴襲擊尹天的手,結果可想而知。

  “啊!”

  尹天慘叫一聲,松開捉住野雞的手,禿毛雞立即抓住時機怕打著禿毛翼逃跑。

  “喔喔喔……”

  “狡猾的雞!陰我!”

  “不要走……”

  禿毛雞怕打著沒毛的翼飛奔著逃跑,邊奔邊鳴得意洋洋的,好像自己的奸計得逞了。尹天氣的兩眼朝天,暴跳如雷,費盡苦心才抓到一只雞,想不到被一個畜生的奸計給蒙住了,真是講都沒那么快。尹天使盡九牛二虎之力追逐它去。只見一人一雞在圍著湖上進行大追殺,好一個追殺湖景圖。

  “喔喔喔……”

  “狡猾的雞!去死!”

  半個時辰后………………

  “喔喔喔!”

  禿毛雞站在石頭上俯視著尹天鳴叫,并且還跳起舞來為自己取得勝利而祝賀,而尹天則趴在地下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對在石頭跳舞的禿毛雞翻白眼,顯得很無語,不得不說禿毛雞雙腿很發達,跑了半個時辰還有力氣嘲笑尹天。

  “死禿毛雞給我滾!”

  俗話說:“見好就收”而禿毛雞居然站在石頭上嘲笑尹天半個時辰還不停,看起來還想嘲笑尹天半個時辰的趨勢,畜生就是畜生,這樣子誰都會火,何況是人,尹天看到禿毛雞這個衰樣,直接從地下撿石頭砸它。

  “喔”“喔”“喔”……

  禿毛雞一邊閃一邊唱歌,還擺了個很滑稽的姿勢,剩下一條毛的屁股對著尹天擺來擺去,還用雙翼怕了拍。

  “啊!妖怪!……”

  尹天看到禿毛雞很人性化的擺著這些動作,當場就嚇得逃跑,比抓它的時候還要快,他走過的地方變得灰塵滾滾,灰蒙蒙一片。

  禿毛雞滿腦問號,不知眼前的家伙這么怕自己,追著去。

  新一輪的人畜追擊又上演了,不過對象換過來了。

  “喔喔喔……”

  一個時辰后,尹天跑到湖邊大口喘氣,向四周都沒看到禿毛雞的身影,放心的坐在湖邊休息,如藍寶石的湖水,尹天看到都想喝一口,用雙手盆一些水洗臉,感到神清氣爽,舒服極了,也許他真的很倒霉,第二次盆水洗臉時失足掉進湖里去了。

  “砰!”

  “咕咕咕咕……”

  砰一聲!尹天頭向下撞進湖水去了,佛手清湖拍拍拍拍出一片水珠,源頭湖水冒冒冒冒出一個人頭,尹天驚嚇的拼命向湖岸游去,好像湖里有水鬼似地。

  “咳咳……”

  岸上尹天突出一口水,剛才不小心吸進一口水,淹得他要死,心安理得的拍著心胸,在這光怪陸離的森林,誰知道湖里有沒有蠻獸怪物類的。

  心有余悸的看了湖一眼,準備回到居所時,憑借他明銳的眼睛一下勾住湖底有個閃閃發光的東西,借助蔚藍清澈的湖水,點點光線透出水面被人見到。

  作為一個冒險者,這種不明物體無不具有很大的誘惑力,尹天插著嘴心想“要不要下去?下去的話可能有去無回,也許會平安無事,如果不去的話,也許會錯過對這個光怪陸離世界的了解。”

  “拼了!”“砰!”

  尹天實在是受不了這種誘惑力,不管三七二十一,雙手垂直插入水中。使勁力氣游到發光處,到了近處一把抓住發光物體就回走,讓他吃驚的是,自己拉都拉不動,松開手回頭看是不是抓錯,眼前一個似石非石的不知名物體反射著光,仔細看似石非石物體只露出一角,下半身還埋在泥漿里。既然都來到這里,尹天當然不會無功而返,不管它是神是鬼,挖出才說。

  經過水下費力的挖掘,似石非石物體終于浮出泥面,還沒讓尹天仔細打量,忽然一種危機感涌上心頭,暗中好像有一雙眼盯著自己,尹天立即抱住似石非石物體沖上岸,謹慎的看了四周。

  “呼呼!”

  尹天爬上岸松開一口氣,看著湖水上一條巨大的陰影游走,護住狂跳不停的心,不自覺的擦一把汗。

  “啊!”

  似石非石物體砸下尹天的腳,痛得他呲牙裂嘴,淚流滿面,尹天用手移開它,誰知小小的它居然重有百斤,不得不用盡吃奶力氣才移走它,只見尹天的腳烏黑腫大,差不多跟豬腿有的比。

  雖然腳被砸成黝黑腫大,但這都沒有打消尹天對似石非石碑體的興趣,仔細觀察,似石非石碑體暗淡無光跟在水里閃耀涌光真是天淵之別,左看右看都沒什么特別之處,除了比較重之外,跟一塊石頭沒分別。

  難得這辛苦把它搬上來,而且冒了這么大危險,尹天不挖掘出有用的東西是不會死心的,用手撫摸著,頓時它光芒萬丈,爆發出刺目地光芒,有一股魔力似地拉扯著尹天的靈魂,穿越時空來到恒古萬存的天地,滄桑古老的氣息,讓尹天感到震撼,好像穿越了時空見證了世界的演變歷史的更替。

  開始高空之上,烏云密布,大雨滂沱,巨大的閃電撕裂了虛空,大地之上,高山崩塌。地表裂陷,巖漿涌動,整片大地在劇烈震顫。海洋之中,海嘯連連,驚濤拍岸。駭浪滔天。直欲席卷天地。

  然后洪荒蠻龍奔騰于天空中,似乎在咆哮悲鳴。不少人與神也在掙扎,在他們上方是一望無際地血海,驚濤千層,血浪萬重。一座萬丈枯骨山矗立在血海中央。任那滔天地血浪奔騰咆哮,洶涌撞擊。森森白骨山巍然不動。

  在蠻龍與那些神人地下方是一座死城。鬼氣森森,漆黑地地獄門半開半掩,里面死氣沉沉,黑漆漆地森然世界。透發出無盡的死亡氣息。最為讓人驚異的是。在那座死城之下,還有一片祥和的凈土,宮閑成片。神樹璀璨。瑤草遍地。不過卻勾勒地很少。已經接近神碑的最底端,難以清晰的觀察到更為廣闊的地域。

  之后出現一個農夫駕著一頭老牛在犁地。一個牧人在大草原上趕著成群的牛馬。一個漁者站在船上向河中撒下魚網。一個商販站在店鋪中叫賣。這幾幅小圖毫無關聯,不過組合在一起,卻給人一股樸實的生活氣息,讓人不禁聯想到人生百態,凡塵種種。

  再之出現一座座宏偉地天宮矗立在云巔,云霧飄渺間,許多瓊樓玉宇若隱若現。隱隱透發出陣陣霞光。

  一瞬間眼前景象又變,無盡地紫色云霧遮攏天地。里面仿佛有千軍萬馬在奔騰。又似乎有千萬生靈在咆哮掙扎。卻透發著一股磅礴如海般的氣勢。

  似乎還有第六面與第七面景象,不過里面的畫像僅僅有一點點影跡而已,朦朦朧朧看不清,給人神秘感。

  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第四章 神碑現字
更新時間:2011-7-14 15:50:27 字數:2608

  璀璨霞光收斂回到無字碑體,天空依然是蔚藍色,湖水還是湛藍清澈無比,連波紋都看不到一絲,山還是山,河還是河,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

  尹天松開按在無字碑體的手,滿腦是震驚不可思議,自己剛才好像靈魂出體,被一股神秘力量包裹穿越時空來到宇宙洪荒,見證了世界誕生與覆滅,天崩地裂,浩瀚莫測;文明的復興與毀滅,人族被不明種族廝殺毀滅,千萬生靈在咆哮掙扎,血流成河,鬼哭神嚎,之后百族同出天地;讓尹天最震驚的是,一對神靈打得天崩地裂,山河失色,鬼哭神嚎,血染青天。猶如經歷了億萬年歲月歷史的變遷……

  “天啊!我剛才看到什么?那不會是真的吧!”

  尹天再一次把手按在無字碑體上,但讓他失望的是,無字碑體并無光芒大作,而且尹天感不到靈魂出體穿越時空,一切都是那么平靜自如,好像剛才是一種幻覺并不是真實的。

  震撼的畫面,凄慘的廝殺,難言的神嚎,一幕幕的畫面在尹天腦海回想著,即使現在回想起,靈魂都感到一陣顫栗,那畫面給尹天的感覺太震撼了,天崩地裂,血流成河,鬼神怒嚎,神光萬道,瑞彩千條。那世界的覆滅,千萬生靈的慘嚎,黑森森的死城,霞光璀璨的天宮,一幕幕都如夢似幻,似遠古時空投影過來,這對尹天這個不信鬼神的人打擊無不是巨大的。

  “啊!好痛!”

  慘叫一聲,尹天雙手捂住頭腦,一幕幕的畫面好像有魔力似地,纏繞在尹天的腦海,凄厲的神祇哭嚎,茫茫的白骨亡靈死城,吞噬著尹天的靈魂,只見尹天七竅流血,靈魂都要解體。

  “可惡的鬼東西想殺我,沒門!”

  尹天禪定打坐,心理一片空明,什么都不想,如一潭靜水,沒有一點波紋,心靜如水,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一砂一極樂,一方一凈土,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靜。這一切都是一種心境。心若無物就可以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參透這些,一花一草便是整個世界,而整個世界也便空如花草。萬般邪惡怨念皆為空,一善一惡由心生也由心滅。

  神祇的哭嚎,千萬亡靈的嚎嘯隨尹天心若空明而退卻,一切皆為虛無,而且尹天心神得到一次升華,感到天地萬物,一花一草,一砂一木都清晰無比,好像天地即是他,他即是天,心如世界,一切都是平靜自如。

  “呼呼!”

  尹天吐出一口濁氣,有驚有險的逃過一劫,整個人神清氣爽,靈活自如,雙目空明神慧,隱隱有道道湛湛神光流轉,流露出一股超塵脫俗地氣質。

  “真是不知叫你神碑還是魔碑!”

  “神神秘秘!哼!我就不信挖不出點秘密來”

  “不簡單!”

  尹天對著無字天碑自言自語,嘮叨不停。

  “哼!把你運回家才慢慢解剖你”

  “哎喲!重死啦!”

  “呵呵呵……”

  尹天抬著無字天碑向居所走去,百斤的無字天碑重的他呱呱叫,熱汗狂飆,一步一腳印,慢得跟龜有的比,一路上尹天十步一口氣,二十步一休息,百米遠的居所對他來講是咫尺天涯,不停抱怨自己為什么建這么遠。

  翠綠的芳草點綴著一簇簇的野菊花,看起來艷而不妖,花叢中俯臥著一個小蜜。西面是一片翠竹,清新而幽靜,簡陋茅屋靜立在旁。一個小湖位于谷地正正中,清凈無暇,云霧繚繞,緩緩自谷內向外流淌而去,猶如世外桃源,和平自然,一派和平寧靜之境。

  歷時半個時辰尹天才把無字天碑搬到自己的居所茅屋,一聲巨響,尹天把無字天碑隨手丟在地下,一屁股坐在上面睡大覺去了,說都沒那么快,常和寧靜的桃園環境被連續不停的鼻鼾聲折斷,它就是這個天地唯一,顯得格格不入。

  忽然尹天的體表閃爍著晶瑩的光澤,身體仿佛籠罩上了一層朦朧的光輝,天地精氣被一股無形力量牽引匯聚而來,竹林內靈氣氤氳,若隱若無間有淡淡的霞光在繚繞。

  日輝、月華、草木精氣……大自然中有著無窮無盡的元氣,有著各式各樣的能量。無字天碑好像有生命似地,汲取天地精氣,滋潤著自己的傷體,朦朧的霞光籠罩在他的周圍。還好尹天睡著了,不然驚得下巴都掉下來。

  兩個時辰過去后,蕭晨從睡夢中醒轉了過來,扭了扭眼伸著懶腰。

  紅日西墜,余暉灑落在湖面,映襯的一片紅艷,海天相連在一起,海水、煙霞,一片殘紅。

  迎著艷紅的晚霞,尹天感到一陣溫暖,好像回到母親慈祥的懷抱。晚霞是美麗的,但對尹天來說是傷感,回首到母親,不由得落下熱淚,尹天自小就是孤兒身世,母親是什么樣的對他來說虛無縹緲,更不要說是母愛,用咫尺天涯來形容也不過為。尹天童年生活伴隨著孤單,嘲笑,苦難而過的,而這就造成他的心智比同齡小孩早成熟,他自小就有個夢想,希望找到自己親人,自此他以嘲笑為動力,苦難為磨石,一步步成長登上世界舞臺,成為閃耀的一顆明星。希望是憧憬的也是殘酷的,尹天集中力量發動號令尋找自己母親,但讓他失望的是一點消息都沒,好像自己憑空現世,不屬于任何人,從此尹天開始他的冒險生涯…………

  擦干眼淚重回往昔陽光笑臉的樣,尹天站起身伸著懶腰,感到自身輕松自如,活力自然,每一塊肌肉都充滿爆炸性力量,有股跟老虎搏殺一番的沖動。

  人體有八識分別為: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其中末末那識是意識的根本,其本質是恒審思量。使意識生起自我意識,所以末那識又稱為“我識”。這基本上是一種我執的作用,以之為我。。《金剛經》中最重要的三句話是:“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此中本來無常,末那識以這樣虛妄的東西為我,因此生起貪、嗔(chen)、癡、疑、慢和愛戀與憎惡等種種煩惱。最后一識阿賴耶識:阿賴耶是梵音,又稱為藏識,含能藏、所藏、執藏三義,是一切善惡種子寄托的所在。藏識,如來之藏為此識故,是以經言,如來之藏名為藏識,以此識中涵含法界恒沙佛法,故名為藏,又為空義所覆藏故,亦名為藏。

  忽然尹天感到自己眼耳二識靈活無比,遠方清泉叮咚叮咚的脆響,樹葉搖曳嚓嚓擺動,樹上地下昆蟲‘咯咯’‘唧唧’都聽得一清二楚,好像近在咫尺。

  “怎么睡了覺身體就充滿而且力量六識變得敏銳?不會撞鬼?”

  “開玩笑!世上怎會有鬼?這不會是真的,不會是…………”

  無字天碑古樸滄桑,暗淡無光,是堆在石堆不惹人矚目的貨色,除了形狀規格分明外,并無特別指出,顯得普普通通。但對尹天來講無不是刺目,如果無腦海那一幕幕震撼畫面,他都不會格外關注它,現在又發現自己身體變異,‘魔碑’‘神碑’‘天碑’等字眼已經在他腦海根深蒂固。

  還沒等尹天從幻想醒來,突然神碑爆發一道璀璨的神光,轟隆!神碑脫離地面升到半空中,神碑變得光芒大作,噴發出地耀眼強光,照得晚霞透亮無比,連西墜落山的太陽都比下去,磅礴地力量浩瀚無匹。如汪洋大海一般在寂靜的森林內浩蕩。在神碑光芒耀眼之際,尹天在神碑背后看到歪歪曲曲,扭扭曲曲的文字從碑體透射而出,在神光中他隱約看到了一些圖案!;

第五章 碑文刻圖
更新時間:2011-7-14 15:54:35 字數:2577

  透過光芒萬丈的神光,碑體上透射出的文字猶如有生命似的,錠放出璀璨霞光,尹天迎著刺目光芒目不轉睛注視哪一個個蒼勁有力古老碑文刻圖,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股浩大、滄桑、久遠的氣息迎面撲來。一個個古老地石刻文字在劃過,忽然尹天感到這些文字很熟悉,搞緊腦汁,搜索腦海里的記憶。

  “啊!我知道了!這是甲骨文”

  “沒錯!就是甲骨文!”

  沒等尹天反應過來碑體光芒慢慢斂去了,那些古老的甲骨文也開始慢慢消失。

  “該死的!怎么這么快”

  尹天看到碑文開始消失,忍不住大罵出口,怒目圓睜,大腦達到有史以來最快的記憶速度,大腦的潛意識也爆發而出,速度達到一目五行,眼睛死死地盯著碑文,一個也不放過。幸運的是碑文只有十行,全部都是四字口訣。

  耀眼的神光消失,黑暗再次降臨大地,神碑好像失去生命力,墜落下大地,一聲巨響,厚實的地表被神碑砸得凹陷下去。

  “哎呀!失算了!那些古老地石刻圖沒記下來。”

  尹天一字不漏記下碑文,終于松開一口氣,但是想到錯漏碑體上的古老神秘刻圖,大罵自己豬頭,顯得失望無比。

  走到神碑里,讓他失望的是,碑體上的古老甲骨文和神秘刻圖已經消失了,又變成古樸厚實的一面無字天碑,根本不能讓人想到剛才萬丈霞光是它發出的,不過這對尹天來說它也越來越神秘。

  坐在無字天碑上,尹天閉目回憶著記下的甲骨文,尹天自小就對古怪神秘的事物充滿興趣,尤其是上古時的神鬼傳說,為了探查神鬼是否存在,他經常找古老的甲骨文看,但到他成年了,知道世上并無鬼神,回想童時的無知,感到一陣可笑,不過甲骨文這種古老文字對他已經記憶幽深,他想也想不到,童年時無知的舉動對他現在會這么大有用。

  通過對甲骨文的翻譯,尹天感到很震驚,這居然是一篇古老而又神秘的煉氣心法!而神秘刻圖是一幅煉氣圖。

  也許這篇煉氣心法放在地球上,一點都不會被人關注,還會被鄙視。但尹天絕對相信這是一篇天功寶典,回想這天一幕幕神秘事件,是如此如夢似幻。

  靜靜的坐在無字天碑上,尹天默念著神碑上的心法,按照心法的運行要訣,呼吸吐納。

  剛開始尹天感到一點反應都沒,不由得一陣失望,不過他還是堅持下去,修煉不是一朝一日就能成功的,心急則亂,修煉即是修心,心都不能保持平和寧靜,談何修煉。修煉必須樹立堅定不移的信心,持之以恒,勿求速成,也不要畏難而退。在修煉期間,要順乎自然,不要執意妄想,勉強追求。否則,欲速則不達,越是一意追求,有急躁情緒,就越是不進步;尹天從一些書籍了解到修煉禁忌。

  柔和的月華灑落在尹天的身上,他呼吸綿長而平穩,一道道微不可見的細小霞光,自他的皮膚涌入體內,在他的身體中歡快的游動。尹天感到有效果了,身體暖暖的,有一股氣流在身上不停游走,感到舒服極了,不由得露出一絲微笑。

  柔和的月華似水波一般,讓林間像是籠罩了一層淡淡地輕紗。尹天坐在如明鏡一般光亮地小湖邊。修長健碩地身軀一動也不動。引導著月華向著體內涌動而去。

  一道道微不可見地圣潔光輝,在尹天地身體內流轉著,月華似甘露一般滋潤著他地肉體,讓他地臟腑、骨骼、血肉充溢上一層寶輝……

  時間仿佛停滯了,尹天沉浸在修煉的美妙境界中。無盡的月華越聚越多,他的周圍已經籠罩了一層朦朧的光輝,整個人都在透發著淡淡地光華。

  此刻,他整個人晉升到一種空靈之境,他雖然在閉著眼睛,但是周圍的景物卻清晰浮現于心間。整個人透發出一股輕靈飄逸的氣質。

  尹天在修煉一途上確實很有天分,不用一天就摸索到修煉要訣,一座恢宏神圣的殿堂,已經開始向他慢慢敞開了大門!

  晨霧慢慢褪去,火紅的太陽撩開它的面紗。在萬道霞光中呈現出一個美妙、嶄新的世界。綠葉上,閃動著無數顆晶瑩的珍珠,一顆、兩顆、千顆……!像夜空璀璨的繁星,像碧波上撒滿了寶石,又像千百雙閃光的眼睛,金色的陽光照射上淀放出萬丈毫光。

  初升的朝陽,霞光點點,緩緩自山下掛起。

  尹天從入定轉醒來,迎著初升朝陽的撫摸,感到精神氣爽,靈活自如。他想不到時間會過得這么快,真是修煉無止境。

  雖然修煉了一晚這么久,但尹天也不會放棄這個美好時刻,初升的朝陽蘊含著龐大的日華精氣,即代表陽,而月代表陰,一陰一陽相互交替,達到陰陽平衡。俗話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尹天以呼吸間隔為節奏,每次吸氣時引導金色的日華進入體內,讓它們透過血肉,進入臟腑與骨骼,讓全身每一寸地方,都有金色霞光涌動。而后呼氣時,臟腑與骨骼、以及血肉中,那些不純的元氣,透過皮膚被排除體外。

  血肉被最為純凈的能量不斷的凈化改善,體質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改變著。

  一個時辰后,太陽已經升的老高,爆發出熾烈的光芒,這么猛烈的陽氣不能被尹天再吸收,舒暢伸了腰,突出一口濁氣,對著小湖大喊一聲,表達自己愉悅無比的心情。

  “嘔!怎么我的身體這么臟,臭死!”

  尹天現在才發現自己身體沾滿了烏黑粘稠的液體,都快暈過去,屏住呼吸跑到湖邊洗澡去了。

  “嘔!我的身體怎么會有這么多雜質!”

  “我每天都洗三次澡的好不好!”

  “嘔!”

  半個時辰后尹天終于洗干凈身體,但讓他無語的是,他的皮膚變得比嬰兒還要白,膚如凝脂,閃爍著誘人光澤,但也掩不住那如刀削般的英俊面容,一雙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透射著堅毅的光芒。

  “唉!不管了!”

  “試一下我的成果先”

  砰!

  尹天一拳打在湖邊一棵樹上,頓時樹木紛飛,枝葉敗落,樹上出現一個拳印,不過尹天的手毫無損傷,依然白如牛奶,給人的感覺就是不可思議。

  “這真是我親手干的么?”

  “哈哈……”

  尹天奔跑如風,亂發飛舞,衣服吹得獵獵作響,一個飛躍居然跳上高五米的樹枝上,再一個彈跳飛到另一十米遠的樹,憑借這身手拿田徑世界杯綽綽有余。他如靈活的猴子,穿梭樹林間,到處都是他的影跡,一會東一會西,蒼勁有力的拳風打得樹葉飄飛灑落。

  不久后,林間傳出尹天的笑聲,只見他單手提著一只雪雞,顯得高興無比,相差太大了,前不久抓一只雞一天都沒獵到,現在一瞬間就解決了,不高興不行,可以想象煉氣心法對他受益匪淺。

  提著雪雞去湖邊宰殺洗干凈后回到居所,用一個透明水晶石,聚光成焦,點燃一堆明火,把雪雞插在支架放在篝火上燒烤。

  火光在林間跳動,插在竹劍上的雪雞已經被烤的金黃油亮,油滴落在火堆上發出“哧哧”的響聲,海鹽早已均勻的潤透了進去,誘人的香氣在林間繚繞。

  用竹刀切開金黃油亮的雪雞,又將采摘來的各種野果洗凈、切開,拼了幾個果盤,倒上一竹果汁,尹天開始享用早餐。松軟滑嫩的兔肉,咬下一口后滿嘴香氣,再加上各色甜爽的野果,讓他食欲大增。

  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第六章 小金龍
更新時間:2011-7-15 23:34:15 字數:2092

  忽然一聲稚嫩的叫聲從樹林傳出來,只見一頭生有雙翼,長約有兩丈,身體若蛇狀,頭頂生著一雙寒光閃閃的龍角的小龍走出樹林,借著曜日的光線,小龍身上鱗片閃閃發光,仿佛一身都是金箔。

  古代傳說中的神龍,亦乃萬獸之首。傳說虎須鬣尾,身長若蛇,有鱗似魚,有角仿鹿,有爪似龍鷹,能走,亦能飛,能倒水,能大能小,能隱能現,能翻江倒海,吞風吐霧,興云降雨。而小金龍明顯有點不同。

  幼小的小金龍雖然不過一米多長,但卻透發著強大的龍氣。有一股獸族王者地威壓。它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這時小龍抬起了頭,正在眨著一雙童稚大眼望著尹天,說是望著尹天,其實它的眼睛不時揪著石桌上的燒雞,樣子可愛之極。

  “哇!居然是一條龍!”尹天看到一條龍從樹林躥出來,嚇了一驚,準備逃跑時,但看到原來是一條小龍龍,眨著一雙眼無害的大眼揪著石桌上的空間烤雞,舔著嘴,這一條稚嫩可愛的小龍使得尹天鎮定下來,知道它并沒有惡意,尹天大膽對問道:“小龍龍餓了是吧!是不是想吃這個”。

  出乎尹天的預料,小龍用力的點了點頭,小尾巴搖搖擺動,雙眼瞇成一條縫隙,顯得可愛無比。

  “呵呵!來給你!”縱使尹天鐵石心腸也心軟了,笑著把剩下半個烤雞遞到它的面前。

  小龍毫不客氣的接著,五爪抓住烤雞大口大口吃著,不到一個眨眼時間,烤雞已經被它吃得點滴不漏,雙眼又盯著尹天手里的雞腿,有意未盡的舔了舔嘴。

  “小龍這個不能給你,我還沒吃飽”小龍吃東西的速度看到尹天都惡寒,見到它還想吃自己手里的雞腿,直接拒絕它,不是尹天小氣,而是他來到這世界的第一次肉食,難得有一餐肉吃,怎么樣也要吃個夠。

  小龍見尹天不管它,可憐款款的撲閃撲閃眨著眼,好像受到委屈似地。

  “唉!這個真的是不能給你!來吃水果”尹天被小龍可憐的樣看得皮膚氣疙瘩,把石桌上的水果推給它吃。

  讓尹天無語的是,小龍不領他的情,把石桌的全部水果掃走,用小爪指著他手里的雞腿,仿佛是個小孩發脾氣樣子。

  “唉!真是怪事年年有,怎么會有這么靈智的靈獸”

  尹天打算把雞腿給它的,誰知它突然一下子撲了上去,將尹天壓倒在地,把雞腿搶過來津津有味的吃著。

  對于其他龍來說小龍很小,但對于尹天來說它已經算的上一個龐然大物。他差一點被壓的骨斷筋折,兩眼翻白,口吐白沫,若不是最后危機關頭硬是集結到一些內力,他真的要被小龍生生壓成肉餅了。

  尹天試圖掙動了幾下,但卻不能令小龍動彈分毫,便不再廢力,他在心中大嘆晦氣,怎么也沒有想到這頭可愛的小龍會突然發難。

  小龍把雞腿吃完后,扭了扭胖胖的身軀,而后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尹天終于可以透過氣來,‘嗖的’一聲從它的身下鉆了出來。

  他對這頭古怪的小龍又氣又怒,鉆出來之后就想給它打出手,但小龍忽然伸頭在他身上蹭了蹭,樣子親昵之極,看著它那雙撲閃撲閃的大眼,尹天實在下不去手。

  “算了,小家伙看你這么可愛,我就不收拾你了。”

  尹天還不知道自己有驚無險的逃過一劫,如果他對小龍攻擊的話,估計反被小龍打得煙銷灰滅。

  他轉身便要走,但小龍卻搖搖晃晃的追了上來。

  “你這小家伙還真粘人,我可沒時間陪你玩。”

  尹天打算找個安靜環境修煉,但小龍卻纏上了他,張嘴咬住了他一只衣袖。

  “小龍龍快松嘴,下次再來找你玩。”

  小龍松開嘴,突然伸出舌頭在他臉上舔了一下,尹天氣的差一點背過氣去,小龍的舌頭足有一米多長,上面帶的口水將他從頭到腳弄得濕淋淋。

  “可惡!”他快速跳開,攀上一顆萬年古樹打坐閉目修煉。

  小龍煩死人不償命,怕打著一雙神翼飛到尹天身邊,再次對他發動一輪口水進攻。

  “你……給我安靜的呆著!”尹天氣得快要抓狂,小龍的口水沾了他一臉都是,額頭都青筋暴起火冒三尺。

  “嘟嘟”見到尹天發脾氣,小龍仿佛受了委屈似地,轉身飛到另一樹枝,趴下睡大覺了。

  “唉!真是一個活寶!”

  尹天拍了拍額頭對小龍很無語,把口水擦干,閉目打坐修煉。

  天地上有無窮無盡的不同元氣,各式各樣的能量:日輝、月華、草木精氣……。尹天運轉心法汲取天地精氣,溫潤著自己身體,用天地精氣強化淬煉軀體。

  一道道線流似水的圣潔光輝,在尹天地身體內流轉著,精氣似生命甘露一般滋潤著他地肉體,讓他地臟腑、骨骼、血肉充溢上一層寶輝,猶如脫胎換骨,肉體變得純凈無暇……

  時間仿佛停滯了,尹天再次沉浸在修煉的美妙境界中。無盡的草木精氣越聚越多,他的周圍已經籠罩了一層朦朧的光輝,整個人都在透發著淡淡地光華。

  小龍看著被無盡的精氣把尹天遮蔽的朦朦朧朧,開始時一直好奇的望著,后來眼中閃過一絲奇特的光彩,飛到尹天身邊大口大口的吸取他聚集起來的精氣,居然偷取尹天的成果。

  尹天整個人晉升到一種空靈之境,他雖然在閉著眼睛,但是周圍的景物卻清晰浮現于心間,整個人透發出一股輕靈飄逸的氣質。看到小龍竊取自己的成果,氣得差點走火入魔。不過他也沒趕走它,知道它不搗亂就萬幸,再次陷入空靈之境修煉去了。

  其實尹天得到很大的好處,小龍呼吸時散發出一點龍氣,精純的龍氣隨尹天的呼吸吐納進入身體,使他隱隱透出一股皇者氣息。

  秋風瑟瑟,歲月兮亦流水,修煉無歲月,時間最是無情的,他可以讓你生來病死,也可以讓你煥發生機。到了你生命盡頭,不管你萬般求情,它依然毫無同情的收割你生命。它就是一臺殺戮機械和生命之泉。

  一晃就過去一時辰了,尹天依然侵入修煉之境…………

  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第七章 遇險
更新時間:2011-7-17 23:01:48 字數:5147

  日月交換,四季交替,時間如流水慢慢逝去……

  太陽慢慢向西偏移,直至灑落下漫天的晚霞,尹天從玄境中退出。森林中的草木精氣,對他的身體有著莫大的好處,綠色生命之能像仙露般滋潤著他的身體,使之活動起來格外的順暢。

  活動一下身體感到力量增長不小,雖然還做不到抬手間能穿金裂石,不過照這樣下去,力量積累一定的時候會引起質變,尹天很期待自己能變得多強大。

  忽然尹天發現小龍已經不在樹上,向四周觀望都無它的蹤跡,仿佛自己失去什么,說不清道不明,其實尹天好想留下小龍的,除了有個伴外,他覺得小龍好強大,留下來能幫助自己。不過尹天是個很開朗的人,小龍走了不會感到失落,有的事是不可以刻意強求。正所謂隨波逐流,順其自然。

  經過一天的修煉,尹天的皮膚被淬煉的更白,猶如牛奶走出一樣,但是讓他一點都不滿意,他比較喜歡古銅色皮膚,這樣較有男子個性,雖然皮膚是白了點,但也不能掩蓋它爆破性的力量。

  不用依仗雙手攀爬,尹天直接用雙腳踏樹彈跳就能下地,踏過的地方都有他的腳印,可以知道他的腿力有多大,估計單手就能舉起百斤巨石。

  一個漂亮的翻身下地,尹天沒有就此停下,繼續向前沖,他的速度達到不可思議,奔跑如風,經過的花草被一股風吹得搖晃不停,尹天速度不減,跑向樹林深處,因為他一天都沒吃東西,剛才他的肚子咕咕的響,準備去打個獵物充饑。

  晚上的野生物全都蘇醒過來,此刻正是它們的天堂。熒熒之光猶如一盞明燈在漆黑的夜晚點燃生命之光,飄飄飛舞說不出的美麗,雖然不能跟皓月爭輝,但把它們聚集起來,皓月光輝也能比下去;不知名的昆蟲在寂靜的夜晚“唧唧”“咕咕”“呱呱”嚎鳴,比白天還熱鬧。

  夜晚危險重重,一不小心隨時都能喪命,尹天俯臥一堆草木上,等待獵物顯現形,時間分秒過去,靜靜的草忽然顫抖起來,“嚓嚓”發餉,不用想就知道獵物出現,只見一只皮毛雪白絨松的小白兔跳出來,紅色的眼睛透出紅光,一雙大耳朵豎的直直,謹慎的防范危險來襲。

  獵物的好時機已到,尹天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浮光掠影般得速度靠近白兔,鬼魅的影跡帶起一陣陰風,剎那就到白兔身邊,可憐的白兔覺察出危險來臨了,還沒動身逃跑就被尹天擒住了。

  尹天抓住白兔的大耳朵顯得開心無比,讓他感嘆會武功就是方便,忽然一股危險氣息向自己接近,尹天謹慎的看著四周,強大的氣息讓他心臟都顫抖一下。

  憑借多年冒險生涯鍛煉到的敏銳意識,尹天感到危險從后方襲來,提前向右側閃身,一陣冷風擦著尹天的臉劃過,隱隱看到一道寒光劃過尹天的臉部,點點血跡順著臉部流落草地,尹天護住傷口看著眼前的兇物。

  只見眼前一只高三米,頭生獨角,一雙羽翼覆蓋體表的神狼對尹天呲牙裂嘴,猙獰的闊口露出一排寒光閃閃的犬犬齒,身上覆蓋一層青光,青色的獨角閃著兇光,顯得神異無比。

  “嚎吼……”

  獨角狼對尹天咆哮著,自己的伏擊被躲過,顯得可怒無比,露出森森獠牙向著尹天撲來。

  尹天都沒見過頭生獨角,身長翼,而且還冒青光的狼,覺得神異無比,見它向自己撲來,也不管它是神狼還是獨角圣狼,開始反擊,他旋身、擺腿,右腿猛力掃出,將兇狼掃翻在地。

  兇狼都沒想到眼前這個弱小的家伙會這么大力,一不小心被反擊倒,心中的怒氣又加深一分,青光冒起,一閃即逝,速度開的不可思議。

  尹天大吃一驚,感到危險從后襲來,一拳向后打去,兇狼在后面現身剛好和尹天對一拳,噗!鮮血飛濺,尹天拳上出現一條爪痕,鮮血汩汩流出,而兇狼下到地面顯得一點事都沒有。他震撼萬分,自己一拳能打穿樹木都沒事,現在居然被抓開一條深痕,可想而之兇狼有多厲害。知道遇到狠角色,放開白兔,謹慎對待兇狼,防止被偷襲。

  兇狼見到自己偷襲成功顯得很得意,眼冒兇光,再次撲襲而來。尹天側身避過攻擊,一拳轟在它的頭部弱處,把它打翻在地。兇狼晃了晃頭跟沒事一樣再次撲來。

  尹天大叫變態,剛才打那拳用了最大力量,居然沒對它造成傷害,自己拳頭隱隱作痛,真是有苦說不出。

  一連對轟十拳,尹天胸口被偷襲兩記,出現兩條血痕,拳頭隱隱顫抖,握都不能握緊,而兇狼還是靈活無比,根本就沒對它造成傷害,運功止住血,這種方法是他無意中發現的,現在同它對抗已經毫無懸念,尹天拖著傷體逃跑。

  兇狼青光暴起,速度快得不可思議,閃到他的前面,森森寒光的兇爪向他的心口襲來,如果被擊中,恐怕不死也剩下半條命,尹天雙手護住胸前側身閃避,不過還是慢了一拍,一縷鮮血撒向空中,尹天倒飛出去,只見他的手出現一條觸目驚心的深痕,鮮血噴灑而出,止都止不住,森森白骨都露出,讓人望而生畏,幸運的是護住心口,不然要喪命。

  “嚎吼!”

  獨角狼興奮嚎叫一下,向尹天撲去。

  尹天有心無力眼睜睜看著死亡接近,心里一下想了很多,沒見母親一面很遺憾,親情朋友永遠離別,成仙成神的夢想也破滅,心里很不甘……

  在獨角狼撲到尹天的時候,一道金光閃來擊中它,接著獨角狼倒飛出去,撞到三棵大樹才停下來,金光顯化而出,一條二丈長的生有雙翼的金龍走到尹天面前,不是小龍又是誰。

  “嚎吼”

  獨角狼被偷襲顯得很憤怒,青色光焰跳動,爆發著沖天的煞氣,從原地消失,小龍仿佛預料先知,一記尾抽向后砸去,獨角狼剛好從后面顯出被抽中,龐大的狼軀成直線倒飛出十幾米,把成排的樹木砸到。很難想象小龍的力量有幾大。

  “嚎吼”

  “嗷吼”

  小龍的巨大的吼聲,似穿金裂石,如天雷般震的人氣血翻涌,生生把狼嘯給逼回去,一股龐大的龍息從小龍身上透發而出,壓得獨角狼俯臥在地,渾身顫抖,肝膽欲裂,萬獸都忍不住頂禮膜拜。

  “咳咳……”

  尹天本來就受嚴重的傷,被震得氣血翻涌,狂吐血不止。

  小龍收回龍息來到尹天身邊,伸頭在他身上蹭了蹭,仿佛做錯事的孩子。

  被壓得死死地獨角狼,仿佛逃出牢籠,溜之大吉。

  “咳咳!小家伙……謝謝……你!”尹天沒想到能逃過一命,而且是被認識不到一天的小龍救了,顯得很感動,溺愛的摸了摸它頭,也許流血過多,說話斷斷續續。

  小龍見他虛弱無比,伸出石頭舔著他的傷口,不得不讓人驚嘆,讓神都要戰栗的強勢龍種的唾液真乃是療傷圣品,經過它的舔舐,尹天的傷口慢慢愈合了,且有晶瑩的光華在傷口附近流轉。

  尹天驚嘆于小龍的神奇,一話不說運轉煉氣法訣,汲取天地精氣,滋潤著自己的傷體,朦朧的霞光籠罩在他的周圍。

  隨著時間的推移,四面八方的草木精氣,開始慢慢向這里匯聚而來。尹天附近的綠色生命元氣,竟然已經能夠被肉眼所捕捉到,一片氤氳綠霧繚繞在他的周圍。得到生命元氣和小龍唾液滋潤,尹天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著。

  兩個時辰后,尹天傷口已經全部愈合了,森森的白骨已經看不見,取代的是光華的皮膚,而且比原來更光滑剔透,尹天都忍不住大贊神奇。

  “小龍真是謝謝你”

  “嘟嘟!”

  小龍親昵的舔了舔尹天的臉,顯得可愛無比。

  “咕嚕!咕嚕!”

  “呵呵!餓了吧!走我們去吃燒兔”

  “嘟嘟”

  一晃就過去了一個星期,在這個星期里,尹天除了和小龍玩就是修煉,自從遇到獨角狼后,他意識到在這個蠻獸縱橫的世界,力量是多么重要,現在的自己是多么微小,連最低級的蠻獸都打不過,更何況傳說中的神獸。

  不得不說妖獸比人類優勢高得多,它們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只要吞吃天材地寶,妖核,魔晶等力量源泉就能進化強大,優越的條件使它們比人類修煉得要快。

  小龍每天百般無聊,除了跟尹天分享修煉成果外,就溜達出去玩,讓人吃驚的是每次翻來,它的力量明顯增長不小,這使尹天感到很慚愧,自己比它付出十倍的努力,力量增長卻不比龍多,看到小龍力量增長一天比一天快,無話可說,對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過小龍每次也不會空手而回的,回來時都會帶一些珍貴藥材,比如:百年人參,何首烏,千年靈芝,罕見的朱果等。這使得尹天笑不合口,恨不得跟小龍去采購一番。

  在這個星期最后一天,坐在天碑修煉的尹天,仿佛打破一層桎梏,身體發出一聲巨響,接著身上霞光千萬道,瑞彩千條,照射在明凈湖面,竹林瑞彩流動,天地無窮元氣蜂擁而來,無限地生機充斥在他的血肉、臟腑、骨骼,改造著他的身體,使血肉變得純凈無暇,骨骼淬煉得堅硬,臟腑堅韌活力。生命精氣如水流一般一遍又一遍沖洗他的血肉,不僅身體充滿了活力,精神上也有一股清爽的感覺。仿佛被輸送進無盡的生命活力……

  尹天在這一刻忽然有了一股醍醐灌頂般的覺悟,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他完全融入了大自然中,身心仿佛與這片繁茂的林區合二為一,仿似能夠聽到樹木、花草的心語,似乎能夠感應到這片森林的脈動,他自己已經成為了它們當中的一員。

  微風輕輕拂動,各種草木花香在林間慢慢蕩漾開來,尹天進入了物我兩忘之境。

  小龍偷偷溜了過來,它格外喜歡這種靈氣氤氳的感覺,晶瑩剔透的玉角光芒閃爍,分享著凝聚而來的草木精氣。

  尹天雖然在神游太虛,但是卻清晰的感受到了自身的變化,他竟然在這種境地下突破了!

  苦苦修煉,終于打破修煉壁壘,晉升入新的領域。

  他成功破入了新的一個臺階!

  身上光芒漸漸收斂而去。

  雙目猛的睜開,閃出一道劍光斬在樹上,雙手連連劃出一道道玄秘的軌跡,打出一片絢爛的光幕,向著一棵樹罩落而去,絢爛的光幕把樹枝綠葉絞得粉碎,飄飄然而下。

  在這一刻尹天感到充滿力量,跟沒突破時不同而語,簡直不是同一個概念,只有耗盡這一身力量才能抒發此刻的心情。

  運轉玄功,爆發出一股沖天氣勢,形成一個丈許長的氣場,殘枝敗葉都不能近他身,把小龍都震離他身邊,惹得它一陣不滿,氣呼呼的可愛樣子。

  “啊……”

  尹天猶如魔神上身,亂發飛舞,進入到殺戮狀態,并指如刀把樹木當做是自己的敵人,瘋狂的絞殺,玄功被他運行的淋漓盡致,真氣發揮到極致,以掌待刀,對著樹木亂斬亂劈,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一重接著一重。像是驚濤駭浪,又像是一片隕星劃破長空,無盡神光淹沒了樹林,燦燦劍光縱橫交織,把樹木絞殺的紛飛碎落,令天上地明月與星光都黯然失色。

  尹天真是入了魔,不顧一切后果,盡情的揮霍,刀光劍影,神光絢爛,接連不斷被揮灑而出,所過處枝離破碎,灰灰湮滅,仿佛一個修羅地獄,而他就是修羅王,不停地收割生命。

  “虛空印”

  尹天打出剛悟出的一記法印‘虛空印’,大道本體是虛空的,但作用永無止境,虛空大道,消磨萬物鋒芒,化解萬物紛爭,協調萬物光輝,混同萬物塵垢,但己身卻永遠虛空,永恒存在。

  此印一出,山河失色,剎那遮掩太陽之光,陷入永恒的黑暗,所到過處萬物消無,如一個大怪物吞噬著周圍的有形物質,天地靜得可怕,唯獨黑暗永恒天地。這就是‘虛’的真意,消磨萬物鋒芒,化解萬物紛爭。不過尹天還沒有通玄‘虛’的奧義,只能涌來消磨萬物,不能用它來化解萬物紛爭,將己身融入虛空之處。但被他悟出點點奧義,已經不錯了。

  黑暗消去,熾烈的陽光降臨大地,只見方圓五丈范圍內一片空白,萬物返本還源回歸虛無。尹天仰天躺在地下,一印已經耗盡他一身功力,近乎虛脫。

  “嘟嘟”小龍拍打著翅膀飛近到尹天身邊,吐出一枚紅色晶石。能有拇指那般大小。像寶石一般璀璨奪目,小龍用它的頭磳磳舔舔,仿佛叫尹天吃了它。

  “這是什么?”尹天將晶瑩剔透的紅色晶石握在手中。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一股純凈的能量蘊含在其內。感到有些吃驚,妖丹?

  “你叫我吃了它?”尹天對小龍問道。

  “嘟嘟”小龍點點頭又搖搖頭,看得尹天一頭霧水。

  小龍看到尹天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顯得很生氣,揮了揮小手,拿著紅色晶石閉目像人類直立打坐。尹天被它弄得哭笑不得,終于明白它的意思問道“你叫我煉化它是不是?”小龍點了點頭。

  尹天運轉古碑上刻錄地煉氣法訣,引導著這股非常純凈的靈元。向著身體內涌動而去。

  片刻鐘后。尹天的手中發出“嘎嘣”一聲脆響。原本晶瑩剔透地紅色晶石,此刻光澤暗淡,且四分五裂了開來。隨著最后一股靈氣被蕭晨吸收。晶石直接化為了粉末!

  晶石內蘊含的靈元真的不弱。而且非常容易吸收,比之汲取天地精氣的速度。也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如果不是妖丹地話,當真可以稱之為靈石。

  不過。蕭晨卻非常的迷惑。所吸納地靈氣只有非常稀少地一部分滋潤著他受創的傷體。而更多地靈元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不知聚集到了哪里。

  尹天運轉玄功內視自己地百脈。尋找著那些靈源蹤跡,忽然他發現身體某個部位出現了一絲微不可見地紅暈。感到不明所以,沒去管它。不知道以后容納足夠多的靈元后,會發生什么變化?

  此刻已經是黃昏時分,尹天找個安靜環境修煉。恢復著自己地傷體。

  “嗷嗚……”遠處地一片山林突然傳來陣陣狼嚎。而且伴隨有其他野獸地嘶吼聲。

  起初尹天并未在意,因為在這蠻林上兇獸多不勝數,一聲狼嚎不足為奇。但是隨后又傳來陣陣獅吼、虎嘯、猿啼等。且不遠處的那片山林竟然顫動了起來,似乎有不少兇獸在搏殺!

  尹天停止修煉,今晚有點反常,決定想去看個究竟。

  當他和小龍來到這片林地時。兇獸間的戰斗已經接近尾聲了。林地間是一大片野獸的尸體,血霧蒸騰。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林間。

  兩頭堪比巨象般巨大地雄師頸項斷裂。橫尸在林間;七八頭三眼地黑虎。身體被撕裂,伏尸在草叢中;兩頭長達五六米地巨雕。胸腹被洞穿,掛在巨樹之上;三頭五六米長地獨角巨熊。頭顱與軀體分離,疊落在一起……竟然有數十頭異獸伏尸于此。

  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第八章 突破
更新時間:2011-7-19 14:34:56 字數:13845

  又西又西南四百里,曰嶧皋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白堊。嶧皋之水出焉,東流注于激女之水,其中多蜃珧。主

  又南又南水行五百里,流沙三進里,至于葛山之尾,無草木,多砥礪。知

  又南又南三百八十里,曰葛山之首,無草木。澧水出焉,東流注于余澤,其中多珠鱉魚,其狀如囗而有目,六足有珠,其味酸甘,食之無癘。齋

  又南又南三百八十里,曰余峨之山。其上多梓枬,其下多荊杞。雜余之水出焉,東流注于黃水。有獸焉,其狀如菟而鳥類喙,鴟目蛇尾,見人則眠,名犰狳,其鳴自詨,見則螽蝗為敗。古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杜父之山,無草木,多水。齋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耿山,夫草木,多水碧,多大蛇。有獸焉,其狀如狐而魚翼,其名曰硃獳,其鳴自詨見則其國有恐。知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盧其之山,無草木,多沙石,沙水出焉,南流注于涔水,其中多囗鶘,其狀如鴛鴦而人足,其鳴自詨,見則其國多土功。齋

  又南又南三百八十里,曰姑射之山,無草木,多水。主

  又南又南水行三百里,流沙百里,曰北姑射之山,無草木,多石。知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碧山,無草木,多蛇,多碧、多玉。古

  又南又南五百里,曰緱氏之山,無草木,多金玉。原水出焉,東流注于沙澤。齋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姑逢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狐而有翼,其音如鴻雁,其名曰獙々,見則天下大旱。、知

  又南又南五百里,曰鳧麗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箴石,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侄,其音如嬰兒,是食人。齋

  又南又南五百里,曰�垔山,南臨�垔水,東望湖澤,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羊目、四角、牛尾,其音如獆狗,其名曰峳々。見則其國多狡客。有鳥焉,其狀如鳧而鼠尾,善登木,其名曰絜钅句,見則其國多疫。古

  凡東凡東次二經之首,自空桑之山至于�垔山,凡十七山,六千六百四十里。其神狀皆獸身人面載觡。其祠:毛用一雞祈,嬰用一壁瘞。主

  又東又東次三經之首,曰尸胡之山,北望&#65533;羊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束束>。有獸焉,其狀如麋而魚目,名曰囗胡,其鳴自詨。古

  又南又南水行八百里,曰岐山,其木多桃李,其獸多虎。齋

  又南又南水行七百里,曰諸钅句之山,無草木,多沙石。是山也,廣員百里,多寐魚。知

  又南又南水行七百里,曰中父之山,無草木,多沙。古

  又東又東水行千里,曰胡射之山,無草木,多沙石。齋

  又南又南水行七百里,曰孟子之山,其木多梓桐,多桃李,其草多菌浦,其獸多麋鹿。是山也,廣員百里。其上有水出焉,名曰碧陽,其中多囗鮪。知

  又南又南水行五百里,曰流沙,行五百里,有山焉,曰跂踵之山,廣員二百里,無草木,有大蛇,其上多玉。有水焉,廣員四十里皆涌,其名曰深澤,其中多大龜。有魚焉,其狀如鯉。而六足鳥尾,名曰鮯々之魚,其名自詨。主

  又南又南水行九百里,曰踇隅之山,其上多草木,多金玉,多赭。有獸焉,其狀如牛而馬尾,名曰精精,其鳴自詨。古

  又南又南水行五百里,流沙三百里,至于無皋之山,南望幼海,東望囗木,無草木,多風。是山也,廣員百里。主

  凡東凡東次三經之首,自尸胡之山至于無皋之山,凡九山,六千九百里。其神狀皆人身而羊角。其祠:用一牡羊,米用黍。是神也,見則風雨水為敗。古

  又東又東次四經之首,曰北號之山,臨于北海。有木焉,其狀如楊,赤華,其實如棗而無核,其味酸甘,食之不瘧。食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海。有獸焉,其狀如狼,赤首鼠目,其音如豚,名曰猲狙,是食人。有鳥焉,其狀如雞而白首,鼠足而虎爪,其名曰鬿譽亦食人。古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旄山,無草木。蒼體之水出焉,而西浪注于展水,其中多鱃魚,其狀如鯉而大首,食者不疣。主

  又南又南三百二十里,曰東始之山,上多蒼玉。有木焉,其狀如楊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實,其名曰芑,可以服馬,泚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海,其中多美貝,多茈魚,其狀如鮒,一首而十身,其臭如蘪蕪食之不&#65533;費。齋

  又東又東南三百里,曰女烝之山,其上無草木,石膏水出焉,而西流注于鬲水,其中多薄魚,其狀如鳣魚而一目,其音如歐,見則天下大旱。又東南二百里,曰欽山,多金玉而無石。師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皋澤,其中多鱃魚,多文貝。有獸焉,其狀如豚而有牙,其名曰當康,其鳴自詨,見則天下大穰。齋

  又東又東南二百里,曰子桐之山。子桐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余如之澤。其中多&#65533;骨魚,其狀如魚而鳥翼,出入有光。其音如鴛鴦,見則天下大旱。知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剡山,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彘而人面。黃身而赤尾,其名曰合囗,其音如嬰兒,是獸也,食人,亦食蟲蛇,見則天下大水。齋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太山,上多金玉楨木。有獸焉,其狀如牜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則竭,行草則死,見則天下大疫,钅句水出焉,而北流注于勞水,其中的鱃魚。古

  凡東凡東次四經之首,自北號之山至于太山,凡八山,一千七百二十里。

  作品相關填充資料二

  小說巴士更新時間:2010-6-1323:16:10本章字數:24142

  中山中山經薄山之首,曰甘棗之山,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其上多杻木。其下有草焉,葵本而可葉。黃華而莢實,名曰籜,可以已懵。有獸焉,其狀如[A133]鼠而文題,其名曰<&#65533;能>,食之已癭。主

  又東又東二十里,曰歷兒之山,其上多囗,多杤木,是木也,方莖而員葉,黃華而毛,其實如揀,服之不忘。古

  又東又東十五里,曰渠豬之山,其上多竹,渠豬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河。其中是多豪魚,狀如鮪,赤喙尾赤羽,可以已白癬。主

  又東又東三十五里,曰蔥聾之山,其中多大谷,是多白堊,黑、青、黃堊。知

  又東又東十五里,曰涹山,其上多赤銅,其陰多鐵。古

  又東又東七十里,曰脫扈之山。有草焉,其狀如葵葉而赤華,莢實,實如棕莢,名曰植褚,可以已癙,食之不瞇。主

  又東又東二十里,曰金星之山,多天嬰,其狀如龍骨,可以已痤。知

  又東又東七十里,曰泰威之山。其中有谷,曰梟谷,其中多鐵。古

  又東又東十五里,曰囗谷之山。其中多赤銅。齋

  又東又東百二十里,曰吳林之山,其中多囗草。主

  又北又北三十里,曰牛首之山。有草焉,名曰鬼草,其葉如葵而赤莖,其秀如禾,服之不憂。勞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潏水,是多飛魚,其狀如鮒魚,食之已痔衕。古

  又北又北四十里,曰霍山,其木多楮。有獸焉,其狀如貍,而白尾有鬣,名曰朏朏,養之可以已憂。主

  又北又北五十二里,曰合谷之山,是多薝棘。知

  又北又北三十五里,曰陰山,多礪石、文石。少水出焉,其中多雕棠,其葉如榆葉而方,其實如赤菽,食之已聾。齋

  又東又東北四百里,曰鼓鐙之山,多赤銅。有草焉,名曰榮草,其葉如柳,其本如雞卵,莨之已風。知

  凡薄凡薄山之首,白甘棗之山至于鼓鐙之山,凡十五山,六千六百七十里。歷兒、冢也,其祠禮:毛,太牢之具,縣以吉玉。其余十三者,毛用一羊,縣嬰用桑封,瘞而不糈。桑封者,桑主也,方其下而銳其上,而中穿之加金。主

  中次中次二經注山之首,曰煇諸之山,其上多桑,其獸多閭麋,其鳥多鹖。知

  又西又西南二百里,曰發視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砥礪。即魚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伊水。齋

  又西又西三百里,曰豪山,其上多金玉而無草木。主

  又西又西三百里,曰鮮山,多金玉,無草木,鮮水出焉,而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鳴蛇,其狀如蛇而四翼,其音如磬,見則其邑大旱。古

  又西又西三百里,曰陽山,多石,無草木。陽水出焉,而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化蛇,其狀如人面而豺身,鳥翼而蛇行,其音如叱呼,見其邑大水。主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昆吾之山,其上多赤銅。有獸焉,其狀如彘而有角,其音如號,名曰蠪蚔,食之不瞇。古

  又西又西百二十里,曰荔山。荔水出焉,而北流注于伊水,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黃。有木焉,其狀如棠而赤時,名曰芒草,可以毒魚。主

  又西又西一百五十里,曰蔓渠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箭。伊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洛。有獸焉,其名曰馬腹,其狀如人面虎身,其音如嬰兒,是食人。古

  凡濟凡濟山之首,自煇諸之山至于蔓渠之山,凡九山,一千六百七十里,其神皆人面而鳥身。祠用毛,用一吉玉,投而不糈。主

  中次中次三以萯山之首,曰敖岸之山,其陽多&#65533;雩琈之玉,其陰多赭、黃金。神熏池居之。是常出美玉。北望河林,其狀如茜如舉。有獸焉,其狀如白鹿而四角,名曰夫諸,見則其邑大水。齋

  又東又東十里,曰青要之山,實惟帝之密都。北望河曲,是多駕鳥。南望墠渚,禹父之所化,中多仆累、蒲盧。<鬼申>武羅司之,其狀人面而豹文,小要而白齒,而穿耳以鐻,其鳴如鳴玉。是山也,宜女子。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有鳥焉,名曰鴢,其狀如鳧,青身而硃目赤尾,食之宜子。有草焉,其狀如葌,而方莖黃華赤實,其本如藁木,名曰荀草,服之美人色。主

  又東又東十里,曰騩山,其上有美棗,其陰有&#65533;雩琈之玉。正回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飛魚,其狀如豚而赤文,服之不畏雷,可以御兵。古

  又東又東四十里,曰宜蘇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蔓居之木。滽々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是多黃貝。主

  又東又東二十里,曰和山,其上無草木而多瑤碧,實惟河之九都。是山也五曲,九水出焉,合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蒼玉。吉神泰逢司之,其狀如人而虎尾,是好居于萯山之陽,出入有光。泰逢神動天地氣也。齋

  凡萯凡萯之首,自敖岸之山至于和山,凡五山,四百四十里。其祠:泰逢、熏池、武羅皆一牡羊副,嬰用吉玉。其二神用一雄雞瘞之。糈用稌。知

  中次中次四經厘山之首,曰鹿蹄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甘水出下,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泠石。齋

  西五西五十里,曰扶豬之山,其上多礝石。有獸焉,其狀如貉而人目,其名曰{鹿言}。虢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礝石。知

  又西又西一百二十里,曰厘山,其陽多玉,其陰多蒐。有獸焉,其狀如牛。蒼身,其音如嬰兒,是食人,其名曰犀渠。滽々之水出齋

  又西又西一百二十里,曰釐山,其陽多玉,其陰多蒐。有獸焉,其狀如牛。蒼身,其音如嬰兒,是食人,其名曰犀渠。滽々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伊水。有獸焉,名曰犭頡,其狀如獳犬而有鱗,其毛如彘鬣。古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箕尾之山,多楮,多涂石,其上多&#65533;雩琈之玉。齋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箕尾之山,基個多玉,其下多銅。滔雕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羬羊。有木焉,其狀如樗,其葉如桐而莢實,其名曰茇,可以毒魚。古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白邊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黃。齋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熊耳之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棕。浮濠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其中多水玉,多人魚。有草焉,其狀如蘇而赤華,名曰葶苧,可以毒魚。又西三百里,曰牡山,其上多文石,其下多竹箭竹{&#11950;媚},其獸多牜乍牛、羬羊,鳥多赤鷩。齋

  又西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囗舉之山。雒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玄扈之水,其中多腸之物。此二山者,洛間也。知

  凡厘凡厘冊之首,自鹿蹄之山至于玄扈之山,凡九山,千六百里七十里。其神狀皆人面獸身。其祠之,毛用一白雞,祈而不糈,以采衣之。齋

  中次中次五經薄山之茍,曰茍床之山,無草木,多怪石。主

  東三東三百里,曰首山,其陰多楮柞,其草多{艸術}芫,其陽多&#65533;雩琈之玉,木多槐。其陰有谷,曰機谷,多<鳥大}鳥,其狀如錄,食之已墊。古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縣劚之山,無草木,多文石。齋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蔥聾之山,無草木,多囗石。東北五百里,曰條谷之山,其木多槐桐,其草多芍藥、門冬。知

  又北又北十里,曰超山,其陰多蒼玉,其陽有井,冬有水而夏竭。古

  又東又東十里,曰成侯之山,其上多櫄木,其草多芃。齋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朝歌之山,谷多美堊。主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隗山,谷多金錫。知

  又東又東十里,曰歷山,其木多槐,其陽多玉。古

  又東又東十里,曰尸山,多蒼玉,其獸多麖。尸水出焉,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美玉。主

  又東又東十里,曰良余之山,基上多楮柞,無石。余水出于其陰,而北流注于河;乳水出于其陽,而東南流注于洛。古

  又東又東南十里,曰蠱尾之山,多礪石、赤銅。龍余之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洛。齋

  又東又東北二十里,曰升山,其木其多楮柞棘,其草多藷蕙,多寇脫。黃酸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璇玉。知

  又東又東二十里,曰陽虛之山,多金,臨于玄扈之水。古

  凡薄凡薄山之首,自茍林之山至于陽虛之山,凡十六山,二千九百八十二里。升山,冢也,其祠禮:太牢,嬰用吉玉。首山,<鬼申>也,其祠用稌、黑犧太牢之具、蘗釀;干,置鼓;嬰用一璧。尸水,合天也,肥牲祠也;用一黑犬于上,用一雌雞于下,刮一牝羊,獻血。嬰用吉玉,采之,饗之。古

  中次中次六經縞羝山之首,曰平逢之山,南望伊洛,東望谷城之山,無草木,無水,多沙石。有神焉,其狀如人而二首,名曰驕蟲,是為螫蟲,實惟蜂蜜之廬,其祠之,用一雄雞,禳而勿殺。知

  西十西十里,曰縞羝之山,無草木,多金玉。古

  又西又西十里,曰瘣山,其陰多&#65533;雩琈之玉。其西有谷焉,名曰帙谷,其木多柳楮。其中有鳥焉,狀如山雞而長尾,赤如丹火而青喙,名曰鸰要&#65533;,其鳴自呼,服之不瞇。交觴之水出于陽,而南流于洛;俞隨之水出于其陰,而北流注于谷水。古

  又西又西三十里,曰瞻諸之山,其陽多金,其陰多文石。謝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洛,少水出其陰,而北流注于谷水。主

  又西又西三十里,曰婁豕之山,無草木,多金玉。瞻水出于其陽,而東流注于洛;陂水出于其陰,而北流注于谷水其中多茈石、文石。古

  又西又西四十里,曰白石之山,惠水出于其陽,而南流注于洛,其中多水玉,澗水出于其陰西北流注于谷水,其中多麋石、櫨丹。主

  又西又西五十里,曰谷山,其上多楮,其下多桑。爽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谷水,其中多碧綠。古

  又西又西七十二里,曰密山,其陰多玉,基陰多鐵。豪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洛,其中多旋龜,其狀鳥首而鱉尾,其音如判木。無草木。主

  又西又西百里,曰長石之山,無草木,多鑫玉。其西有谷焉,名曰共谷,多竹。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洛,其中多鳴石。古

  又西又西一百四十里,曰傅山,無草木,多瑤碧。厭染之水出于其陽,而南流注于洛,其中多人魚。其西有林焉。名曰冢,谷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洛其中多珚玉。知

  又西又西五十里,曰橐山,其木多樗,多囗木,其陽多金玉,其陰多鐵,多蕭。橐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修辟之魚,狀如黽而白喙,其音如鴟,食之已白癬。主

  又西又西九十里,日常烝之山,無草木,多堊,潐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蒼玉。菑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古

  又西又西九十里,曰夸父之山,其木多棕枬,多竹箭,其獸多牜乍牛、羬羊,其鳥多鷩,其陽多玉,其陰多鐵。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是廣員三百里,其中多馬。湖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珚玉。知

  又西又西九十里,曰陽華之山,其陽多金玉,其陰多青雄黃,其草多藷藇,多苦辛,其狀如橚,其實如瓜,其味酸甘,食之已瘧。楊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洛,其中多人魚。門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河,其中多玄&#65533;肅。纟昔姑之水出于其陰,而東流注于門水,其上多銅墻鐵壁。門水出于河,七百九十里入雊水。凡縞羝山之首,自平逢之山至于陽華之山,凡十四山,七百九十里。岳在其中,以六月祭之,如諸岳之祠法,則天下安寧。齋

  中次中次七經苦山之首,曰休囗之山。其上有石焉,名曰帝臺之棋,五色而文其狀如鶉卵,帝臺之石,所以禱百神者也,服之不蠱。有草焉,其狀如蓍,赤葉而本生。名曰夙條,可以為囗。古

  東三東三百里,曰鼓鐘之山,帝臺之所以觴百神也。有草焉,方莖而黃華,員葉擊三成,其名曰焉酸,可以為毒。其上多礪,其下多礪。主

  又東又東二百里,曰姑囗之山。帝女死焉,其名曰女尸,化為囗草,其葉胥成,其華黃,其這關如菟丘,服之媚于人。古

  又東又東二十里,曰苦山,有獸焉,名曰黃棘,黃華而不實,名曰無條,服之不字。有草焉,員葉而無莖,赤華而不實,名曰無條,服之不癭。主

  又東又東二十七里,曰堵山,神天愚居之,是多怪風雨,其上有木焉,名曰天楄,方莖而葵狀,服者不&#65533;垔。古

  又東又東五十二里,曰放皋之山。明水出焉。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蒼玉。有木焉,其葉如蜂,枝尾而反舌,善呼,其名曰文文。主

  又東又東五十七里,曰大{非古}之山,多&#65533;雩琈之玉,多麋玉。有草焉,其狀如榆,方莖而蒼傷,其名曰牛傷,其根蒼文,服者為厥,可以御兵。其陽狂水出焉,西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三足龜,食者無大疾,可以已腫。齋

  又東又東七十里,曰半石之山。其上有草焉,生而秀,其高丈余,赤葉赤華,華而不實。其名曰嘉榮,服之者不霆。米需之水出于其陽,西流注于伊水,其中多鯩魚,黑文,其狀如鮒,食得不睡。合水出于其陰,而北流注于洛,多[A211]魚,狀如鱖,居逵,蒼文赤尾,食者不癰,可以為瘺。齋

  又東又東五十里,曰少室之山,百草木成囷。其枝五衢,黃華黑實,服者不怒。其上多玉,其下多鐵。休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65533;帝魚,狀如囗蜼而長距,足白而對,食者無蠱疾,可以御兵。古

  又東又東三十里,曰泰室之山。其上有木焉,葉狀如梨而赤理,其名曰栯木,服者不妒。有草焉,其狀如{艸術},白華黑實,澤如蘡薁,其名曰囗草,服之不味。上多美石。知

  又北又北三十里,曰講山,其上多玉,多柘,多柏。有木焉,名曰帝屋,葉狀如椒,反傷赤實,可以御兇。齋

  又北又北三十里,曰嬰梁之山,上多蒼玉,錞于玄石。又東三十里,曰浮戲之山。有木焉,葉狀如樗而赤實,名曰亢木,食之不蠱,汜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東有谷,因名曰蛇谷,上多少辛。古

  又東又東四十里,曰少陘之山。有草焉,名曰{艸岡}草,葉狀如葵,而赤莖白華,實如蘡薁,食之不愚。器難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役水。主

  又東又東南十里,曰太山。有草焉,名曰梨,其葉狀如囗而赤華,可以已疽主水出于其陽,而東流注于役。古

  又東又東二十里,曰末山,上多赤金,末水出焉,北流注于役。齋

  又東又東二十五里,曰役山,上多白金,多鐵。役水出焉,北流注于河。主

  又東又東三十五里,曰敏山。上有木焉,其狀如荊,白華而赤實,名曰薊柏,服者不寒其陽多&#65533;雩琈之玉。古

  又東又東三十里,曰大騩之山,其陰多鐵、美玉、青堊。有草焉,其狀如蓍而毛,青華而不實,其名曰{艸狼},服之不夭,可以為腹病。主

  凡苦凡苦山這首,自休輿之山至于大騩之山,凡十有九山,千一百八十四里。其十六神者,皆豕身而人面。其祠:毛牷用一羊羞,嬰用一藻玉瘞。苦山、少室、太室皆冢也,其祠之,太牢之具,嬰以吉玉。其神狀皆人面而三首。其余屬皆豕身而人面也。主

  中次中次八經荊山之首,曰景山,其上多金玉,其木多杼檀。睢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江,其中多丹粟,多文魚。古

  東北東北百里,曰荊山,其陰多鐵,其陽多赤金,其中多牦牛,多豹虎,其木多松柏,其草多竹,多橘櫾。漳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睢,其中多黃金,多鮫魚,其獸多閭麋。知

  又東又東北百五十里,曰驕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青雘,其木多松柏,多桃枝鉤端。神[B240]圍處之,其狀如人面。羊角虎爪,恆游于睢漳之淵,出入有光。齋

  又東又東北百二十里,曰女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黃金,其獸多豹虎,多閭麋麖麂,其鳥多白鷮,多翟,多鴆。知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宜諸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洈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漳,其中多白玉。齋

  又東又東北三百五十里,曰綸山,其木多梓枬,多桃枝,多柤粟橘櫾,其獸多閭麈{鹿霝}&#65533;。知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陸危阝之山,其上多&#65533;雩琈之玉,其下多堊,其木多杻橿。齋

  又東又東百三十里,曰光山,其上多碧,其下多木。神計蒙處之,其狀人身而龍首,恆游于漳淵,出入必有飄風暴雨。知

  又東又東北百五十里,曰岐山,其陽多赤金,其陰多白珉,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其林多樗。神涉[B240]處之,其狀人身而方面三足。齋

  又東又東百三十里,曰銅山,其上多金銀鐵,其木多穀柞柤粟橘櫾,其獸多<矛勺>。知

  又東又東北一百里,曰美山,其獸多野牛,多閭麈,多豕鹿,其上多金,其下多青雘。齋

  又東又東北百里,曰大堯之山,其木多松柏,多梓桑,多機,其草多竹,其獸多豹虎鹿{鹿霝}。知

  又東又東北三百里,曰靈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其木多桃李梅杏。古

  又東又東北七十里,曰龍山,上多寓木,其木多碧,其下多赤錫,其草多桃枝鉤端。主

  又東又東南五十里,曰衡山,上多寓木穀柞,多黃堊白堊。知

  又東又東南七十里,曰石山,其上多金,其下多青雘,多寓木。古

  又南又南百二十里,曰若山,其上多&#65533;雩琈玉,多赭,多邽石,多寓木,多柘。齋

  又東又東南一百二十里,曰彘山,多美石,多柘。主

  又東又東南一百五十里,曰玉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碧、鐵,其木多柏。知

  又東又東南七十里,曰灌山,其木多檀,多邽石,多白錫。郁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其中多砥礪。齋

  又東又東北百五十里,曰仁舉之山,其木多穀柞,其陽多赤金,其陰多赭。主

  又東又東五十里,曰師每之山,其陽多砥礪,其陰多青雘,其木多柏,多檀,多柘,其草多竹。古

  又東又東南二百里,曰琴鼓之山,其木多穀柞椒柘,其上多白珉,其下多洗石,其獸多豕鹿,多白犀,其鳥多鴆。主

  凡荊凡荊山之首,自景山至琴鼓之山,凡二十三山,二千八百九十里。其神狀皆鳥身而人面。其祠:用一雄雞祈瘞,用一藻圭,糈用稌。驕山,冢也,其祠:用羞酒少牢祈瘞,嬰毛一璧。齋

  中次中次九經岷山之首,曰女幾之山,其上多石涅,其木多杻橿,其草多菊{艸術}。洛水出焉,東注于江,其中多雄黃,其獸多虎豹。知

  又東又東北三百里,曰岷山。江水出焉,東北流注于海,其中多良龜,多{魚黽},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白珉,其木多梅棠,其獸多犀象,多夔牛,其鳥多翰、鷩。主

  又東又東北一百四十里,曰崍山。江水出焉,東流注于江。其陽多黃金,其陰多麋麈,其木多檀柘,其草多Ε韭,多藥、空奪。古

  又東又東一百五十里,曰崌山。江水出焉,東流注于大江,其中多怪蛇,多{執魚}魚,其木多&#65533;猷杻,多梅梓,其獸多夔牛、{鹿霝}、&#65533;、犀、兕。有鳥焉,狀如鸮而赤身白首,其名曰竊脂,可以御火。知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高梁之山,其上多堊,其下多砥礪,其木多桃枝鉤端。有草焉,狀如葵而赤華、莢實、白柎,可以走馬。齋

  又東又東四百里,曰蛇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堊,其木多栒,多豫章,其草多嘉榮、少辛。有獸焉,其狀如狐,而白尾長耳,名犭也狼,見則國內有兵。知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鬲山,其陽多金,其陰多白珉。蒲薨&#65533;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江,其中多白玉,其獸多犀象熊羆,多猨蜼。齋

  又東又東北三百里,曰隅陽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其木多梓桑,其草多茈。徐水出焉,東流注于江,其中多丹粟。知

  又東又東二百五十里,曰岐山,其上多白金,其下多鐵。其木多梅梓,多杻楢。氵咸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江。齋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勾檷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黃金,其木多櫟柘,其草多芍藥。知

  又東又東一百五十里,曰風雨之山,其上多白金,其下多石涅,其木多棷椫,多楊。宣余之水出焉,東流注于江,其中多蛇,其獸多閭麋,多麈豹虎,其鳥多白鷮。主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玉山,其陽多銅,其陰多赤金,其木多豫章、楢、杻,其獸多豕鹿{鹿霝}&#65533;,其鳥多鴆。古

  又東又東一百五十里,曰熊山。有穴焉,熊之穴恆出神人。夏啟而冬閉,是穴也,冬啟乃必有兵。其上多白玉,其下多白金。其林多樗柳,其草多寇脫。主

  又東又東一百四十里,曰騩山,其陽多美玉赤金,其陰多鐵,其木金桃枝荊芭。知

  又東又東二百里,曰葛山,其上多赤金,其下多瑊石,其木多柤栗橘櫾楢杻,其獸多{鹿霝}&#65533;,其草多嘉榮。齋

  又東又東一百七十里,曰賈超之山,其陽多黃堊,其陰多美赭,其木柤栗橘櫾,其中多龍脩。知

  凡岷凡岷山之首,自女幾山至于賈超之山,凡十六山,三千五百里。其神狀皆馬身而龍首。其祠:毛用一雄雞瘞。糈用稌。文山、勾檷、風雨、騩之山,是皆冢也,其祠之:羞酒,少牢具,嬰毛一吉玉。熊山,席也,其祠:羞酒,太牢具,嬰毛一璧。干,用兵以禳;祈,&#65533;翏冕舞。知

  中次中次經十經之首,曰首陽之山,其上多金玉,無草木。古

  又西又西五十里,曰虎尾之山,其木多椒椐,多封石,其陽多赤金,其陰多鐵。齋

  又西又西南五十里,曰繁繢之山,其木多楢杻,其草多枝勾。主

  又西又西南二十里,曰勇石之山,無草木,多白金,多木知

  又西又西二十里,曰復州之山,其木多檀,其陽多黃金。有鳥焉,其狀如鸮,而一足彘尾,其名曰跂踵,見則其國大疫。齋

  又西又西三十里,曰楮山,多寓木,多椒椐,多柘,多堊。主

  又西又西二十里,曰又原之山,其陽多青雘,其陰多鐵,其鳥多鴝鵒。知

  又西又西五十里,曰涿山,其木多穀柞杻,其陽多&#65533;雩琈之玉。古

  又西又西七十里,曰丙山,其木多梓檀,多&#65533;&#65533;杻。齋

  凡首凡首陽山之首,自首山至于丙山,凡九山,二百六十七里。其神狀皆龍身而人面。其祠之:毛用一雄雞瘞,糈用五種之糈。堵山,冢也,其祠之:少牢具,羞祠,嬰毛一璧。騩山,帝也,其祠羞酒,太牢其巫祝二人儛,嬰一璧。古

  中次中次一十一山經荊山之首,曰翼望之山。湍水出焉,東流注于濟;見兄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漢,其中多蛟。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漆梓,其陽多赤金,其陰多珉。知

  又東又東北一百五十里,曰朝歌之山,潕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滎,其中多人魚。其上多梓枬,其獸多{鹿霝}麋。有草焉,名曰莽草,可以毒魚。齋

  又東又東南二百里,曰帝囷之山,其陽多&#65533;雩琈之玉,其陰多鐵。帝囷之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多鳴蛇。知

  又東又東南五十里,曰視山,其上多韭。有井焉,名曰天井,夏有水,冬竭。其上多桑,多美堊金玉。齋

  又東又東南二百里,曰前山,其木多櫧,多柏,其陽多金,其陰多赭。主

  又東又東南三百里,曰豐山。有獸焉,其狀如蝯,赤目,赤喙,黃身,名曰雍和,見則國有大恐。神耕父處之,常游清泠之淵,出入有光,見則其國為敗。有九鐘焉,是知霜鳴。其上多金,其下多金,其下多穀柞杻橿。齋

  又東又東北八百里,曰兔床之山,其陽多鐵,其木多藷藇其草多雞谷,其本如雞卵,其味酸甘,食者利于人。知

  又東又東六十里,曰皮山,多堊,多赭,其木多松柏。古

  又東又東六十里,曰瑤碧之山,其木多梓枬,其陰多青雘,其陽多白金。有鳥焉,其狀如雉,恆食蜚,名曰鴆。主

  又東又東四十里,曰支離之山。濟水出焉,南流注于漢。有鳥焉,其名曰嬰勺,其狀如鵲,赤目、赤喙、白身,其尾若勺,共鳴自呼。多牜乍牛,多羬羊。古

  又東又東北五十里,曰帙{&#11950;周}之山,其上多松柏機柏。齋

  又西又西北一百里,曰堇理之山,其上多松柏,多美梓,其陰多丹雘,多金,其獸多豹虎。有鳥焉,其狀如鵲,青身白喙,白目白尾,名曰青耕,可以御疫,其鳴自叫。古

  又東又東南三十里,曰依轱之山,其上多杻橿,多苴。有獸焉,其狀如犬,虎爪有甲,其名曰獜,善駚{分牛},食者不風。主

  又東又東南三十五里,曰即谷之山,多美玉,多玄豹,多閭麈,多{鹿霝}&#65533;。其陰多珉,其陰多青雘。古

  又東又東南四十里,曰雞山,其上多美梓,多桑,其草多韭。齋

  又東又東南五十里,曰高前之山,其上有水焉,甚寒而清,帝臺之漿也,飲之者不心痛。其上有金,其下有赭。知

  又東又東南三十里,曰游戲之山,多杻橿谷,多玉,多封石。古

  又東又東南三十五里,曰從山,其上多松柏,其下多竹。從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其中多三足鱉,枝尾,食之無蠱疫。主

  又東又東南三十里,曰嬰&#65533;垔,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梓櫄。知

  又東又東南三十里,曰畢山。帝苑之水出焉,東北流注于視,其中多水玉,多蛟。其上多&#65533;雩琈之玉。齋

  又東又東南二十里,曰樂馬之山。有獸焉,其狀如囗,赤如丹火,其名曰犭戾,見則其國大疫。知

  又東又東南二十五里,曰葴山,視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汝水,其中多人魚,多蛟,多頡。齋

  又東又東四十里,曰嬰山,其下多青雘,其上多金玉。主

  又東又東三十里,曰虎首之山,多苴椆椐。知

  又東又東二十里,曰嬰侯之山,其上多封石,其下多赤錫。古

  又東又東五十里,曰大孰之山。殺水出焉,東北流注于視水,其中多白堊。齋

  又東又東四十里,曰卑山,其上多桃李苴梓,多累。主

  又東又東三十里,曰倚帝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獸焉,狀如鼣鼠,白耳白喙,名曰狙如,見則其國有大兵。古

  又東又東三十里,曰鯢山,鯢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其中多美堊。其上多金,其下多青雘。主

  又東又東三十里,曰雅山。澧水出焉,東流注于視水,其中有大魚。其上多美桑,其下多苴,多赤金。古

  又東又東五十五里,曰宣山。淪水出焉,東南流注于視水,其中多蛟。其上有桑焉,大五十尺,其枝四衢,其葉大尺余,赤理黃華青柎,名曰帝女之桑。主

  又東又東四十五里,曰衡山,其上多青雘,多桑,其鳥多鴝鵒。知

  又東又東四十里,曰豐山,其上多封石,其木多桑,多羊桃,狀如桃而方莖,可以為皮張。齋

  又東又東七十里,曰嫗山,其上多美玉,其下多金,其草多雞谷。主

  又東又東三十里,曰鮮山,其木多楢杻苴,其草多萱冬,其陽多金,其陰多鐵。有獸焉,其狀如膜大,赤喙、赤目、白尾,見則其邑有火,名曰犭多即。古

  又東又東三十里,曰章山,其陽多美玉。皋水出焉,東流注于澧水,其中多脃石。主

  又東又東二十五里,曰大支之山,其陽多金,其木多谷柞,無草木。知

  又東又東五十里,曰區吳之山,其木多苴。古

  又東又東五十里,曰聲匈之山,其木多楮,多玉,上多封石。齋

  又東又東五十里,曰大騩之山,其陽多赤金,其陰多砥石。主

  又東又東十里,曰踵臼之山,無草木。知

  又東又東北七十里,曰歷石之山,其木多荊芑,其陽多黃金。其陰多砥石。有獸焉,其狀如貍,而白首虎爪,名曰梁渠,見則其國有大兵。齋

  又東又東南一百里,曰求山。求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中有美赭。其木多苴,多{&#11950;媚}。其陽多金,其陰多鐵。知

  又東又東二百里,曰丑陽之山,其上多椆椐。有鳥焉,其狀如烏而赤足,名曰<鳥只>鵌,可以御火。齋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奧山,其上多柏杻橿,其陽多&#65533;雩琈之玉。奧水出焉,東流注于視水。知

  又東又東三十五里,曰服山,其木多苴,其上多封石,其下多赤錫。古

  又東又東百十里,曰杳山,其上多嘉榮草,多金玉。齋

  又東又東三百五十里,曰幾山,其木多楢檀杻,其草多香。有獸焉,其狀如彘,黃身、白頭、白尾,名曰聞獜,見則天下大風。知

  凡荊凡荊山之首,自翼望之山至于幾山,凡四十八山,三千七百三十二里。其神狀皆彘身人首。其祠:毛用一雄雞祈瘞,用一珪,糈用五種之精。禾山,帝也,其祠:太牢之具,羞瘞,倒毛;用一璧,牛無常。堵山、玉山,冢也,皆倒祠,羞毛少牢,嬰毛吉玉。知

  中次中次十二經洞庭山首,曰篇遇之山,無草木,多黃金。古

  又東又東南五十里,曰云山,無草木。有桂竹,甚毒,傷人必死,其上多黃金,其下多&#65533;雩琈之玉。主

  又東又東南一百三十里,曰龜山,其木多穀柞椆椐,其上多黃金,其下多青雄黃,多扶竹。古

  又東又東七十里,曰丙山,多筀竹,多黃金銅鐵,無木。齋

  又東又東南五十里,曰鳳伯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痠石文石,多鐵,其木多柳杻、檀楮。其東有林焉,曰莽浮之林,美木鳥獸。知

  又東又東一百五十里,曰夫夫之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青雄黃,其木多桑楮,其草多竹、雞鼓。神于兒居之,其狀人身而身操兩蛇,常游于江淵,出入有光。齋

  又東又東南一百十里,曰洞庭之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銀鐵,其木多柤梨橘櫾,其草多葌、蘪蕪、芍藥、芎藭。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淵。澧沅之風,交瀟湘之淵,是在九江之間,出入必以飄風暴雨,是多怪神,狀如人而載蛇。齋

  又東又東南一百八十里,曰暴山,其木多棕枬荊芑竹箭{&#11950;媚}菌,其上多黃金玉,其下多文石鐵,其獸多麋鹿{鹿旨}就。知

  又東又東南二百里,曰即公之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65533;雩琈之玉,其木多柳杻檀桑。有獸焉,其狀如龜,而白身赤首,名曰蓐,是可以御火。齋

  又東又東南一百五十里,曰堯山,其陰多黃堊,其陽多黃金,其木多荊芑柳檀,其草多藷藇{艸術}。知

  又東又東南一百里,曰江浮之山,其上多銀砥礪,無草木,其獸多豕鹿。古

  又東又東二百里,曰真陵之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玉,其木多穀柞柳杻,其草多榮草。主

  又東又東南一百二十里,曰陽帝之山,多美銅,其木多橿杻檿楮,其獸多{鹿霝}麝。古

  又南又南九十里,曰柴桑之山,其上多銀,其下多碧,多泠石赭,其木多芑,其蟲多怪蛇怪蟲。主

  凡洞凡洞庭山之首,自篇遇之山至于榮余之山,凡十萬山,二千八百里。其神狀皆鳥身而龍首。其祠:毛用一雄雞、一牝豚刮,糈用稌。凡夫夫之山、即公之山,堯山、陽帝之山皆冢也,其祠:皆肆瘞,祈用酒,毛用少牢,嬰毛一吉玉。洞庭、榮余山神也,其祠:皆肆瘞,祈酒太牢祠,嬰用圭璧十五,五采惠之。主

  右中右中經之山志,大凡百九十七山,二萬一千三百七十一里。知

  大凡大凡天下名山五千三百七十,居地,大凡六萬四千五十六里。古

  禹曰禹曰:天下名山,經五千三百七十山,六萬四千五十六里,居地也。言其《五臧》,蓋其余小山甚眾,不足記云。天地之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出水之山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出銅之山四百六十七,出鐵之山三千六百九十。此天地之所分壤樹谷也,戈矛之所發也,刀鎩之所起也,能者有余,拙者不足。封于太山,禪于梁父,七十二家,得失之數,皆在此內,是謂國用。齋

  右《右《五臧山經》五篇,大凡一萬五千五百三字。主

  地之地之所載,六合之間,四海之內,照之以日月,經之以星辰,紀之以四時,要之以太歲,神靈所生,其物異形,或天或壽,唯圣人能通其道。主

  海外海外自西南陬至東南陬者。知

  結匈結匈國在其西南,其為人結匈。古

  南山南山在其東南。自此山來,蟲為蛇,蛇號為魚。一曰南山在結匈東南。齋

  比翼比翼鳥在其東,其為鳥青、赤,兩鳥比翼。一曰在南山東。主

  羽民羽民國在其東南,其為人長,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鳥東南,其為人長頰。知

  有神有神人二八,連臂,為帝司夜于此野。在羽民東。其為小人頰赤肩。盡十六人。齋

  畢方畢方鳥在其東,青水西,其為鳥人面一腳。一曰在二八神東。主

  讠雚讠雚頭國在其南,其為人人面有翼,鳥喙,方捕魚。一曰在畢方東。或曰讠雚硃國。古

  厭火厭火國在其國南,獸身黑色。生火出其口中。一曰在讠雚硃東。齋;

第九章 神化穴位
更新時間:2011-7-19 14:35:05 字數:15183

  南山南山經之首曰鵲山。其首曰招搖之山,臨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狀如韭而青華,其名曰祝余,食之不饑。有木焉,其狀如谷而黑理,其華四照,其名曰迷谷,佩之不迷。有獸焉,其狀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々,食之善走。麗{鹿旨}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育沛,佩之無瘕疾。主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堂庭之山,多棪木,多白猿,多水玉,多黃金。知

  又東又東三百八十里,曰猨翼之山,其中多怪獸,水多怪魚,多白玉,多蝮蟲,多怪蛇,多怪木,不可以上!齋

  又東又東三百七十里,曰陽之山,其陽多赤金,其陰多白金。又獸焉,其狀如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謠,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孫。怪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憲翼之水。其中多玄龜,其狀如龜而鳥首虺尾,其名曰旋龜,其音如判木,佩之不聾,可以為底。齋

  又東又東三百里柢山,多水,無草木。有魚焉,其狀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魼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鮭,冬死而復生,食之無腫疾。知

  又東又東四百里,曰擅爰之山,多水,無草木,不可以上。有獸焉,其狀如貍而有髦,其名曰類,自為牝牡,食者不妒。齋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基山,其陽多玉,其陰多怪木。有獸焉,其狀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其名曰犭尃訑,佩之不畏。有鳥焉,其狀如雞而三首、六目、六足、三翼,其名曰尚&#65533;付&#65533;,食之無臥。古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青雘。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有鳥焉,其狀如鳩,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英水出焉,南海注于即翼之澤。其中多赤鱬,其狀如魚而人面,其音如鴦鴛,食之不疥。古

  又東又東三百五十里,曰箕尾之山,其尾踆于東海,多沙石。汸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淯,其中多白玉。主

  凡鵲凡鵲山之首,自招搖之出,以至箕尾之山,丸十山,二千九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鳥身而龍首。其祠之禮;毛用一璋玉瘞,糈用稌米,一壁稻米,白菅為席。古

  南次南次二經之首,曰柜山,西臨流黃,北望諸毗,東望長右。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白玉,多丹粟。有獸焉,其狀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貍力,見則其縣多土功。有鳥焉,其狀如鴟而人手,其音如痹,其名曰鴸鳥,其名自號也,見則其縣多放土。古

  東南東南四百五十里,曰長右之山,無草木,多水。有獸焉,其狀如禺而四耳,其名長右,其音如吟,見則郡縣大水。主

  又東又東三百四十里,曰堯光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金。有獸焉,其狀如人而彘鬣,穴居而冬蟄,其名曰猾囗,其音如斫木,見則縣有大繇。古

  又東又東三百五百里,曰羽山,其下多水,其上多雨,無草木,多蝮蟲。齋

  又東又東三百七十里。曰瞿父之山,無草木,多金玉。主

  又東又東四百里,曰句余之山,無草木,多金玉。知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區東望諸毗。有獸焉,其狀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苕水出于其陰,北流注于具區。其中多鮆魚。主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成山,四方而三壇,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門豕>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勺,其中多黃金。古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會稽之山,四方,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溴。主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夷山。無草木,多沙石。溴水出焉,而南注于列涂。知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仆勾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草木,無鳥獸,無水。古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咸陰之山,無草木,無水。齋

  又東又東四百里,曰洵山,其陽多金,其陰多玉。有獸焉,其狀如羊而無口,不可殺也,其名曰&#11958;患。洵水出焉,而南流注于閼之澤,其中多芘蠃。知

  又東又東四百里,曰虖勺之山,其上多梓枬,其下多荊杞。滂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海。齋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區吳之山,無草木,多沙石。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主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鹿吳之山,上無草木,多金石。澤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獸焉,名曰蠱雕,其狀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嬰兒之音,是食人。古

  東五東五百里,曰漆吳之山,無草木,多博石,無玉。處于東海,望丘山,其光載出開車入,是惟日次。主

  凡南凡南次二經之首,自柜山于漆吳之山,凡十七山,七千二百里。其神狀皆龍身而島首。其祠:毛用一壁瘞,糈用稌。古

  南次南次三經之首,曰天下虞之山,其下多水,不可以上。齋

  東五東五百里,曰禱過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犀、兕,多象。有鳥焉,其狀如&#19732;而白首,三足、人面,其名曰瞿如,其鳴自號也。浪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其狀魚身而蛇尾,其音如鴛鴦,食者不腫,可以已痔。古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鳥焉,其狀如雞,五采而文,名曰鳳凰,首文曰德,翼文曰義,背文曰禮,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鳥也,飲食自然,自歌自舞,見則天下安寧。知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發爽之山,無草木,多水,多白猿。汎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齋

  又東又東四百里,至于旄山之尾。其南有谷,曰育遺,多怪鳥,凱風自是出。主

  又東又東四百里,至于非出山之首,其上多金玉,無水,其下多蝮蟲。知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陽夾之山,無草木,多水。古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灌湘之山,上多木,無草;多怪鳥,無獸。齋

  又東又東五百里,曰雞山,其上多金,其下多丹雘。黑水山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鯖魚,其狀如鮒而彘毛,其音如豚,見則天下大旱。知

  又東又東四百里,曰令丘之山,無草木,多火。其南有谷焉,曰中谷,條風自是出。有鳥焉,其狀職梟,人而四目而有耳,其名曰颙,其鳴自號也,見則天下大旱。主

  又東又東三百七十里,曰侖者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有木焉,其狀如谷而赤理,其汗如漆,其味如飴,食者不饑,可以釋勞,其名曰白{艸咎},可以血玉。齋

  又東又東五百八十里,曰禺稿之山,多怪獸,多大蛇。主

  又東又東五百八十里,曰南禺之山,有上多金玉,其下多水。有穴焉,水出輒入,夏乃出,冬則閉。佐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海,有鳳凰、鹓雛。古

  凡南凡南次三經之首,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皆龍身而人面。其祠皆一白狗祈,糈用稌。主

  右南右南經之山志,大小凡四十山,萬六千三百八十里。

  西山西山經華山之首,曰錢來之山,其上多松,其下多洗石。有獸焉,其狀如羊而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臘。知

  西四西四十五里,曰松果之山。囗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銅。有鳥焉,其名曰蟲&#65533;渠其狀如山雞,黑身赤足,可以已&#65533;暴。齋

  又西又西六十里,曰太華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廣十里,鳥獸莫居。有蛇焉,名曰肥囗,六足四翼,見則天下大旱。知

  又西又西八十里,曰小華之山,其木多荊杞,其獸多牜乍牛,其陰多磬石,其陽多&#65533;雩琈之玉。鳥多赤鷩,可以御火。其草有萆荔,狀如烏韭,而生于石上,赤緣木而生,食之已心痛。主

  又西又西八十里,曰符禺之山,其陽多銅,其陰多鐵。其上有木焉,名曰文莖,其實如棗,可以已聾。其草多條,其狀如葵,而赤華黃實,如嬰兒舌,食之使人不惑。符禺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渭。其獸多蔥聾,其狀如羊而赤鬣。其鳥多鴖,其狀如翠而赤喙,可以御火。主

  又西又西六十里,曰石脆之山,其木多棕枬,其草多條,其狀如韭,而白華黑實,食之已疥。其陽多&#65533;雩琈之玉,其陰多銅。灌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以涂牛馬無病。齋

  又西又西七十里,曰英山,其上多杻橿,其陰多鐵,其陽多赤金。禺水出焉,北流注于招水,其中多鱧魚,其狀如鱉,其音如羊。其陽多箭{&#11950;媚},獸多牜乍牛、羬羊。有鳥焉,其狀如鶉,黃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遺,食之已癘,可以殺蟲。齋

  又西又西五十二里,曰竹山,其上多喬木,其陰多鐵。有草焉,其名曰黃雚,其狀如樗,其葉如麻,白華而赤實,其狀如赭,浴之已疥,又可以已胕。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陽多竹箭,多蒼玉。丹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多人魚。有獸下,其狀如豚而白毛,大如笄而黑端,名曰豪彘。齋

  又西又西百二十里,曰浮山,多盼木,枳葉而無傷,木蟲居之。有草焉,名曰薰草,麻葉而方莖,赤華而黑實,臭如蘼蕪,佩之可以已癘。知

  又西又西七十里,曰羭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上多棫橿,其下多竹箭,其陰多赤銅,其陽多嬰垣之玉。有獸焉,其狀如禺而長臂,善投,其名曰囂。有鳥焉,其狀如梟,人面而一足,曰橐{非巴},冬見夏蟄,服之不畏雷。主

  又西又西百五十里,曰時山,無草木。逐水出焉,北海注于渭,其中多水玉。知

  又西又西百七十里,曰南山,上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獸多猛豹,鳥多尸鳩。齋

  又西又西四百八里,曰大時之山,上多穀柞,下多杻橿,陰多銀,陽多白玉。涔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清水出焉,南流注于漢水。知

  又西又西三百二十里,曰嶓冢之山,漢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沔;囂水出焉,北流注于湯水。其上多桃枝钅句端,獸多犀兕熊羆,鳥多白翰赤鷩。有草焉,其葉如蕙,其本如桔梗,黑華而不實,名曰蓇蓉。食之使人無子。主

  又西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帝之山,多棕枬;下多菅蕙。有獸焉,其狀如狗,名曰溪邊,席其皮者不蠱。有鳥焉,其狀如鶉,黑文而赤翁,名曰櫟,食之已痔。有草焉,其狀如共葵,共其臭如蘼蕪,名曰杜衡,可以走馬,食之已癭。齋

  西南西南三百八十里,曰皋途之山,薔水出焉,西流注于諸資之水;涂水出焉,南流注于集獲之水。其陽多丹粟,其陰多銀、黃金,其上多桂木。有白石焉,其名曰囗,可以毒鼠。有草焉,其狀如稿芨,其葉如葵赤背,名曰無條,可以毒鼠。有獸焉,其狀如鹿而白尾,馬足人手而四角,名曰犭嬰如。有鳥焉,其狀如鴟而人足,名曰數斯,食之已癭。主

  又西又西百八十里,曰黃山,無草木,多竹箭。盼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玉。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蒼黑大目,其狀曰{敏牛}。有鳥焉,其狀如鸮,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鸚鵡。齋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翠山,其上多棕枬,其下多竹箭,其陽多黃金、玉,其多鸓,其狀如鵲,赤黑而兩四足,可以御火。知

  又西又西二百五十里,曰騩山,是錞于西海,無草木,多玉。氵妻水出焉,西流注于海,其中多采石、黃金,多丹粟。齋

  凡西凡西經之首,自錢來之山至于騩山,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華山冢也,其祠之禮:太牢。囗山神也,祠之用燭,齋百日以百犧,瘞用百瑜,湯其酒百樽,嬰以百珪百壁。其余十七山之屬,皆毛牷用一羊祠之。燭者,百草之未灰,白蓆采等純之。齋

  西次西次二經之首,曰鈐山,其上多銅,其下多玉,其木多杻橿。主

  西二西二百里,曰泰冒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鐵。浴水出焉,東流注于河,其中多藻玉,多白蛇。古

  又西又西一百七十里,曰數歷之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銀,其木多黃金,其下多銀,其木多杻橿,其鳥多鸚母&#65533;。楚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渭,其中多白珠。主

  又西又西百五十里高山,其上多銀,其下多青碧、雄黃,其木多棕,其草多竹。涇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渭,其中多馨石、青碧。古

  西南西南三百里,曰女床之山,其陽多赤銅,其陰多石涅,其獸多虎豹犀兕。有鳥焉,其狀如翟而五采文,名曰鸞鳥,見則天下安寧。主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龍首之山,其陽多黃金,其陽多鐵。苕水出焉,東海流注于涇水,其中多美玉。古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鹿臺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銀,其獸多牜乍牛、羬羊、白豪。有鳥焉,其狀如雄雞自叫也,見則有兵。主

  西南西南二里,曰鳥危之山,其陽多馨石,其陰多檀楮,其中多女床。鳥危之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古

  又西又西四百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銅。有獸焉其狀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硃厭,見則大兵。主

  又西又西三百里,曰大次之山,其陽多堊,其陰多碧,其獸多牜乍羊、{鹿霝}羊。知

  又西又西四百里,曰薰吳之山,無草木,多金玉。古

  又西又西四百里,曰囗陽之山,其木多稷、枬、豫章,其獸多犀、兕、虎、犳、牜乍牛。主

  又西又西二百五十里,曰眾獸之山,其上多&#65533;雩琈之玉,其下多檀楮,多黃金,其獸多犀兕。古

  又西又西五百里,曰皇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黃。皇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主

  又西又西三百里,曰中皇之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蕙、棠。知

  又西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西皇之山,其陽多黃金,其陰多鐵,其獸多麋、鹿、牜乍牛。齋

  又西又西三百里五十里,曰萊山,其木多檀楮,其鳥多羅羅,是食人。主

  凡西凡西次二經之首,自鈐山至于萊山,凡十七山,四千一百四十里。其十神者,皆人面而馬身。其七神皆人面而牛身,四足而一臂,操杖以行,是為飛獸之神。其祠之,毛用少牢,白菅為席。其十輩神者,其祠之毛一雄雞,鈐而不糈:毛采。齋

  西次西次三經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65533;之澤,西望帝之捕獸之丘,東望&#65533;焉淵。有木焉,員葉而白柎,赤華而黑理,其實如枳,食之宜子孫。有獸焉,其狀如鳧,而一翼一日,相得乃飛,名曰蠻蠻,見則天下大水。古

  西北西北三百里,曰長沙之山。泚水出焉,北流注于泑水,無草木,多青雄黃。齋

  又西又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北望諸&#65533;焉之山,臨彼岳崇之山,東望泑澤,河水所潛也,其原渾渾泡泡。爰有嘉果,其實如桃,其葉如棗,黃華而赤柎,食之不勞。古

  又西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密山,其上多丹木,員葉而赤莖,黃華而赤實,其味如飴,食之不饑。丹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澤,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湯湯,黃帝是食是饗。是生玄玉。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歲,五色乃清,五味乃馨。黃帝乃取密山之玉榮,而投之鐘山之陽。瑾瑜之玉為良,堅粟精密,濁澤有而色。五色發作,以和柔剛。天地鬼神,是食是饗;君子服之,以御為祥。自密山至于鐘山,四百六十里,其間盡澤也。是多奇鳥、怪獸、奇魚,皆異物焉。主

  又西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鐘山。其子曰鼓,其狀如人面而龍身,是與欽丕&#65533;殺葆江于昆侖之陽,帝乃戮之鐘山之東曰&#65533;&#65533;崖。欽丕&#65533;化為大鶚,其狀如雕而墨文曰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鵠,見則有大兵;鼓亦化為鵕鳥,其狀如鴟,赤足而直喙,黃文而白首,其音如鵠,見即其邑大旱。主

  又西又西百八十里,曰泰器之山。觀水出焉,西流注于流沙。是多文鰩魚,狀如鯉里,魚身而鳥翼,蒼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東海,以夜飛。其音如鸞雞,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見則天下大穰。齋

  又西又西三百二十里,曰槐江之山。丘時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蠃其上金青雄黃,多藏瑯玕、黃金、玉,其陽多丹粟。其了有多采黃金銀。實惟帝之平圃,神英招司之,其狀馬身而人面,虎文而鳥翼,徇于四海,其音如榴。南望昆侖,其光熊熊,其氣魂魂。西望大澤,后稷所潛也。其中多玉,其陰多榣木之有若。北望諸毗,槐鬼離侖居之,鷹鹯之所宅也。東望恆山四成,有窮鬼居之,各在一搏。爰有,其清洛洛。有天神焉,其狀如牛,而八足二首馬尾,其音如勃皇,見則其邑有兵。古

  西南西南四百里,曰昆侖之丘,是實惟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其神狀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時,有獸焉,其狀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螻,是食人。有鳥焉,其狀如蜂,大如鴛鴦,名曰欽原,蠚鳥獸則死,蠚木則枯,有鳥焉,其名曰鶉鳥,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狀如棠,黃華赤實,其味如李而無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薲草,其狀如葵,其味如蔥,食之已勞。河水出焉,而南流注于無達。赤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泛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墨水出焉,而四海流注于大桿。是多怪鳥獸。古

  又西又西三百七十里,曰樂游之山。桃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澤,是多白玉,其中多&#65533;骨魚,其狀如蛇而四足,是食魚。主

  西水西水行四百里,曰流沙,二百里至于嬴母之山,神長乘司之,是天之九德也。其神狀如人而豹尾。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無水。古

  又西又西北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發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有獸焉,其狀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見則其國大穰。有鳥焉,其狀如翟而赤,名曰勝遇,是食魚,其音如錄,見則其國大水。古

  又西又西四百八十里,曰軒轅之丘,無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其中多丹粟,多青雄黃。主

  又西又西三百里,曰積石之山,其下有石門,河水冒以西流,是山也,萬物無不有焉。古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長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其獸皆文尾,其鳥皆文首。是多文玉石。實惟員神磈氏之宮。是神也,主司反景。主

  又西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莪之山,無草木,多瑤碧。所為甚怪。有獸焉,其狀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擊石,其名如猙。有鳥焉,其狀如鶴,一足,赤文青質而白喙,名曰畢文,其鳴自叫也,見則其邑有譌火。齋

  又西又西三百里,曰陰山。濁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番澤,其中多文貝。有獸焉,其狀如貍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兇。知

  又西又西二百里,曰符惕之山,其上多棕枬,下多金玉。神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風云之所出也。齋

  又西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鳥居之。是山也,廣員百里。其上有獸焉,其狀如牛,白身四角,其豪如披蓑,其名曰彳敖彳因,是食有。有鳥焉,一首而三身,其狀如樂&#65533;,其名曰鴟。古

  又西又西一百九十里,曰騩山,其上多玉而無石。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鐘磬。其下多積蛇。主

  又西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黃。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湯谷。有神焉,基狀如黃囊,赤如丹水,六足四翼,渾敦無而目,是識歌舞,實為帝江也。齋

  又西又西二百九十里,曰泑山,神蓐收居之。其上多嬰短之玉,其陽多瑾瑜之玉,其陰多青雄黃。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氣員,神紅光之所司也。知

  西水西水行百里,至于翼望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貍,一目而三尾,名曰讠雚,其音如{大集}百聲,是可以御兇,服之已癉。有鳥焉,其狀如烏,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余&#65533;,服之使人不厭,又可以御兇。主

  凡西凡西次三經之首,崇吾之山至于翼望之山,凡二十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狀皆羊身人面。其祠之禮,用一吉玉瘞,糈用稷米。古

  西次西次四經之首,曰陰山,上多楮,無石,其草多茆、蕃。陰水出焉,西流注于洛。主

  北五北五十里,曰勞山,多茈草。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知

  西五西五十里,曰罷父之山,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其中多茈、碧。古

  北七北七十里,曰申山,其上多穀柞,其下多杻橿,其陽多金玉。區水出焉,而江流注于河。主

  北二北二百里,曰鳥山,其上多桑,其焉多楮,其陰多鐵,其陽多玉。辱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古

  又北又北百二里,曰上申之山,上無草木,而多硌石,下多榛楛,獸多白鹿。其鳥多當扈,其狀如雉,以其髯飛,食之不眴目。湯水出焉,東流注于河。主

  又北又北百八十里,曰諸次之山,諸次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是山也,多木無草,鳥獸莫居,是多眾蛇。古

  又北又北百八十里,曰號山,其木多漆、棕,其草多藥、芎&#17622;。多冷石。端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主

  又北又北二百二十里,曰盂山,其陰多鐵,其陽多銅,其獸多白狼白虎,其鳥多白雉白翟。生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古

  西二西二百五十里,曰白於之山,上多松柏,下多櫟檀,其獸多牜乍牛、羬羊,其鳥多鸮。洛水出于其陽,而東流注于渭;夾水出于其陰,東流注于生水。主

  西北西北三百里,曰申首之山,無草木,冬夏雪。申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是多白玉。古

  又西又西五十五里,曰涇谷之山。涇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渭,是多白金白玉。齋

  又西又西百二十里,曰剛山,多柒木,多&#65533;雩琈之玉。剛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是多神<光鬼>,其狀人面獸身,一足一手,其音如欽。知

  又西又西二百里,至剛山之尾。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蠻蠻,其狀鼠身而鱉首,其音如吠犬。齋

  又西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英鞮之山,上多漆木,下多金玉,鳥獸盡白。涴水出焉,而北流注于陵羊之澤。是多冉遺之魚,魚身蛇首六足,其目如觀耳,食之使人不瞇,可以御兇。古

  又西又西三百里,曰中曲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雄黃、白玉及金。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曰&#65533;交,是食虎豹,可以御兵。有木焉,其狀如棠,而員葉赤實,實大如木瓜,名曰杯木,食之多力。知

  又西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邽山。其上有獸焉,其狀如牛,蝟毛,名曰窮奇,音如獆狗,是食人。濛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黃貝;嬴魚,魚身而鳥翼,音如鴛鴦,見則其邑大水。主

  又西又西二百二十里,曰鳥鼠同穴之山,其上多白虎、白玉。渭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多鳋魚,其狀如囗魚,動則其邑有大兵。濫水出于其西,西流注于漢水,多{如魚}魮之魚,其狀如覆銚,鳥首而魚翼,音如磬石之聲,是生珠玉。齋

  西南西南三百六十里,曰崦嵫之山,其上多丹木,其葉如楮,其實大如瓜,赤符而黑理,食之已癉,可以御火。其陽多龜,其陰多玉。苕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砥勵。有獸焉,其狀馬身而鳥翼,入面蛇尾,是好舉人,名曰孰湖。有鳥焉,其狀如鸮而人面,蜼身犬尾,其名自號也,見則其邑大旱。齋

  凡西凡西次四經自陰山以下,至于崦嵫之山,凡十九山,三千六百八十里。其神祠禮,皆用一白雞祈,糈以稻米,白菅為席。知

  右西右西經之山,凡七十七山,一萬七千五百一十七里。

  北山北山經之首,曰單狐之山,多機木,其上多華草。逢漨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芘石文石。古

  又北又北二百五十里,曰求如之山,其上多玉,無草木。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諸毗之水。其中多滑魚。其狀如鱓,赤背,其音如梧,食之已疣。其中多水馬,其狀如馬,文臂牛尾,其音如呼。知

  又北又北三百里,曰帶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碧。有獸焉,其狀如馬,一角有錯,其名曰&#65533;雚疏,可以辟火。有鳥焉,其狀如烏,五采而赤文,名曰鵸余&#65533;,是自為牝牡,食之不疽。彭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芘湖之水,中多囗魚,其狀如雞而赤毛,三尾六足四首,其音如鵲,食之可以已憂。知

  又北又北四百里,曰譙明之山。譙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中多何羅之魚,一首而十身,其音如吠犬,食之已癰。有獸焉,其狀如貆而赤毫,其音如榴榴,名曰孟槐,可以御兇。是山也,無草木,多青雄黃。主

  又北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涿光之山。囂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其中多<同習>々之魚,其狀如鵲而十翼,鱗皆在羽端,其音如鵲,可以御火,食之不癉。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棕橿,其獸多{鹿霝}羊,其鳥多蕃。齋

  又北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虢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桐椐。其陽多玉,其陰多鐵。伊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獸多橐駝,其鳥多窩,狀如鼠而鳥翼,其音如羊,可以御兵。古

  又北又北四百里,至于虢山之尾,其上多玉而無石。魚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中多文貝。主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丹熏之山,其上多樗柏,其草多韭韭,多丹囗。熏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棠水。有獸焉,其狀如鼠,而菟首麋身,其音如獆犬,以其尾飛,名曰耳鼠,食之不&#65533;采,又可以御百毒。齋

  又北又北二百八十里,曰石者之山,其上無草木,多瑤碧。泚水出焉,西流注于河。有獸焉,其狀如豹,而文題白身,名曰孟極,是善伏,其鳴自呼。知

  又北又北百一十里,曰邊春之山,多蔥、葵、韭、桃、李。杠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澤。有獸焉,其狀如禺而文身,善笑,見人則臥,名曰幽鴳,其鳴自呼。齋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蔓聯之山,其上無草木,有獸焉,其狀如禺而有鬣,牛尾、文臂、馬&#11978;虒,見人則呼,名曰足訾,其鳴自呼。有鳥焉,群居而朋飛,其毛如雌雉,名曰&#19732;,其鳴自呼,食之已風。古

  又北又北八百里,曰單張之山,其上無草木。有獸焉,其狀如豹而長尾,人首而牛耳,一目,名曰諸犍,善吒,行則銜其尾。有鳥焉,其狀如雉,而文首、白翼、黃足,名曰白鵺,食之已嗌痛,可以已痸。櫟水出焉,在而南流注于杠水。知

  又北又北三百二十里,曰灌題之山,其上多樗柘,其下多流沙,多砥。有獸焉,其狀如牛而白尾,其音如詨,名曰那父。有鳥焉,其狀如雌雉而人面,見人則躍,名曰竦斯,其鳴自呼也。匠韓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澤,其中多磁石。主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潘侯之山,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榛楛,其陽多玉,其陰多鐵。有獸焉,基狀如牛,而四節生毛,或曰旄牛。邊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櫟澤。古

  又北又北二百三十里,曰小咸之山,無草木,冬夏有雪。齋

  北二北二百八十里,曰大咸之山,無草木,其下多玉。是山也,四方,不可以上。有蛇名曰長蛇,其毛如彘豪,其音如鼓柝。知

  又北又北三百二十里,曰敦薨之山,其上多棕枬,其下多茈草。敦薨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澤。出于昆侖之東北隅,實惟河原。其中多赤鮭,其獸多兕,旄牛,其鳥多柝鳩。主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無草木,多青碧。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赤身、人面、馬足,名曰窺窳,其音如嬰兒,是食人。敦水出焉,東流注于雁門之水,其中多&#65533;市々之魚。食之殺人。齋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獄法之山。氵襄澤之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泰澤。其中多&#65533;巢魚,其狀如鯉而雞足,食之已疣。有獸焉,其狀如犬而人面,善投,見人則笑,其名山&#65533;,其行如風,見則天下大風。古

  又北又北二里,曰北岳之山,多枳棘剛木。有獸焉,其狀如牛,而四角、人、耳、彘耳,其名曰諸懷,基音如鳴雁,是食人。諸懷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囂水,水中多鮨魚,魚身而犬首,其音如嬰兒,食之已狂。知

  又北又北百八十里,曰渾夕之山,無草木,多銅玉。囂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有蛇一首兩身,名曰肥遺,見則其國大旱。齋

  又北又北五十里,曰北單之山,無草木,多蔥韭。主

  又北又北百里,曰羆差之山,無草木,多馬。知

  又北又北百八十里,曰北鮮之山,是多馬,鮮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涂吾之水。古

  又北又北百七十里,曰隄山,多馬。有獸焉,其狀如豹而文首,名曰狕。隄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泰澤,其中多龍龜。主

  凡北凡北山經之首,自單狐之山至于隄山,凡二十五山,五千四百九十里,其神皆人面蛇身。其祠之,毛用一雄雞彘瘞,吉玉用一珪,瘞而為不糈。其山北人,皆生食不火之物。齋

  北次北次二經之首,在河之東,其首枕汾,其名曰管涔之山。其上無木而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知

  又西又西二百五十里,曰少陽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赤銀。酸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汾水,其中多美赭。齋

  又北又北五十里,曰縣雍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銅,其獸多閭麋,其鳥多白翟白有&#65533;。晉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汾水。其中多鮆魚,其狀如囗而赤麟,其音如叱,食之不驕。古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狐岐之山,無草木,多青碧。勝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汾水,其中多蒼玉。主

  又北又北三百五十里,曰白沙山,廣員三百里,盡沙也,無草木鳥獸。鮪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是多白玉。古

  又北又北四百里,曰爾是之山,無草木,無水。齋

  又北又北三百八十里,曰狂山,無草木,是山也,冬夏有雪。狂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浮水,其中多美玉。知

  又北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諸余之山,其上多銅玉,其下多松柏。諸余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旄水。齋

  又北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敦頭之山,其上多金玉,無草木。旄水出焉,而東流注于印澤。其中多&#65533;孛馬,牛尾而白身,一角,其音如呼。知

  又北又北三五十里,曰钅句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銅。有獸焉,其狀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齒人爪,其音如嬰兒,名曰狍鸮,是食人。齋

  又北又北三百里,曰北囂之山,無石,其陽多玉。有獸焉,其狀如虎,而白身犬首,馬尾彘鬣,名曰獨&#65533;。有鳥焉,其狀如烏,人面,名曰囗冒&#65533;,宵飛而晝伏,食之已&#65533;曷。涔水出焉,而東流注于邛澤。古

  又北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梁渠之山,無草木,多金玉。修水出焉,而東流注于雁門,其獸多居暨,其狀如囗而赤毛,其音如豚。有鳥焉,其狀如夸父,四翼、一目、犬尾,名曰囂,其音如鵲,食之已腹痛,可以止衕。知

  又北又北四百里,曰姑灌之山,無草木。是山也,科夏有雪。古

  又北又北三百八十里,曰湖灌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碧,多馬,湖灌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海,其中多&#65533;旦。有木器廠焉,其葉如柳而赤理。主

  又北又北水行五百里,流沙三百里,至于洹山,其上多金玉。三桑生之,其樹皆無枝,其高百仞。百果樹生之。其下多怪蛇。古

  又北又北三百里,曰敦題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是錞于北海。齋

  凡北凡北次二經之首,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題之山,凡十七山,五千六百九十里。其神皆蛇身人面。其祠;毛用一雄雞彘瘞;用一璧一珪,投而不糈。知

  北次北次三經之首,曰太行之山。其首曰歸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碧。有獸焉,其狀如囗羊而四角,馬尾而有距,其名曰&#65533;軍,善還,其名自詨有鳥焉,其狀臺鵲,白身、赤尾、六足,其名曰囗,是善驚,其鳴自詨。主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龍侯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決決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多人魚,其狀如&#65533;帝魚,四足,其音如嬰兒,食之無癡疾。古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馬成之山,其上多文石,其陰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白犬而黑頭,見人則飛,其名曰天馬,其鳴自詨,有鳥焉,其狀如烏,首白而身青、足黃,是名曰鶌鶋。其名自詨,食之不饑,可以已寓。知

  又東又東北七十里,曰咸山,其上有玉,其下多銅,是多松柏,草多茈草。條菅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長澤。其中多器酸,三歲一成,食之已癘。齋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天池之山,其上無草木,多文石。有獸焉,其狀如兔而鼠首,以其背飛,其名曰飛鼠。澠水出焉,潛于其下,其中多黃堊。知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陽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銅。有獸焉,其狀如牛而尾,其頸[B142],其狀如句瞿,其名曰領胡,其鳴自詨,食之已狂。有鳥焉,其狀如赤雉,而五采以文,是自為牝牡,名曰象蛇,其名自詨。留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河。其中有<&#65533;臽>父之魚,其狀如鮒魚,魚首而彘身,食之已嘔。知

  又東又東三百五十里,曰賁聞之山,其上多蒼玉,其下多黃堊,多涅石。古

  又北又北百里,曰王屋之山,是多石。氵聯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泰澤。齋

  又東又東北三百里,曰教山,其上多玉而無石。教水出焉,西流注于河,是水冬干而夏流,實惟干河。其中有兩山。是山也,廣員三百步,其名曰發丸之山,其上有金玉。古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景山,南望鹽販之澤,北望少澤。其上多草、藷薁,其草多秦椒,其陰多赭,其陽多玉。有鳥焉,其狀如蛇,而四翼、六目、六足,名曰酸與,其鳴自詨,見則其邑有恐。知

  又東又東南三百二十里,曰孟門之山,其上多蒼玉,多金,其下多黃堊,多涅石。古

  又東又東南三百二十里,曰平山。平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是多美玉。齋

  又東又東二百里,曰京山,有美玉,多漆木,多竹,其陽有赤銅,其陰有玄&#65533;肅。高水出焉,南流注于河。知

  又東又東二百里,曰蟲尾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多青碧。丹水出焉,南流注于河;薄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黃澤。齋

  又東又東三百里,曰彭毗之山,其上無草木,多金玉,其下多水。蚤林之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河。肥水出焉,而南流注于床水,其中多肥遺之蛇。知

  又東又東百八十里,曰小侯之山。明漳之水出焉,南流注于黃澤。有鳥焉,其狀如烏而白文,名曰鴣[A220],食之不灂。齋

  又東又東三百七十里,曰泰頭之山。共水出焉,南流注于池。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箭。知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軒轅之山,其上多銅,其下多竹。有鳥焉,其狀如梟白首,其名曰黃鳥,其鳴自詨,食之不妒。齋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謁戾之山,其上多松柏,有金玉。沁水出焉,南流注于河。其東有林焉,名曰丹林。丹林之水出焉,南流注于河。嬰侯之水出焉,北流注于汜水。古

  東三東三百里,曰沮洳之山,無草木,有金玉。濝水出焉,南流注于河。齋

  又北又北三百里,曰神囷之山,具上有文石,其下有白蛇,有飛蟲。黃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洹;滏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歐水。知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發鳩之山,其上多柘水。有鳥焉,其狀如烏,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衛,其鳴自詨。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東海,溺而不返,故為精衛。常銜西山之木石,以堙于東海。漳水出焉,東流注于河。主

  又東又東北百二十里,曰少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銅。清漳之水出焉,東流注于濁漳之水。古

  又東又東北二百里,曰錫山,其上多玉,其下有砥。牛首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滏水。主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景山,有美玉。景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海澤。知

  又北又北百里,曰題首之山,有玉焉,多石,無水。古

  又北又北百里,曰繡山,其上有玉、青碧,其木多栒,其草多芍藥、芎藭。洧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有囗、黽。主

  又北又北百二十里,曰松山。陽水出焉,東北流注于河。知

  又北又北百二十里,曰敦與之山,其上無草木,有金玉。溹水出于其陽,而東流注于泰陸之水;泜水出于其陰,而東流注于彭水;槐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泜澤。主

  又北又北百七十里,曰柘山,其陽有金玉,其陰有鐵。歷聚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洧水。古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維龍之山,其上有碧玉,其陽有金,其陰有鐵。肥水出焉,而東流注于皋澤,其中多礨石。敞鐵之水出焉,而北于大澤。主

  又北又北百八十里,曰白馬之山,其陽多石玉,其陰多鐵,多赤銅。木馬之水了出焉,而東北流注于虖沱。古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空桑之山,無草木,冬夏有雪。齋

  空桑空桑之水出焉,東流注于虖沱。主

  又北又北三百里,曰泰戲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羊,一角一目,目在耳后,其名曰&#11958;東々,其鳴自詨。虖沱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溇水。液女之水出于其陽,南流注于沁水。齋

  又北又北三百里,曰石山,多藏金玉。濩濩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虖沱;鮮于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沱。知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童戎之山。皋涂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溇液水。古

  又北又北三百里,曰高是之山。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沱。其木多棕,其草多條。滱水出焉,東流注于河。主

  又北又北三百里,曰陸山,多美玉。美玉姜阝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知

  又北又北二百里,曰沂山般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古

  北百北百二十里,曰燕山,多嬰石。燕水出焉,東流注于河。齋

  又北又北山行五百里,水行五百里,至于饒山。是無草木,多瑤碧,其獸多橐&#65533;&#65533;,其鳥多鹠。歷虢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有師魚,食之殺人。知

  又北又北四百里,曰乾山,無草木,其陽有金玉,其陰有鐵而無水。有獸焉,其狀如牛而三足,其名曰獂,其鳴自詨。齋

  又北又北五百里,曰倫山。倫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有獸焉,其狀如麋,其川在尾上,其名曰羆。知

  又北又北五百里,曰碣石之山。繩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多蒲夷之魚。基上有玉,其下多青碧。齋

  又北又北水行五百里,至于雁門之山,無草木。主

  又北又北水行四百里,至于泰澤。其中有山焉,曰帝都之山,廣員百里,無草木,有金玉。古

  又北五百里,曰錞于毋逢之山,北望雞號之山,其風如[C152]。西望幽都之山,浴水出焉。是有朋蛇,赤首白身,其音如牛,見則其邑大旱。主

  凡北凡北次三經之首,自太行之山以至于無逢之山,凡四十六山,萬二千三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馬身而人面者廿神。其祠之,皆用一藻茝瘞之。其十四神狀皆彘身而載玉。其祠之,皆玉,不瘞。其十神狀皆彘身而八足蛇尾。其祠之,皆用一壁瘞之。大凡四十四神,皆用稌糈米祠之。此皆不火食。主

  右北右北經之山志,凡八十七山,二萬三千二百三十里。知

  東山經之首,曰&#65533;敕[B180]之山,北臨乾味。食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鳙鳙之魚,其狀如梨牛,其音如彘鳴。知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山,其上有玉,其下有金。湖水出焉,東流注于食水,其中多活師。齋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栒狀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碧石。有獸焉,其狀如犬,六足,其名曰從從,其鳴自詨。有鳥焉,其狀如雞而鼠毛,其名曰{此蟲}鼠,見則其邑大旱。氵只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湖水。其中多箴魚,其狀如囗,其喙如箴,食之無疫疾。齋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勃壘之山,無草木,無水。主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番條之山,無草木,多沙。氵咸水出焉,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鳡魚。古

  又南又南四百里,曰姑&#65533;之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桑柘。姑兒之水出焉,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鳡魚。主

  又南又南四百里,曰高氏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箴石。諸繩之水出焉,東流注于澤,其中多金玉。古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岳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樗。濼水出焉,東流注于澤,其中多金玉。主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犲山,其上無草木,其下多水,其中多堪<予予>之魚。有獸焉,其狀如夸父而彘毛,其音如呼,見則天下大水。古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獨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美石末涂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沔,其中多[A122]&#65533;庸,其狀如黃蛇,魚翼,出入有光,見則其邑大旱。主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泰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獸焉,其狀如豚而有珠,名曰狪々,其鳴自詨。環水出焉,東流注于江,其中多水玉。古

  又南又南三百里,曰竹山,錞于江,無草木,多瑤碧。激水出焉,而東流注于娶檀之水,其中多茈羸。主

  凡東山經之首,自&#65533;敕[B180]之山以至于竹山,凡十二山,三千六百里。其神狀皆人身龍首。祠:毛用一犬祈,<耳申>用魚。古

  東次東次二經之首,曰空桑之山,北臨食水,東望沮吳,南望沙陵,西望涮氵昬澤。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虎文,其音如欽。其名曰軨々,其鳴自詨,見則天下大水。知

  又南又南六百里,曰曹夕之山,其下多囗而無木,多鳥獸。古;



.